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从复制开始

第39章 相知之人

“若你想快速提升实力,我倒是知道一些可以瞬间提升实力的不传秘法。”

吴道子的声音很快在他耳边响起,感觉有些疲倦,听不出是何情绪。

林天养眼中一亮,急道:“真的?那你快些教我,我要去为叶秋报仇!”

识海中安静了片刻,才再度响起吴道子的声音:“这些秘法极为霸道,使用者只有非死即残的下场,你确定你要学?”

“……”林天养沉默了下来,这种靠透支身体极限换取来的力量,不要也罢。

“你为何这般执着于要为叶秋复仇?”吴道子反问道。

林天养沉默片刻,有些艰难地开口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叶秋之死是因我而起,我必须得为他做点什么。”

“毒害他的另有其人,你非要拿这盆脏水往身上泼做什么?”吴道子的声音有些不悦,讽刺道:“可若你坚持袖手旁观,待九星破灭之时,全大陆的生灵都会因你而无辜丧命,你能将亿万生灵的性命视若无物,又何须在意一个叶秋呢?”

林天养听得出他话里的刻意嘲讽,恼怒道:“你明知我今日心情不好,为何还要在这种时刻用这种破事来烦我呢?”

吴道子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明白你的心情,因为得知众生即将泯灭之时,我也是这般心情,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我明白。”林天养正在深刻体验这种滋味,更是明白其中感受。

“你能不惧张家想为叶秋复仇,又为何不能为了天下众生对抗天道呢?”吴道子前所未有的认真,叹道:“我坚信人定胜天,若不能阻止九星泯灭,你所有的家人,所有的朋友,都将如叶秋般无辜惨死,你若不为之放手一搏,将来必定比此时难受千万倍。”

林天养没有说话,想象着未来某天,九星泯灭,末日来临,林天婉,陈伯夫妇二人,陆桓羽,王紫嫣等人都在无助等死,他只是想象这些人的眼神,呼吸便不由得加重了几分。

“你争夺魁首是为家人,对抗天道也可以是为家人,我相信你最终会想通的,只是希望你不要让我等太久。”

吴道子没有穷追猛打,兴许是林天养心情不佳,没有精力插科打诨的关系,今夜的交谈是这半月多来最正经的一次,已经令他十分满意了。

“……我不是不愿意,只是没有信心。”林天养深深地吐了一口气,仿佛要将胸腔间沉重的压抑一吐而空:“若将整个大陆的生灵都扛在肩上前行,我会被压垮的,太重了。”

识海中安静了很久,吴道子才悠悠说道:“其实我选择再造九星之时,哪怕我已是无双天圣,也依然没有半点信心。”

“我说过,明知事不可为而为之是为勇,你想为叶秋复仇正是勇,当你找到可以不顾一切为之拼搏的目标时,你就会知道,其实有些事情根本不需要信心,需要的只是你的勇气。”吴道子声音平缓,隐有笑意:“今夜就到此为之,有人来找你了。”

“嗯?”林天养微微一愣。

房门上响起了两道轻轻的叩门声。

林天养应了一声,陈伯推门而入,看着他有些担心道:“小少爷,王小姐来找你了,正在院中等候。”

“王紫嫣?”林天养大感诧异,此前因为心情不佳未曾在意念力识感,如今回过神来,立时便感应到了王紫嫣,连忙道:“快请她进来。”

王紫嫣刚跨进他的屋子,马上微微皱起了眉头:“这么黑你都不点灯的吗?”

屋内没有点烛,漆黑一片,林天养目能夜视,很清楚地看到她换了一身素色长裙,白带束腰,将原本玲珑有致的腰身勾勒得更加娇小,更凸显姣好身材,丰润嘴唇不着粉饰,透着一股清新的水灵。

看着清新而又美艳的容颜,林天养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为掩饰尴尬而连忙起身点亮了烛火,讪笑道:“刚回来不久,没来得及点灯。”

烛火亮起,虽然早已看的清楚,不过当昏黄烛火照亮王紫嫣的脸庞时,林天养还是不争气地深深吸了一口气。

她美眸灵动,倒映着点点烛光如黑夜繁星般绚丽,白皙皮肤光滑细致,不见一丝瑕疵,高挺的鼻梁,丰润的双唇,在烛火之中显得十分美丽温暖,仿佛能令他忘却了所有的烦恼。

“你看什么?”王紫嫣见他眼神呆滞地盯着自己看了半天,有些恼怒。

林天养回过神来,尴尬笑道:“没有,我只是有些担心,此时毕竟是夜里,我们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要是传了出去,只怕对你名声不好。”

王紫嫣微微挑眉,眸中尽是诧异:“你居然还会关心我的名声?难道你不知道我的名声已经都被你毁了吗?”

“……”

林天养顿时无语,仔细想了下还真是如此,如今漠北城中还有哪个人不知道,自己是被四海商会大千金包养的小白脸?

哪怕他现在成了梅园画会史上唯一的大满贯魁首,别人也只会认为是王紫嫣给了他天大的好处,才令他有了如今这般脱胎换骨的表现。

“不说这个了,你这么晚来找我是有事吗?”林天养没想到当时的心血来潮竟是这么麻烦,连忙转移了话题。

王紫嫣的眼神古怪起来,说道:“我们在张家赌档上赢了一百二十万两白银,如今已经都在我的手里了,你不想要?”

“嗯?张家没有赖账?”林天养有些讶异,一百二十万两白银对张家而言也不是小数目,张文成又是恨不得致自己于死地,怎么会这么痛快就把银子给了?

王紫嫣笑了起来,自信道:“哪怕是张家,在漠北城中也不敢赖我的账。”

她语气平淡,但言语间霸气十足,林天养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四海商会的大小姐就是霸气,一不注意就侧漏了……”

“少拍马屁了,我说你是不是早已把这六十万两白银忘得一干二净了?”王紫嫣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林天养顿时一愣,先前他一直在想为叶秋报仇之时,但还真是把这档子事给忘了。

“我真是越来越视金钱如粪土了……”

他无奈地鄙视了下自己的智商,若不是有王紫嫣,恐怕他不知要过多久才会想起来,更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让张家把银子赔出来。

“还好有你在,不然我迟早都要变成一个穷光蛋了。”林天养很是感激。

他这句话说得有些暧昧,但王紫嫣没有察觉,眼中反而有些得意之色:“算你识相,六十万两白银你是要现银还是银票?”

林天养沉默了一下,这笔银子是从张家手中赢来的巨款,也算是稍稍出了心中一口恶气,虽还不至于让张家伤筋动骨,但也能聊以安慰了。

“这笔银子我都不要,”林天养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沉声道:“你帮我把这六十万两白银都送到叶秋家里去。”

王紫嫣眼中升起了古怪的笑意,认真地看了他很久,佯装不解道:“为何要我帮你送去?”

“叶秋娘亲认为是我害死了叶秋,我送的话她肯定不会要,所以只能麻烦你了。”林天养想起悲痛欲绝的叶夫人,因王紫嫣到来而稍有缓解的沉重心绪又加重了几分。

“六十万两银子都送吗?”王紫嫣有意做着最后的确认。

“送。”林天养点点头,没有半点不舍:“张家害死了叶秋,我把赢来的银子送到叶秋家中,也算是为叶家讨回一些公道。”

王紫嫣点点头,又问道:“你不会心痛?”

林天养坚定地摇摇头,说道:“我再如何心痛,也不及叶夫人丧子之痛的万分之一,这六十万两银子与叶秋比起来,更是不值一提,请你一定要帮我送到,我会好好感谢你的。”

王紫嫣没有在说话,只是看着林天养认真的脸庞笑了起来,嫣然笑容如和煦阳光,照亮了整个屋子。

“你笑什么?”林天养被她看得耳朵有些发热,不自然道。

王紫嫣笑得更加灿烂,眼中异彩绽放:“我知道你会这么做,所以来的路上,我已经把一百二十万两银子都送到叶秋家中了,你准备怎么谢我呢?”

“一百二十万两?”林天养回不过神,讶异道:“我不是只赢了六十万两白银吗?”

王紫嫣轻轻拂开眼前飘舞的发丝,轻声说道:“我把我的那份也送给叶夫人了,你不是说张家才是杀害叶秋的凶手吗?既然是从张家赢来的银子,那自然是要都送给叶秋家人以作补偿了。”

“可是……你不怕我的怀疑是错的?”林天养心中渐渐涌起一股暖流。

王紫嫣的眼神认真起来,坚定地看着他:“我相信你,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林天养顿时说不出话来了,看着她在烛火中美得惊心动魄的容颜,眼眶竟是有些发热。

“她在给叶家送银子之前,我还未与她说过张家才是凶手,只怕她并非是抱着为叶家讨回公道的想法去送银子……”

“或许,她是看到了我为叶秋之死而难过,所以想通过抚恤叶秋家人的方式来安慰我?”

“我做了什么值得她连六十万两银子都能舍得?”

无数的思绪如乱麻般纠缠在林天养的脑海里,那张在烛火中温暖到炙热的容颜,如冬日暖阳般将他心中沉痛的积雪瞬间都融化了……

人生最难是相知,尤其是在最难过的时候,能有一个无条件信任你,支持你,理解你的人出现,是何其值得庆幸的美事。

不论人生如何,在生命中总会出现这样一个人,不用你说,她也能懂你,并润物细无声地为你做着打算,不管代价如何,哪怕是六十万两白银。

此时,此刻,此地,林天养似乎已经找到了生命中的这个人。

他在看着王紫嫣,王紫嫣也在看着他。

初识之时,他不过只是一名身后可能站着炼药宗师的画师,在她眼中并不算什么大人物。

相见之时,他就成了一个不知正经为何物,一句话就毁了自己清白声誉的无耻混蛋。

再见之时,他就成了一名极具潜力的画师奇才,画成大师,走马花灯,力夺魁首,在梅园画会之上演绎了一段传奇。

短短的两天时间,王紫嫣看着他一路受尽嘲讽,一路化险为夷,一路创造奇迹,从未令人失望,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已经习惯了去猜林天养会带来怎样的惊喜。

男女之间最怕好奇,越是好奇,便越是思念,思念甚巨,便会刻骨。

不论是他嬉皮笑脸,还是莫名自信,还是浑身浴血咬牙坚持的模样,都深深印到了她的脑海中。

当叶秋身死之时,他脸上的悲伤更是令她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她不知道为何他能对自己影响如此巨大,所以她想为他做点什么,也想为自己做点什么。

所以银子不要了,所以黑夜她来了,所以她和他走得更近了。

“谢谢。”林天养很是认真地道谢。

王紫嫣脸颊微红,故作刁蛮:“谢谢只是说说又有什么意思?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赔我这六十万两银子吧!”

“六十万两银子这么多,改良丹方我已经答应你了,灵宝你也看不上,我实在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了,”

林天养被她羞红的脸颊感染得心间温暖一片,终于有了开玩笑的心思:“只有我这个人还算勉强可以用用,要不你考虑一下?”

“滚!一下又开始不正经了!”王紫嫣恼怒地瞪了他一眼,看着他重新恢复神采的双眼,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林天养也傻傻地跟着她一起笑了起来,越笑越开心。

温柔乡是英雄冢,也会是柔软的避风港。

两个人就这样在昏黄的小屋里对视而笑,一股不知名而温暖到了极致的情愫在悄然诞生。

“好一对相知相惜的少年男女,姑娘,你倒是可以考虑下他说的话,拿来用用,免得将来徒留遗憾。”

屋外忽然响起一道满是羡慕的声音,似乎又带着几分感怀。

林天养如遭雷击,浑身顿时紧绷了起来,眼中满是警惕地将王紫嫣护在了身后,如临大敌般看着声音传来的窗外。

他灵识超凡,整个林家宅院之中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感应,可这个人却能如鬼魅般就出现在庭院之中,不知待了多久。

更令人忌惮的是,哪怕他此刻全力运转念力去感应,也感应不到这名说话的中年男子!

“不用如此小心,来人是个绝世高手,你再如何小心也没有意义。”

吴道子的声音忽然响起,却是令林天养更加紧张万分。

当得起画圣一句绝世高手评价之人,到底会有多高?

“难道是张家派来杀我的?”林天养的心渐渐沉到了谷底。

颉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