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宝唐风

第38章 唯一时代

傍晚时分,店里开始清理货物准备关门,李苍玉则开始盘帐。

一切如昨,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但李苍玉感觉自己,已经经历了来到大唐后的第一次“大起大落”。

就在今天,他真正有了自己的人生定位,有了一个“以爱之名”也无法阻挡的追寻目标。

他不想再当咸鱼。他决定矢志不渝。

这种日子,应当浮一大白!

所以李苍玉做帐的时候把高栝叫到了身边,让他今天不用在店里吃饭。无论那个醉兮兮的猥琐男来不来,兄弟俩今天必须出去奢侈一回,喝酒去!

帐还没做完,猥琐果然来了,在那里一个劲的砸店门,“开门,开门!我是你们大掌柜的朋友!”

李苍玉一个劲好笑,请问你知道大掌柜姓什么吗?

伙计连忙去开门,把这位得罪不起的“大掌柜的朋友”请了进来。

李苍玉叫高栝给他沏了一杯茶,“先坐会儿,我还有点事情没忙完。”

“好说。”猥琐男笑眯眯的担着茶饮了一口,“咦,这个茶好特别啊!”

“咦,你这个字写得不错嘛!”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哈哈哈!”

李苍玉直咧牙,这货好烦哪!

连高栝都有些看不过眼了,“我哥在盘帐,你安静一点。”

“小兄弟,别这么凶嘛!”猥琐男笑嘻嘻的道,“我是你哥的朋友,知道不?”

“朋友个屁!”高栝是个直性子,“我哥都不认识你!”

猥琐男一急,“哦哟!谁说不认识?”

“那你说,我哥姓什名谁?何方人士?”

猥琐男笑嘻嘻的,“在下郝仁,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呀?还有令兄,高姓大名呀?”

“好人?哈哈哈!”高栝大笑,“你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李苍玉无法忍了,“你们两个,都给我出去!”

这两个家伙灰溜溜的出去了,李苍玉总算落得个清净,花了点时间把帐给做好,然后走出了书房来。

高栝和那个“郝仁”,居然已经勾肩搭背的聊成了火热。

“栝弟,今晚咱们一定要狠狠的喝个痛快!”郝仁放声大笑,“哟,你哥来了。”

栝弟?叫得这么亲热……

李苍玉有点无语啊,这两人怎么满副相见恨晚的模样?

“阿狼哥,郝大哥人很不错!”高栝上前来笑哈哈的说道,“他说请我们去胡姬酒肆,酒肉管够!”

李苍玉笑了,于是你就果断投靠他了?

“走吧!”

三人结伴出了门。

店里的伙计们一个个的羡慕嫉妒恨,你看我们大掌柜,隔三岔五的就有人请他好酒好肉,有人送他金币,还有美女上门拜他!——他才来长安几天哦?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了!

各种纠结与郁闷之后,他们开始满怀期待的等着大掌柜回来——可能会像那天一样,给我们打包带来好酒好肉哦!

以李苍玉这些日子以来的了解,东市是长安的高档商业区,客流量并不如西市来得那么猛烈。放眼整个东市,最有人气的就是胡姬酒肆。

下午一但开市,那些养眼又奔放的美艳胡女,穿着热辣性感的异族服装,在自家酒肆门口奏起美妙的音乐跳起勾魂的舞儿,吸引和拉拢往来的客人进店消费。但她们还就只是跳舞和卖酒,最多和相熟的酒客饮上一两杯。这一点和平康坊的女子截然不同。

到了晚上东市的坊门关闭,胡姬酒肆就是整个东市最热闹的地方。除了住在东市的客商经常来此小聚饮宴,更加不乏才子名士和达官显贵的身影。

三人结伴走到了东市的西北角,这里连成一片的都是酒肆。

“去哪一家?”李苍玉问郝仁,这家伙一看就是这里的常客。

“跟我来。”

郝仁还卖起了关子,背剪着手神模神样的走到了前面,最终在一家挂着一面“三勒”牌匾的店前停下。

“二位小兄弟,可曾知道何谓三勒?”郝仁问道。

高栝的第一反应,是仰头看向了他的表哥。

李苍玉笑了笑,“我曾听说,三勒是指摩勒、毗梨勒、诃梨勒。这是三种植物的果实,可食用可入药。用这三种果实酿出的果酒特别美味,号为三勒浆。这应该是从波斯传入的酿酒之法。”

“不愧是东市的大掌柜,果然见闻广博。”郝仁乐了,笑道,“其实波斯三勒酿酒传入中原之后,我们唐人依照此法造出了许多种的三勒浆。但无论怎样模仿怎样改进,永远超越不了从遥远西域,千里迢迢运来的正宗三勒浆。”

“这家就是正宗?”李苍玉看着那个“三勒”的牌子,心想从那么远的地方运来的酒,一定超级贵!

郝仁神气兮兮的呵呵一笑,上前敲门。

坊门半闭之后全城宵禁,胡姬酒肆和平康坊都是关起门来营业。这是所有长安人都知道的规则和潜规则。

门打开了,出来一名浑身如同包裹在火焰之中的红装胡女,浓眉大眼深框碧瞳,长长睫毛都打了卷,生得妩媚而野性,异常美艳。

“郝仁,你来了!”胡女张开双臂,给了郝仁一些极为热烈的拥抱,还在他脸上一阵亲吻。

李苍玉当场愣住,我一直都以为,相比于平康坊来说胡姬酒肆的风味会清淡许多……这姑娘,却比爆炭还要更能燃烧啊!

高栝满副紧张,看那模样都想躲到李苍玉身后。

“哈哈,松开、松开!”郝仁大笑,对李苍玉道,“别见怪,这是我相好。康娜姬,快来见过我两位朋友。李苍玉,高栝。”

李苍玉和高栝这才释然,与康娜姬见过了礼。

“娜姬”是唐人对胡人女子惯用的称呼,意思大约相当于“漂亮的女子”。

康娜姬领着三人走进酒肆,肆中已经有了十余名酒客,分别坐在矮小栅栏分隔开的一格格的小间内饮酒。正厅当中有两位满脸虬髯大须的男子在演奏音乐,郝仁说那就是康娜姬的父亲和叔叔。

“他们是西域康国人?”李苍玉问道。

“是的。”郝仁道,“来长安十几年了,还从来没有回去过。”

李苍玉点点头,“康”姓是长安胡人当中较为常见的一个姓氏,它出自于西域康国,属于昭武九姓之一。

康娜姬将三人领到一处小间内坐下,相邻的小间有人置起了屏风,看不见人。于是康娜姬也问他们,要不要置屏风。

郝仁大咧咧的一挥手,“你都不该有此一问,我从来不置什么屏风。赶紧给我们上酒上肉才是正事!”

“知道啦!”康娜姬又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踩着舞步边唱边跳的就走了,像一个舞动的火焰精灵。

李苍玉仿佛明白,为什么胡姬酒肆的生意这么好了。有这样奔放开朗、热情洋溢的胡姬,很轻松就能感染到店里的每一位酒客,让他们忘记忧愁开怀畅饮。难怪李白在长安的日子里,也多半都是在胡姬酒肆当中消磨时光。

“他们,还有康娜姬。”郝仁指了指厅上正在演奏音乐的两个胡人男子,说道,“做梦都想着成为一名真正的唐人。”

“他们来了这么多年,还没有户籍吗?”李苍玉问道。

“那不重要。”郝仁笑着摇摇头,“户籍对他们来说,根本不叫事。只要没有作奸犯科,他们在长安经营酒肆一段时间后,很容易就能申请到商人户籍。”

李苍玉不禁好奇的问道:“那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吗?”

郝仁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只有这里发生了彻底的改变,他们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唐人!”

李苍玉微微一怔,脑海突然涌出了海量的信息。同时他也明白,郝仁以手指心,是什么意思了。

大唐的胡人有很多很多,长安城里就有不低于十分之一的人口,是胡人。他们当中绝大部分人最大的奋斗目标,就是成为一名真正的“唐人”。

但是他们渴望的,绝对不是一纸“户籍”。

能说汉语能识汉字,接受大唐的风俗、读懂大唐的文化,从内心深处把自己也看作是一名唐人——这样的人,只要你说自己是“唐人”,那你就是。

有没有户籍,根本就不重要。

不以外表、种族和血缘来区分族别,而是从“文化”层面来进行判断,这就是大唐时代独有的民族政策和民族观念。

正因为大唐有着这样开放的国家政策与包容的社会风气,才让无数的胡人融入到了中华民族当中来。其中不乏留名青史的功臣与大将,名人与才俊。他们除了给大唐带来世界各地的财富与智慧,还在不断的开拓大唐的胸襟与眼界。

现在,罗马帝国的金币,威尼斯的玻璃、大刀士革的弯刀,波斯的美酒、印度的僧侣、于阗的画师、龟兹的乐工、日本的学子、新罗婢昆仑奴……云集中原,为唐所用!

敞开胸怀拥抱世界的大唐,也正在笑傲于世界之林。大唐的文明已经散播到了世界各地。许多的“唐人街”将从现在开始,流传千年而永不磨灭。

现在就是中国在整个古代历史时期,唯一一个,在全方位整体上领先于世界的辉煌时代。

唯一。

但是这个辉煌的时代,很快就要因为一场“安史之乱”,而走向彻底的终结!

想到这里,李苍玉禁不住闷哼了一声。

“酒呢?!”

.

【求收藏】

萧玄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