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从复制开始

逆天从复制开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6章 可怜人

他扔书的态度很随意,仿佛只是在扔一本烂大街的恶俗小说。

或许在他看起来,跟手中画像相比,云海潮汐诀真的就与废纸无异。

关云山深深埋首在地,看不清表情,声音低沉如滚滚闷雷:“你画的很好,这是我给你的承诺,记住,你只有三日时间修炼。”

“检测到神品修炼功法,正在扫描……”

“扫描完成……”

“神品功法云海潮汐诀,修炼后可提升一等身体强度……”

“复制功法可修炼至第九重境界,复制需消耗念力值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点……”

“改良后可将功法提升至圣品,改良需消耗念力值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点……”

“宿主目前念力值不足,不能复制,不能改良。”

天圣图鉴的提升音缓缓在脑中响起,林天养手捧着云海潮汐诀,只觉得沉重万分,没有一丝欢喜。

关云山看到画像之后哭得如此伤心,倒显得他讨要云海潮汐诀的手段,似乎就是在利用这等用情至深。

林天养抓紧了云海潮汐诀,十分认真地躬身行礼:“多谢前辈馈赠!”

“不用,这是我答应过你的,”关云山一动不动,沉声道:“你先出去,我要自己待一会儿。”

“是。”林天养知道他此时只需要一个安静的空间疗伤,没有多问,拿着云海潮汐诀就出了房门。

刚一出门,他就看到了半蹲在地上的珠儿。

珠儿还穿着昨夜的衣服,大眼泛红,艳丽的面容上挂着几丝疲倦,看上去似乎一夜未眠。

一夜未眠,往往代表着一夜的等候。

“珠儿姑娘,你在这里等了一晚上吗?”林天养有些讶异,凤满楼的服务态度居然好到了这种地步?

珠儿妩媚一笑,缓缓起身,跺了跺发麻的双腿,激起一阵波浪,看得林天养瞬间整张脸都红了。

见得他这般初哥模样,珠儿面上的笑意更盛,只是双眼中还是难掩深沉的倦意。

“珠儿姑娘,我们快些去睡一觉吧,折腾了一宿,我实在太困了。”林天养有些着急地说道。

他是真的有些顶不住了,这一晚上消耗的不止是念力值,还有无数的心神,饶是他半步聚灵,此般消耗之下也有些精神不济,头疼的厉害。

珠儿眼中秋波流转,笑里含羞,柔声揣摩着他话里的意思:“小公子,你这般说法,到底是想让我带你去睡一觉呢,还是想让我陪你睡一觉呢?”

林天养一愣,马上反应过来自己话里的深层意思,顿时大窘:“珠儿姑娘别误会,我就是想找个地方睡觉!”

“你真是有趣,我本就是做得陪人睡觉的买卖,有什么好误会的?”珠儿娇笑连连,看着他满脸涨红的样子幽怨道:“莫非小公子是看不上奴家?”

林天养两世处男,见得珠儿这般勾人魂魄的模样早已浑身充血,若不是精神不济,又有王紫嫣的影子不断在脑海里徘徊,只怕早就缴械投降了。

“珠儿姑娘,我现在真的想好好睡一觉!”林天养以强大非人的意志拒绝了珠儿的约睡邀请。

珠儿掩嘴一笑,不再逗他,轻挪莲步转身便朝前走去:“想不到小公子倒是与关大人有几分相似呢!”

“嗯?”林天养跟上她的脚步,好奇道:“我怎么和关前辈相似了?”

珠儿缓缓在前带路,面露温柔笑意:“关大人在凤满楼住了半个月,每逢夜里便是单身独居,未曾与奴家真的发生过什么。”

她吐气如兰,只是语气间藏了几丝淡淡的失落。

“这怎么可能?”林天养顿时一惊,想着关云山此前那般轻车熟路的动作腔调,难以相信珠儿说的话:“难道他把凤满楼当客栈了?”

珠儿没有回答,带着他走进不远处的一间雅阁中,轻柔地为他铺好床褥,轻坐床畔:“官人是半个月前来的,他来凤满楼的第一天,就把我们所有的姐妹都点到了他的房里。”

林天养微微一愣,心想这等作风才符合武神流氓的脾性。

“说来不怕公子见笑,关大人出手阔绰,手段老练,我等姐妹都以为他是久经花丛的多金浪子,恨不得使出浑身的解数从他身上多捞一些银子。”

珠儿浅浅一笑,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不过关大人在点完了我们楼里所有的姑娘以后,唯独只留下了我一个,原以为是我容貌出众,他才会钟情于我,不过后来才知道,他会选中我,只是因为我与他日夜思念的女子有几分相似。”

林天养细细看了她几眼,发觉果然与画中女子有几分相似。

“来这里骗我说长得像他们初恋的客人也不少,但唯独只有关大人在看我之时,眼里没有那种欲念,只有思念。”

“从那一刻起,我就知道在关大人的心中,真的住着一个让他刻骨铭心的女子。”

“我身为漠北凤满楼花魁,自然是不甘被其他女子比下去,只是哪怕我用尽浑身解数,关大人也从来不曾真的与我缠绵,只是徒逞手脚之利,对奴家而言,还真是有些小失落呢!”

珠儿浅笑嫣然,徐徐道来,但林天养能看到深藏于她眼眸之中的悲伤。

“这漠北凤满楼的花魁,竟是对关前辈有了几分真情意……”

他明白这股悲伤从何而来,也更不明白从何而起。

青楼女子久经红尘,做得是迎来送往的买卖,今夜缠绵的多情之人,明日可能提起裤子就不认人,一切不过是金钱与肉体的关系,没有人会在青楼里奢望情意这种奢侈品。

身为花魁,更不该如此多情。

珠儿看到了他眼中的疑惑,嫣然一笑:“想必公子也很困惑吧,像我这种靠出卖身体而活的女子,为何会对关大人如此上心?”

“姑娘自轻了,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力。”林天养沉声安慰。

珠儿浅浅一笑,不无嘲笑:“小公子这句话说得真漂亮,不过也只是漂亮话罢了,哪怕尊贵如关大人这般身份,什么时候又有过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力?”

林天养回想着关云山跪地痛哭的模样,沉默了下来。

“如果有的选择,他又何须日夜饮酒麻痹自己,又何须夜夜望月兴叹?”

“如果可以选择,他又何须费尽千辛万苦,寻遍天下画师为其作画?”

“如果还有选择,他又何须这般可怜,终日孤身一人,不去见心中所念之人?”

珠儿的脸上第一次没有了笑意,很是认真地看着林天养。

林天养无言以对,只能沉默。

或许珠儿说的是对的,人生其实没有选择,因为人往往不是为自己而活,总会失而不得。

没有选择的人生无可奈何,比如关云山,比如珠儿,都是历经煎熬的可怜人。

房间里霎时安静了下来,窗外偶尔响起几声鸟鸣。

珠儿轻靠床梁,轻叹道:“公子与关大人一般,不愿失身青楼,何尝不是心里也住了一个人?”

林天养微微一愣,脑海中闪过一道倩影,心中有些不肯定:“王紫嫣……算吗?”

想起夜里的对视而笑,他竟是也露出了一丝微笑。

珠儿将他的反应看得分明,幽幽叹息:“公子与关大人真是一般讨厌,看来奴家是做不成二位的生意了。”

林天养尴尬一笑,说道:“买卖不成情意在,姑娘今日带路之恩,我定会铭记在心。”

他有意缓和气氛,珠儿果然笑了起来,眼中恢复了几丝光彩:“公子真是好生有趣!”

她站起身来,施了一礼:“公子莫要见怪,珠儿与公子说这番话,只是想告诉公子,那幅画对关大人非常重要,珠儿真心感谢公子大恩!”

林天养摆摆手,说道:“姑娘客气了,不过举手之劳罢了。”

“那我便不打扰公子了,公子好生歇着。”珠儿再施一礼,轻轻退出了房间。

林天养早已困得不行了,连衣服都没脱就往床上躺去。

不过夜里是武神不让他睡,白天就是画圣不让他睡了。

“起来!赶紧开始修炼云海潮汐诀!”

吴道子的声音如同最强力的脑中,直接就在他的耳边炸响了。

颉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