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宝唐风

第6章 兄弟三人

当晚,一向习惯了在疲惫中早早入睡的猎手们,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围火而坐。李苍玉也没了困意,感觉像是周末一到,生物钟也就跟着放了假。

高锋拿出仅有的一些上元节没有喝完的酒,以瓮煮温,让大家小酌一杯。猎手们个个笑开颜,就像是过了个节一样。

最高兴的莫过于高栝。

李苍玉才发现这家伙原来是个酒痴,蹲在瓮边用手扇着风去闻飘出的酒香,也能眼冒绿光口水长流。到了分酒时,李苍玉把自己那份让给了高栝,把他高兴得手舞足蹈,看那架式都有了叫亲爹的冲动。

“你怎么不饮酒?”高锋坐到了李苍玉身边来。

“我没酒瘾,栝弟喜欢就让他好了。”李苍玉答道。

高锋笑了一笑未有多言,从怀里拿出一包东西递给李苍玉。

又是铜钱?

李苍玉一愣,“锋哥,我有钱。”

“你有是你的。这是我爹叫我给你的,拿着。”高锋说道,“记得别让二弟知道,省得他口无遮拦说给了我娘听。”

“这……”李苍玉感觉,这话怎么如此耳熟?

“别废话了,赶紧收起来。”高锋直接将钱包塞进了李苍玉的怀里,说道,“长安米贵天下闻名,总有用得着钱的地方。不要枉费了我爹的一番心意。”

李苍玉沉默无言,点了点头。

“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高锋说着,将自己所用的弓从背上取了下来,“拿去,做个纪念。”

“锋哥,这绝对不可以!”李苍玉正色拒绝,“这可是你新婚之时舅舅赠你的新婚贺礼,家传之物!”

“什么传不传的,就是一把弓。”高锋不以为然的笑笑,“兄弟之间何须客气,你快拿着!”

“锋哥,我真的不能要!”李苍玉认真的道,“我去了长安,怕是很少有机会再用到弓。你在猎园,却能派上大用场。”

“莫非是瞧不上?”高锋一皱眉,“嫌它模样穷酸,去了长安给你丢人?”

“不……”李苍玉苦笑一声,“多谢锋哥,我收下了!”

“来,拉两把试试看,合不合手。”高锋拍李苍玉的肩膀。

“行!”李苍玉拿着弓站了起来。

看到李苍玉要试弓,众猎手都围观了过来,个个神色怪异,还透着一丝紧张。高栝则是呵呵傻笑,“阿狼哥你还是别试了,这把弓……”

他的话还没落音。

李苍玉沉喝一声,将弓拉满!

“噗!……”高栝嘴里的酒直接喷了出来,“这怎么可能?!”

李苍玉收回弓喘了两口粗气,这弓真是硬!

刚刚突然一下用力过猛,李苍玉涨红了脸,眼前貌似还有点金星乱冒……定住神时扭头一看,锋哥正两眼发直的瞪着自己,众猎手也全都错愕万分如同见鬼。

“怎么了?”李苍玉一脸懵逼。

“阿狼哥,你、你拉开了这把弓?”高栝几乎是跳了过来,瞪圆了眼睛大呼小叫,“你知不知道,你是猎园第三个将它拉开的人?”

李苍玉一愣,“不会吧?”

“会。”高锋轻吁了一口气,说道,“另外两个,就是我和我爹。”

李苍玉直接愣住,心想前段时间我经常会有身体力量无缘无故自行增长的奇怪感觉,后来渐渐习惯了也就没当回事。难道不知不觉之间,我已是判若两人?

这时高锋说道:“阿狼,这一路过来推车搬货,我时常见你使出惊人的力气,这才想到将这把弓送你留作纪念。却没想到你的臂力竟然强到此等程度,真是令人惊叹!”

李苍玉不知作何解释了,好在锋哥也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于是抱拳拜谢:“多谢锋哥赠弓,我一定万分珍惜!”

“兄弟之间,不用客气。”高锋很是淡然。

这时一名老猎手上了前来,说道:“你们可知,牛戴牛?”

李苍玉摇头。

高锋道:“我仿佛也听家父提到过‘牛戴牛’的字眼,却也不知详情。”

“牛戴牛,是制弓匠人的说法。”老猎手一本正经的说道:“众所周知,牛角经常被用来制弓,依品相参差有不同的说法。如果那对牛角宽逾三尺(一米左右)又兼纹路均匀、质地上乘,那就是难得的珍品。在弓匠一行来讲,这样一对牛角的价值已经相当于一整头牛,因此称为‘牛戴牛’。一般来说,不是手艺非凡的弓匠是不会轻易拿牛戴牛角来制弓的,因为,怕会糟塌。再者,牛戴牛角必然会配之以上品的柘木,再加上弓匠非凡出众的手艺,三年乃成旷世宝弓。那绝对是百金难求啊!”

“原来还有这样的说法。”连高锋都有了大开眼界之感,“听你讲来,这把弓正是牛戴牛所制?”

“不错。”老猎手说道,“当年你爹携它从军于边塞,弓下冤数无数。等他卸甲回归猎园,这把弓就成了猎人王的象征。”

高锋不以为然的笑笑,“我只知它看似平平,却是很硬。”

“那不是一般的硬。一箭射出,百步之外可穿杨!”老猎手用惊奇的眼光,看向李苍玉,“你是猎园第三个能够拉开这把弓的人。我记得你以前也就是寻常的气力,怎会短短时日如此暴增?……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啊!”

李苍玉怔了一怔,连忙把弓递回给高锋,“锋哥,这把弓太珍贵了,我不能要!”

“莫非要我出尔反尔?”高锋脸色一变,“如此做法,你是要与我恩断义绝不成?”

“锋哥言重……小弟错了!”李苍玉连忙收回弓来,拱手长揖,“兄长见谅!”

“嘿,少来这套!”高锋咧嘴一笑,“改天回到猎园,给我带上两壶长安的好酒便是!”

“一定!”

“我也要!”高栝大叫起来,“阿狼哥,我也要长安的好酒!”

“你想都别想!”高锋连忙说道:“阿狼,你可得严加盯防别让他滥饮。这厮一但喝醉,怕是连亲爹都不认识了!”

高栝连忙叫屈,高锋一巴掌就捂在了高栝脸上,“叫你折腾!”

高锋的巴掌大,高栝又瘦小,这一巴掌捂下去高栝整张脸都看不到了。高栝滑稽的跳脚挣扎,高锋就是捂着不放。

兄弟俩像老鹰抓小鸡的一阵闹腾,惹得众人大笑。

李苍玉轻轻的吁了一口气,脸上漾起笑容。虽然夜间泼水成冰的冷,但心里很暖。

次日早饭方过,有七八辆马车逶迤开进山谷,往山坳里行来。

众猎手都很兴奋,“来了,吴东家他们来了!”

李苍玉听高锋他们说起过,吴东家本名叫吴本立,家中三代都是在长安东市做生意的商人,主要经营布帛皮毛这些衣料,经常也在京畿一带的州县乡野走商,只要是赚钱的日常杂物都予买卖。

高锋说,猎园曾经和许多商家做过交易,但很多都是做了一两次就不敢再继续,或是直接被官府给查封了。唯有吴本立坚持了四五年从来没有出过任何岔子,生意还在越做越大。

李苍玉心想,记得马克思说过,只要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资本就敢铤而走队。走私的利润固然很大,但想要在京畿一带天子脚下吃下这碗饭,需要的不仅仅是过人的胆量,还要有过人的手段。

这个吴本立,想必不会是一个简单之人。

少顷过后,吴本立的马车走到了近处,高锋和几位老猎手上前相迎磋商,相互都是颇为熟悉的老朋友架式。交谈不过片刻,双方就正式开始交易。大批的山货从驴车上搬了下来堆积在一起,由吴本立带人一一点算。吴本立那边也卸下了车上的布帛粮米等物,由高锋带人进行盘点。

李苍玉还是头一次见到“以物易物”这么原始的大宗交易。双方办事都很熟络也很爽快,没有太多的斤斤计较和讨价还价,交易进行得非常顺畅。

忙到午时大体妥当,高锋才把李苍玉和高栝带到了吴本立的面前。

“吴东家,就是他们两个。”高锋抱拳而拜,“以后,就要烦请东家多加照拂了。”

李苍玉就近打量了一下吴本立,四十出头貌不惊人,但眼睛非常有神。若非知道他是商人,定会以为他是个博学的书生。因为他身上有一股很浓的书卷气息,言谈举止颇为儒雅。

“既是猎人王的子侄,吴某义不容辞。”吴本立打量一番李苍玉和高栝,点点头微笑,“不错的小伙子,很精神。”

“那就,拜托了!”高锋很少像这么殷切,再对吴本立抱拳拜下。

“份内之事,不必客气。”吴本立仍是淡淡微笑,“你们,跟我来吧!”

“好。”李苍玉和高栝应了一声,准备走。

高锋双手搭上他二人肩头,眼眸深深凝视,“你们,多加保重。”

“锋哥放心。”

再要走,高锋仍未松手,“阿狼,别忘了中元节。”

李苍玉认真的点头。高栝蓦然红了眼圈,“哥,我们会回来的!”

“傻小子!”高锋又一把揉在了他脸上,“走吧,记得要听你阿狼哥的话。”

“嗯!”

高锋这才放了他二人,随吴本立去了商队那边。

高锋驻立良久,直到李苍玉和高栝随着商队走了,这才发出长长一声叹息,“想我兄弟三人,十余年间从未长久分离。今日这一别……还真是很不习惯哪!”

萧玄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