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从复制开始

第76章 开石取宝

碧芳院坐落在城主府湖心岛最北边的湖岸上,清幽僻静,风景秀丽,门前仅有两名侍卫,看上去守卫有些松懈。

“天元境武者!”

林天养刚看到两名不怒自威的侍卫,心头顿时一震,两人身上气血之息强悍,与张文成相差无几,很轻易能推断出也是天元境武者,只是不知是何品阶。

“天元境武者在漠北城中已属高阶强者,可眼下居然只被安排来看家护院,城主府真有这么了不起?”林天养不由得感到几分震撼。

不过碧芳院中藏宝无数,价值连城,如何森严的守卫都不为过,林天养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一脸坦然地掏出大宝金卡在两名侍卫面前晃了一下,便大摇大摆地进入了碧芳院中。

进入碧芳院的条件只有一个,就是证明你有足够的本钱。

碧芳院中花草遍地,芬芳扑鼻,鲜绿的草地上摆放着无数颜色各异的奇石怪物,不少奇石之上还带着鲜红的血迹,也不知是人血还是其他。

当林天养进来时,宽敞的草地上此时已经站了不少人,男女老少都有,皆是衣裳华贵,气质不凡,王家与张家众人也都在其中。

他一出现,立时引起了场间众人的注意,不少人都有些困惑地皱起了眉头。

能进入碧芳院中之人非富即贵,林天养一身老旧衣衫,面容稚嫩,看上去就是个穷酸小子,又是如何进入到碧芳院中?

不过当他们看到王紫嫣迎着林天养走去之时,便都明白了过来:“原来是王家的下人!”

“你怎么也进来了?”王紫嫣看着一脸笑吟吟的林天养,微笑道:“外面没找到让你满意的东西?”

林天养点点头,说道:“听说碧芳院中的宝物都是最好的,我当然要进来热闹热闹了。”

王紫嫣觉得有些好笑,场间之人皆是四方贵客,都为寻宝而来,人人全神贯注,不敢掉以轻心,谁会像林天养这般将风险极高的赌宝大会当作一场热闹来看待?

“你这个外行就知道看热闹,”王紫嫣轻轻瞪了他一眼,嘱咐道:“你随意看看便好,最好不要出手,赌宝的水很深,很容易栽跟头,碧芳院中的宝物价格又极高,风险太大了。”

林天养知道她是担心自己,轻轻一笑不以为意:“好,我知道了。”

就算与王紫嫣的关系再特殊,他也不会将天圣图鉴的秘密泄露出去,赌宝一事的确风险巨大,王紫嫣的担心也是正常的。

“还有,你可要收敛着点性子,今日到场之人可都是大人物,”王紫嫣还有些不放心,正色道:“那是来自青山郡的万里商会副会长,他身边的那名老人可是五品鉴宝师,那位夫人是碧峰城大顺风商会的总管事,也带着一名六品鉴宝师,还有那些人,都是成名已久的高手,你可别惹怒了他们,否则就算是我也很难保得住你。”

王紫嫣用眼神示意着场间众人的身份,林天养顺着她的眼神看去,不多时就觉得有些古怪。

古怪的不是那些人的身份,而是场间不少青年公子的面色。

这些青年公子面色阴沉,目中喷火,正恶狠狠地盯着他,仿佛有着深仇大恨一般。

“这表情……倒是和周不易很像啊……”林天养觉得有些眼熟,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这些人难道都是紫嫣的爱慕者?”

他猜得不错,这些面色不善的青年公子,就是看到他与王紫嫣如此亲密地交谈而起了敌对之心。

王紫嫣容貌出众,在漠北城中被称为第一美人,其绝世美貌即便是在这些青年公子所在之地亦是声名远播,每年夺宝大会他们都会孤身前来,为的便是再度与王紫嫣相遇。

四海商会近年来能迅速崛起,暗中倒也少不得这些富家公子哥的助力,所有人都将王紫嫣视为梦中情人,日夜思念。

可如今,忽然蹦出来一个穷酸小子,与他们梦中的女神交谈甚久,旁若无人,看王紫嫣轻笑凝视的神态,似乎还与这小子十分亲密。

“不可以!王紫嫣是我的!”

所有青年公子喷火的目光中都流露着无法掩藏的渴望,对林天养更是起了深深的怨念。

“有点意思,果然与周不易一样,都是冲着紫嫣来的!”林天养读懂了他们眼中的敌视,微微一笑,看向在石碓中皱眉观察的周不易,很是感慨:“苍蝇难道都是群居生物?有了第一只就会出现无数只?”

“我选好了!就是这一块!”

场间忽然响起一道洪亮的声音,已经有人看中了石胚,决定开石取宝了!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说话的是一名年约四十的中年男子,一身白袍,胸前绣着六星天眼,正是一名六品鉴宝师。

中年男子脚下是一块大如磨盘的黑石,表面坑坑洼洼,看上去平平无奇。

“这是来自宣武城的莫大师,六品鉴宝师,出自宣武千机门,是夺宝大会上的常客了。”王紫嫣轻轻在林天养耳边介绍了中年男子的来历。

林天养轻笑点头,说道:“我们也过去看看。”

“莫大师真是眼疾手快,这么快就选好了石胚,果真了不得!”

“希望莫大师一举夺宝,也为我们开个好彩头!”

场间众人久经商场,虚情假意起来如家常便饭一般,也不知心中到底想法如何,面上都是乐呵呵地与莫大师打着招呼。

王景行也在其中,笑得格外豪气大方。

林天养与王紫嫣走到他身边,稍稍点头就算是跟未来岳父打过了招呼,眼下人多眼杂,他不宜多说。

莫大师意气风发,拱手向着四周行礼,朗声道:“多谢诸位好意,我马上便开石取宝,算是抛砖引玉,愿诸位在今年夺宝大会之上都能满载而归!”

众人又是一番客气。

“莫大师,您选定的这块石胚标价是三万两,您确定要开石吗?”

一名城主府管事走至莫大师身前,稍稍躬身询问。

院中奇石怪物无数,每样物件之前都有标价,若无人竞争,照着标价付完银子之后,便可自行开石取宝,盈亏自负。

不过开石取宝也是件手艺活,许多鉴宝师在选定石胚之后,怕开石之时弄坏了宝物,都会委托城主府的开石师傅帮忙取宝,无论石胚价值几何,开石师傅都要收取百分之一的费用。

“我确定要开石,还请方管事为我选一名手艺高超的开石师傅,多谢了!”莫大师笑着掏出了一张大宝金卡,轻轻在方管事手中的金卡上触碰一下,一道金光闪过,交易便算完成了。

这是大宝金卡的通用功能,可以用于持卡者私下交易,一切操作都由持卡者心念操作,比林天养前世那些银行卡倒是好用得多。

方管事确认三万两银子到账后,也露出一丝笑意,说道:“莫大师放心,我一定挑选一名经验老道的师傅,助您先拔头筹!”

话音刚落,便有一名白须老者手持短刀走入场中,短刀刀面宽厚,刀刃隐有冷锋,一看上去便不是凡品。

白须老者也不废话,朝着四周抱拳行礼一番,便单膝压在磨盘大的黑石之上,短刀如切豆腐一般没入了黑石之中。

“呲!”

一声闷响,所有人都全神贯注,目光随着白须老者的短刀转动,不敢错过一时一刻。

林天养亦是凝神静气,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开石取宝,此时场间的气氛又紧张到了极致,令他不由自主地也觉得十分刺激。

白须老者运到如飞,坚硬的石皮如雪花般飞落,在草地上堆成一小撮土堆,原先大如磨盘的黑石已经只有两巴掌大小,却还未发现宝物的踪迹。

所有人都更为紧张,莫大师更是汗如雨下,三万两银子对他而言虽算不得什么,但众目睽睽之下,又是今年夺宝大会第一次开石,饶是他多年赌宝,此时也放松不下来,心中很是忐忑。

“呲!”

又是一声轻响,飞快的短刀骤然顿了一下,白须老者轻轻一笑,眼中光华涌动:“恭喜莫大师,出宝了!”

“好!”

场间一阵叫好,不管是何想法,谁都希望今年夺宝大会之上能有个好彩头,眼下白须老者给出答案,倒是令这些人心情大好。

莫大师松了一大口气,感激道:“还请老师傅快些,我有些等不及要看看是何宝物了!”

“好,我这就让宝贝现身!”白须老者说笑般高喊一声,苍老的手掌在剩下的石块上摸索一阵,再次运刀如飞。

白光闪烁之间,漆黑石块尽散,一本泛黄的书籍安静地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是武技!”

眼尖嘴快之人一语道破了这本书籍的真容。

“不错,正是武技功法。”白须老者笑吟吟地将书籍交到莫大师手中,说道:“恭喜莫大师先拔头筹!”

莫大师迫不及待地接过武技功法,稍稍翻看几下,原本满怀期待的模样立时颓然:“……四品武技,破地锤。”

场间一阵哗然,没有人出声道贺。

虽然开出了宝贝,但一本四品武技在市面上的价格不过二万两上下,莫大师开出的又是兵器武技,先天受限,价格只会更低。

开石费用三万两,宝贝所值不过二万两,这是一笔小亏的生意。

“莫大师无需介怀,虽然不如人愿,但能开出宝贝已是幸事,再接再厉便是了。”旁观的方管事出言安慰,笑容温和,向着四周众人道:“诸位贵客,莫大师已经展现了手段,接下来,便是诸位各展神通的时刻了!”

为客户打鸡血是每名推销人员的必备技能,方管事显然是深谙此道之人,莫大师夺宝不利,他必须要将众人可能产生的阴影消除。

“嘿嘿,开出武技功法居然也算是手段,真是稀奇!”

人群中响起一道刺耳的讥讽,引得众人一阵轻笑。

莫大师面色尴尬,低着头走开了。

武技功法不同于灵宝或者其他天材地宝,其本身没有灵气波动,说穿了便是一件死物,哪怕是借助鉴宝师的手段,也不可能探寻到隐藏在石胚之中的书籍画作,是以莫大师能寻到武技功法,说穿了只是运气好罢了。

场间鉴宝师众多,又是身在竞争激烈的夺宝大会之上,自然有人对莫大师的失利嗤之以鼻,不留情面。

“你看,哪怕是六品鉴宝师都有可能失利,你可千万不要胡来!”王紫嫣看着莫大师有些颓然的背影,再次语重心长地嘱咐了林天养一番。

“莫大师请留步!”林天养没有回话,而是喊住了要离去的莫大师。

莫大师停下脚步,看清喊住自己的是一名穿着简陋的清秀少年,沉声道:“小友有何事?”

他心情不佳,语气也好不了,不过林天养不以为意,轻笑道:“不知大师可否忍痛割爱,将这本四品武技卖给我?”

“嗯?”

原本要离去的众人听到他的话,不由得都停住了脚步。

不少人打量着林天养的穿着神态,都露出了自以为是的冷笑。

“这小子是看莫大师失利,想趁火打劫吗?”

“别这么说,四品武技,只怕是这小子这辈子能见到的最贵之宝了!”

“也是,像这种小子能有什么见识?”

积极嘲讽的都是一些青年公子,正是先前对林天养心生敌意之人。

周遭的讽刺很是刺耳,莫大师听得一清二楚,当即面色有些不善,看向林天养的眼神中也是充满了厌恶:“小友若是以为我取宝失利,就会将手中四品武技贱卖的话,那倒是瞧不起我了!”

“莫大师说的哪里话?我岂是那种趁火打劫,落井下石之人?”林天养依然保持着温和的笑意,说道:“我愿出三万两银子买下大师手中的武技,还请大师不要误会!”

他的价格很是不合理,莫大师面色顿时一僵。

“三万两,都抵得上莫大师开石的价格了!”

“蠢货!这本四品武技二万两都不值,他居然要出三万两来买!”

“……这小子有三万两吗?”

青年公子们一阵错愕,看着一脸认真的林天养很是不解:以莫大师开石的三万两价格去买一本不到二万两的四品武技,这小子是糊涂了,还是在做善事?

“小友此话当真?”莫大师有些不敢相信地再问了一遍。

林天养很是肯定地点点头,正色道:“当然是真的,不知大师可否愿意?”

颉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