幽幽南山见瑟瑟木槿开

幽幽南山见瑟瑟木槿开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2章 大婚

九月初九,魔王大婚。

王宫内张灯结彩,大红囍字贴满了门窗。天刚蒙蒙亮,各宫殿就陆陆续续点燃了鞭炮,到处乒乒乓乓的好不热闹,宫婢侍卫们都换上了颜色喜气的衣服,等候着吉时的到来。

喜服熏好香挂在寝殿里,凤冠摆放在梳妆台前,梓熙轻轻抚摸着,大红色的锦缎上用金线绣着飞舞的龙凤,映着她的脸颊红通通的,阿茶笑着走到梓熙身前,“娘娘大喜,让奴婢服侍娘娘更衣吧!”梓熙点头,坐在镜前,乌黑的长发落在腰间,阿茶拿起玉梳为她梳头,戴好凤冠,梓熙看着镜中的自己,头发盘成精致好看的发髻,飞舞的金凤固定在头上,金凤口中衔着宝珠,四角坠着流苏。

她慢慢站起身,穿上喜服,腰下系着红褶裙,腰间由绣花红丝带紧紧束着,身披广袖长衣,背后绣着盘旋飞舞的龙凤,袖子长长的垂到膝上。阿茶围着梓熙走了一圈,“娘娘,您真好看!”梓熙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阿茶笑了起来,接着说,“只怕王上见了要移不开眼了!”“别胡说,王上在哪里?”“这个时间,王上应该已经带迎亲队伍向这边来了。”梓熙看向窗外,脸颊泛起红来。

长合殿里,桃翁、浩矢等人穿的喜气洋洋的,在帮忙招待宾客,颜回也及时赶了回来,跟在白瑾墨身后听从吩咐。白瑾墨身穿吉服,脚踩黑色雕花暗纹靴子,头发由红色绸带整齐的束起,他胸前系着红花,在众人的簇拥下骑在珍稀魔兽上,浩矢和颜回跟在花轿的两侧,带着两队人吹吹打打的向梓晨殿走去。

桃翁和墨阳站在长合殿门外目送着迎亲队伍。“希望这次,小殿下能收获幸福吧!”墨阳开口道,“会的,有我们呢!”桃翁捋了捋花白的胡子,回应道。白瑾墨的手紧紧的握着缰绳,他的手心渗出汗水,心脏也跳的很快,他注视着越来越近的梓晨殿,“梓儿,等我。”

梓熙盖好红盖头安静的坐在床上,阿茶站在她身侧,外面的礼乐声越来越大,她紧张的攥紧了拳头,不断深呼吸缓解自己的紧张。沐渎站在她门外,注视着里面身穿凤冠霞帔的梓熙,似乎比以前更成熟、更有女人味了,“娘娘,沐渎将军到了。”梓熙掀开盖头,看着走近的沐渎,沐渎看着盖头下那一双依旧明媚动人的眼眸,干净的一尘不染。

“熙儿,你今天……很漂亮。”

“沐渎哥哥,你肯来,我很开心。”

“恩,我会来,虽然我喜欢你,但我首先是你的兄长。”

“对不起……我……”

“没关系,我知道你喜欢他,从前是,现在也是。”沐渎走近梓熙,替她盖好盖头,“如果你现在是幸福的,那我就无话可说了。”沐渎拉起梓熙的手放在自己的手腕上,“走吧,他就要来了,沐渎哥哥送你出嫁。”

白瑾墨已经到了梓晨殿外,沐渎扶着梓熙来到他面前,微风拂过,吹动梓熙的衣摆,白瑾墨面带微笑目不转睛的看着梓熙,“白瑾墨,你务必要好好待她。”沐渎说道,他对沐渎作揖,“沐渎兄放心。”沐渎将梓熙的手放在白瑾墨手上,转身退到人群后面。

白瑾墨握紧了梓熙的手,梓熙感受到来自他手心熟悉的温度,“娘子。”他轻声说,“夫君。”梓熙的声音很小,但白瑾墨却听得很清楚,他笑了起来,心中的紧张感一扫而光。围观的官员和宫人纷纷贺喜,争着抢着送上祝福,白瑾墨和阿茶扶着梓熙上了花轿,自己骑上魔兽,引着队伍浩浩汤汤走向长合殿。

队伍停下,白瑾墨跳下魔兽跑到花轿前,扶梓熙下轿,梓熙悄悄掀起盖头的一角,眼前是巍然耸立的宫殿,匾额上提着长合殿三字,她脑海中浮现长久合美四个字。

白瑾墨和她牵着红绸带一同走进长合殿,两旁的宾客眉开眼笑的看着这对新人,主殿内,桃翁站在最中间,看着渐渐走近的二人慈爱的笑着,浩矢和墨阳站在两侧,接下来是元婴、颜回还有其他官员,魔窟的百姓还有各地子民熙熙攘攘的挤在殿外。

待梓熙和白瑾墨站定后,颜回喊道,“一拜子民。”梓熙和白瑾墨转过身,面向殿外的百姓,一同向他们鞠躬行礼。百姓们纷纷跪下,“恭贺王上娘娘。”声音整齐洪亮,白瑾墨和梓熙起身,大家也随着站起来。“二拜高堂。”桃翁走到两人身前,向梓熙解释道,“王上的意思,让老臣暂代高堂。”“梓熙谢桃翁再生之恩。”梓熙说道,和白瑾墨一同对桃翁恭敬的鞠躬,桃翁的眼眶湿润起来,转过身去用袖子悄悄抹着眼泪。“夫妻对拜。”梓熙和白瑾墨面对着彼此,梓熙透过盖头看着白瑾墨模糊的身形,她看见他对自己笑着,为这笑容,她有一种仿佛等了许久的感觉,又好像是曾阻隔了山海般遥远的经历,她摇摇头,停止了自己的胡思乱想,和白瑾墨一同弯下腰,结下一生一世的良缘。“礼成!”颜回的声音响起,人们向他二人簇拥过来,纷纷道贺。“臣恭祝王上娘娘永结同心。”墨阳恳切地说道,“臣祝愿王上娘娘白首成约。”浩矢也说到,白瑾墨和梓熙一一回应。

随后,梓熙由阿茶陪着进了新房,白瑾墨在坤仑殿设宴宴请百官和魔族子民。阿茶扶着梓熙坐在喜房的床边,“娘娘在此候着即可,阿茶今晚不会过来打扰。”她坏笑着说,不等梓熙嗔怪她她便快速的跑了出去,梓熙看着她蹦蹦跳跳的身影无奈的摇摇头。梓熙环顾着喜房,门上贴着囍字,房梁房柱上都系着红绸带,置物架上摆放着她平素喜欢看的书还有从凡间带回来的一些小玩意,桌上准备着喜称、喜酒还有云糕,衣架上挂着他们二人常穿的衣服,屏风上绣着她最喜欢的雪中红梅,床的周围挂着厚厚的帷幔,由麻绳绑在床柱上,床上铺着鲜红色的喜被,上面用金线穿着珠宝绣成龙凤飞舞的图样,喜被上撒着枣、花生和莲子,梓熙看到后不由的红了脸。

酒过三巡,白瑾墨醉倒在桌上,大臣们看王上没喝几杯就倒下了,便不再争抢着敬酒,桃翁忙让颜回扶他新房。颜回扶着白瑾墨刚拐出坤仑殿,白瑾墨拍了拍颜回,“主子,您?”白瑾墨笑了笑,“你回去吧!替我好生招待大家。”“是。”颜回没有多问,回了坤仑殿。白瑾墨整了整衣襟,快步向长合殿走去。

梓熙静静的坐在床边,听着外面宴席的喧闹声,白瑾墨轻轻推开门,盖头下的梓熙吃惊的看着眼前模糊又熟悉的身影,白瑾墨拿起喜称轻轻挑下了梓熙的盖头,他看着梓熙此刻害羞的低着头,红唇娇艳欲滴,眼眸低垂,白瑾墨笑着蹲下,对上梓熙的目光。

“娘子,你今日好美,不,是我昏了头,你每日都好美,只是今日格外的美。”

梓熙的脸红通通的,“宴席不是还没有结束?你怎么会过来的这么早?”

“我装醉骗过了他们。”白瑾墨小声的说道,梓熙被他的话逗得笑了起来,白瑾墨伸出手抚摸着她的脸颊,“娘子,以后我要你每天都这样笑。”梓熙难为情的别过头,看向地面,白瑾墨笑了笑,起身去拿酒,“只是这般话娘子就受不了,我们还怎么进行下去啊!”他轻声说,梓熙的脸红的越发厉害,白瑾墨拿着两杯酒坐到梓熙身侧,梓熙接过酒杯,“来,交杯酒。”梓熙点点头,和白瑾墨的手臂交织在一起,眼睛的余光看着彼此,饮下杯中的酒,“这酒很淡?”梓熙闻了闻空杯子,问道,白瑾墨拿走她的杯子,“以茶代酒,娘子身体不适合饮酒。”梓熙点头。

白瑾墨握住了梓熙的手,“娘子,我终于娶到了你,这一天这一刻我已经等了好久,久到即使是现在,我都不敢相信。你知道吗?对我来说,远离你,哪怕一小步,都是在误入歧途。娘子,答应我,我们夫妻二人永远不分开,好吗?”

梓熙浅笑,“这最后一句通常不该是妻子对丈夫的告白吗?”

“好,那我答应了。”白瑾墨立刻说道,随后又补充道,“不许反悔。”梓熙看着他认真真诚的眼神,用力点了点头。白瑾墨如释重负,舒了一口气,他又像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一般,问道,“对了,娘子,这房间布置得你可喜欢?”

“恩,我很喜欢。”

“那便好。”

梓熙知道这里的一切都是他亲手置办,说道,“辛苦你了,夫君。”

白瑾墨听到夫君两字心里乐开了花,“为你,做任何事,我都甘之如饴。”梓熙的脸又烫起来,白瑾墨继续说道,“今日也折腾了一天,再加上这喜服虽然华丽,穿在身上也过于累赘,娘子肯定很累了,里间是浴池,我已吩咐人备好热水,娘子去泡个热水澡,也好松乏松乏身体。”梓熙点点头,起身向里间走去,白瑾墨看着梓熙走进去,也起身脱下外袍挂在衣架上。

深巷醉素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