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宝唐风

天宝唐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9章 相逢一杯酒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与“巨款”失之交臂的李苍玉没过多久就坦然了。一想到不久就能得到户籍成为正式的“大唐公民”,心里还隐隐的兴奋。

不过他心中的疑窦,也就越来越多:念奴把我从牢里救出来,这可以理解,毕竟我是仪王的座上之宾。可是再一联想到那天的天价酒饭,信手给出的珍贵砚台,还有“挖坑”似的逼我买下婵娟的初夜,再加上今天的这一大箱子波斯金币。

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李苍玉还没有自信到傻缺的程度,断然不会认为这是念奴在表达什么无私的爱意。实际上李苍玉一直都认为念奴这个人,非常的不简单。大唐天下那么多的才子名仕拼尽了浑身解数想要混个一官半职都是罔然,念奴凭借贱人的身份却在皇帝那里谋得了一个五品官职,岂是光凭几嗓子就能唱得来的?

有其主必有其仆。今日见识到了晓心语的厉害之处,李苍玉更加认定念奴的强项,恐怕还不是唱歌和颜值。

这样一群身份微贱的女子,能在男权的世界里混得这么风声水起,令大多数的男人都只能望其项背,这绝对不是光靠姿色和才艺就能做到。否则,平康坊里随时能够跳出成千上万的“歌者供奉”。

真是一群厉害的女人!

李苍玉暗自啧叹着,走到了宅院的大门附近。冷不丁的身边刮起一阵旋风,然后响起了一个虎吼似的声音,“咋就走了哩?”

李苍玉“嗬嗬”了两声,“事已办妥,自然该走。难不成,你想留我吃饭?”

“行啊,没问题!”聂食娘爽快之极的一挥手,“跟我来吧!”

李苍玉一愣,“你不是说今天不管饭吗?”

“姑奶奶改主意了,行不?”聂食娘老大不耐烦的嚷道,“你一个大男人磨叽个甚,还怕我煮了你不成?”

“那……行吧!”李苍玉嗬嗬道,“老规矩,吃不完的我要打包!”

“给你一头整猪带回去,成不?”

李苍玉下意识的打量了一下胖姑娘。

“小子,你想死吗?!”聂食娘抡起了钵盂大的拳头。

“好汉饶命!”李苍玉哭笑不得。

他意识到,自己恐怕是遇到了大唐第一个,他惹不起的人!

聂食娘带着李苍玉,径直走到了一片炊烟袅袅的院子里。

“厨房?”李苍玉一乐,“倒也省事。”

“妹儿,出来吧!”聂食娘大吼一嗓子,“看我把谁给牵来了!”

李苍玉满头黑线,这姐们儿是中文系的硕士吧,这词儿用得!

从屋子里跑出来了一群的“妹儿”,但李苍玉一眼就在她们当中看到了婵娟。

她就像是一颗闪亮的珠珍,混在了沙砾当中。

“滚回去干活儿!”聂食娘很霸气的一挥手,除了婵娟其他的妹儿都回了厨房里。

婵娟稍稍惊讶了片刻,连忙上前来拜倒在地,“拜见恩公。”

“起来。”李苍玉上前伸了一下手以示相扶,说道,“不要动不动就行此大礼,我受不起。”

“救人性命有如再造父母,恩公受得起。”婵娟站起了身来,微微一笑。

这还是李苍玉第一次见到这姑娘笑,好看自不必说,这神采风貌已经是判若两人。

李苍玉以前见过的那个婵娟,总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羞涩到自卑,紧张到无地自容。现在的她,虽然卸去了一身华丽的衣裳与漂亮的妆容,只是素面朝天一身厨娘的粗砺打扮,但整个人都有了精气神。

就如同,她以前只是一副挂在墙上的美人图,虽然精致如瓷娃娃、漂亮到令人惊叹,但终究只是一件死物。现在画上的美人儿在一片仙光绽闪之中,已经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就站在了自己的眼前。

“你俩瞪来瞪去的,瞪够了没有?”聂食娘非常不解风情的吼叫起来,“妹儿,他就是来吃饭的,赶紧亮一下你新学的手艺。”

“嗳!……”婵娟略略慌张的应了一声,“恩公请稍侯,我马上取来酒饭伺候。”

李苍玉眨了眨眼睛看向聂食娘,“她现在,是你手下的厨娘?”

“姑奶奶亲传的手艺!”聂食娘无比自豪,“你可知道,皇宫的御厨想跟姑奶奶学艺,都是拜求了许多时日?”

李苍玉轻吁了一口气,学了聂食娘的厨艺,婵娟以后不愁没有生计,至少不用再去平康坊讨生活。

还行,我总算干了一件人事!

“喂,小子!”聂食娘突然凑得近近的,“你打算什么时候和她……那个?”

李苍玉的嘴角抽动了几下,“我都不惦记,你惦记什么?”

“咋的,问一下能死啊?”聂食娘又虎吼起来,“大男人扭扭妮妮,姑奶奶最是看不惯这种臭德行!”

李苍玉哭笑不得,“那要不你借我二十万钱,先把欠帐给还了?”

“小事一桩嘛!”聂食娘哈哈大笑,震荡山谷,“妹儿啊,日子定了,就今晚!”

满屋子的厨娘又全都钻了出来。

李苍玉石化当场,“我就随口一说……”

“真巧,我也是啊!”聂食娘哈哈大笑,“你们再滚一次,通通回去干活!”

李苍玉无语凝噎,我低估这位学姐了,她至少是中文系的博士!

“小子,来吧!”聂食娘把李苍玉领进不远处的一间房内,“今天就便宜你一回,让你在姑奶奶和婵娟的闺房里用饭。”

李苍玉一看,这闺房还真是够粗犷的,非但没有胭脂水粉和铜镜鲜花之类,反倒是摆着许多的蒸笼、碗勺和菜刀等厨具。

“还有铁锅?”李苍玉来了大唐这么久,第一次见到这东西。

铁锅在宋朝才开始全民普及,大唐的人们做饭主要是“烤煮蒸烙”这些方式,但并非真的没有铁锅。史书有载,一代女皇武则天就曾经很喜欢吃铁锅炒的菜。只不过大唐的铁锅数量极少,基本上只有王公贵族的家里才会拥有。

“小子,你挺识货嘛!”聂食娘自豪的大笑起来,“这玩艺,就是宫里的御厨来学艺的时候,特意孝敬给姑奶奶的!”

李苍玉对她竖了一下大姆指,问道:“婵娟和你一起住在这里?”

“咋了,你不放心?”聂食娘说道,“有姑奶奶在,没人敢欺负婵娟!”

李苍玉笑笑,“那晓心语呢?”

“呃……”聂食娘轮了轮眼珠子,“她那不叫欺负,那是……管教!”

“哦,我懂了!”李苍玉哈哈的笑。

这时婵娟进来了,吃力的提着一个若大的食盒。李苍玉连忙上前搭了一下把手,“你弄这么多,我哪里吃得下?”

“吃不完的,可以带走呀!”婵娟说道,“就怕恩公嫌弃,我肯定不如食娘做的一半好吃。”

李苍玉笑了,“我从不挑食。”

“那恩公就多吃些……”

“哎哟喂,这郎情妾意的,我都不好意思瞧了!”聂食娘哈哈大笑的往外走去,“你俩乐着吧,姑奶奶替你们把风去了!”

婵娟的脸顿时变作绯红,但她并没有显露出太多扭妮不堪的小女儿之态,只是手脚麻利的把菜肴酒饭等物,一一从食盒里拿了出来,整齐的摆到了食几上。

满满的一大堆,比那天李苍玉吃过的还要大份!

李苍玉都乐了,“婵娟,我那天是刚从饿牢里放出来,但我不是每天都住在那里啊!”

婵娟没忍住“哧”的轻笑了一声,跪坐到李苍玉食几侧面,拱手揖道:“请为恩公把盏。”

“不用了,我自己来。”李苍玉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葡萄酒,说道,“别一口一个恩公的,我听不习惯。叫我苍玉就好。”

“岂能直呼恩公之名?大不敬也!”婵娟说道。

李苍玉笑笑,“我没有名,只有字。”

婵娟不解,“男儿岂会有字无名?”

“我从小就只有乳名,连姓都没有。”李苍玉笑道,“因为,我都不知道我父亲是谁,哈哈!”

“……”婵娟一时无语,微微一笑,“恩公……李郎君,真乃洒脱大气之人!”

李苍玉拿起另一个杯子给倒上了酒,递到婵娟身前,“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请!”

婵娟犹豫了一下,双手拿起酒杯,平平的举起,“李郎君好风采,婵娟先干为敬!”

两人喝下了一杯酒。

李苍玉拿起刀来割了一块羊肉吃,虽然和聂食娘做的比起来还稍有差距,但味道已经相当不错了。他点头赞叹了几声,说道:“看来你在厨艺方面颇有天赋,凭这手艺你以后至少衣食无忧。往后你只管好生过你的日子,至于我买的那个什么东西,你完全不必放在心上。”

婵娟的脸更红了,并且低下了头去。

心性再如何淡定,“初夜”这种事情对她一个十四五岁的姑娘来说,终究是羞涩之极。

李苍玉笑笑,“你看这样子就知道,我肯定还不出那二十万钱。”

“郎君不必多言。婵娟知道,郎君只是出自一番善心,想要搭救婵娟脱离火海。”婵娟拱手长揖的拜了下来,“郎君高洁大义、坦荡磊落,令婵娟佩服。请受婵娟一拜!”

“不必如此多礼。我一个粗野之人,还真是有点不习惯。”李苍玉笑了笑,拿起刀子继续割肉吃,说道,“拜来拜去的多麻烦,还不如拿起酒杯痛痛快快的喝两杯!”

婵娟起了身来,拿起酒壶替两个杯子斟满,双手举起其中一杯,眼神从未有过的清澈,认真的看着李苍玉。

“相逢一杯酒,胜赋十万言。苍玉,婵娟敬你!”

萧玄武.

作家的话
求票求票~~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