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绝代之世子妃

第45章 通天阁(下)

沐念月心里得到了一点安慰,“那你现在每天也是开心的吗?”

明心狠狠的点了点头,“开心。”

沐念月亲昵的摸了摸他的小脑袋,“那你只要这样开开心心的过好每一天就好,即使你天生睿智,聪慧异于常人,但有些事情不是现在的你能插手的。”

“可是我听到师叔和师叔祖说……”明心犹豫的说道。

沐念月把着他稚嫩的小肩膀,认真的说道:“明心,不要管他们说什么,我希望你能去做你想做的事,你是为你自己而活的,不是为我或其他人。”

明心的眼眶微微泛红,扑到了沐念月的怀里。沐念月抱住他,拍了拍他的小后背,“明心,我们是血脉相连的人,你很善良聪明,但是我却不能利用你的善良,让你去做你不想做的事情。”

“可是,我想帮你。”明心带着哭音说道。

沐念月闻言,眼睛泛了湿意,“若你真的想帮姐姐,那就每天都认真的习武上课,这就是在帮姐姐了。”

明心在沐念月的怀里仰起头,“真的?”

“嗯。”沐念月肯定的点头。

******

檀院里,徐清风一到,就被旭明带到了徐清扬的书房。

徐清风进屋却没看到徐清扬在桌案后,而是靠到了房间左侧的窗户上,惬意的一边喝着茶,一边赏着窗外的鹅毛大雪。

听到开门的声音,才放下茶盏,关好了窗户。徐清风一边解下了披风,一边问道:“大哥,有何事这么急,非得要我今天过来。”

徐清扬端着茶盏走过来,指了指书桌上的东西,“你先看看再说。”

徐清风不置可否,走到桌案后坐下,发现都是徐清扬给明心出得试卷,倒也没有太过诧异,吕老先生身体不知何时能好,所以私塾最近都是徐清扬在上。

他知道大哥想让他看什么,但还是低头看了起来,结果越看越觉得诧异。他虽知道明心这孩子十分聪慧,但是这孩子却比他想象的更加聪明。

徐清扬也给徐清风到了一盏茶,放在桌案上,才开口道:“你看起来并不是很惊讶!”

徐清风放下手中的试卷,抬头道:“他回漓院后,功课都是由我辅导的,我自是知道他很聪慧,但这些……”

“已经不是聪慧可以形容的了。”徐清扬坐下接道。

“这些题是?”徐清风问道,他每天都会检查明心的功课,可没有看过这些。

“我单独给他出得,那天你送他来之后,我问他都学过什么,他却只是告诉我学过,却并未说他学过什么。

于是我便出题考他,由简单到难,直至这几张卷子。他现在的知识水平已经达到了举人的水平了,他才只有七岁。”徐清扬着重强调了最后一句话。

徐清风笑道:“还真不愧是慧心大师教导出来的!”

徐清扬诧异的问道:“慧心大师?”

徐清风风轻云淡的点了点头。

“这倒也说得通,但这么说,明心是二弟妹的远房亲戚这件事也是假的了?”徐清扬蹙眉道。

徐清风摇了摇头,“应该不完全是,明心虽然来王府之前确实是跟在慧心大师身边,但我看念月和他的相处,不像是完全没有关系的人。”

“说起来,大伯母给你娶得这位夫人,真的不像只是一个富商之女那么简单。”徐清扬扬眉道。

徐清风叹了口气,“大哥你都察觉了,我怎么可能没发现。只不过,我希望她能亲口告诉我。”

徐清扬毫不意外徐清风有所发现,不过,“听你这话的意思,你喜欢上她了?”

徐清风往太师椅的椅背一靠,略显惆怅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喜欢,她对于我来说,既像一本书,总能给我惊奇;又像一团雾,蕴藏着无数的秘密,让我看不清。”

徐清扬可以算是世上最了解自己这个二弟的人了,一听就明白,自己二弟喜欢上了人家,但不确定人家喜不喜欢他。

徐清扬难得打趣自己这个二弟,道:“凭你那满肚子的黑水,还赢不得美人芳心?”

徐清风面无表情的看向徐清扬,“大哥,你要注意一下,你的一本正经、严肃得不行的形象,现在看起来,略、猥、琐。”

徐清扬闻言立即手抵唇边,“咳、咳”假意咳嗦了两声,又变成了那个不苟言笑,严肃得不行的徐家大公子。

“行了,我也只是想提醒你一下,既然你心里有数,我就不多言了。”徐清扬素来对徐清风最是放心的。

徐清扬起身要把明心的卷子收起来,却又问道:“那明心的课业?”

徐清风淡定道:“既然他能学,你就教,因材施教嘛!”

徐清扬一想,却也是这个理,点头应下了。

******

三天前,京都的中心最高处——通天阁。

一楼正在人来人往的,十分热闹。忽然出现一个不起眼的白脸书生,身着一身白色锦衣,手执一把黑色的扇子,进门径直走向一楼的掌柜的。

通天阁十层,每一层都有一个掌柜的,和数个引路人,将来意不同的人引向不同的楼层,且每个引路人都有一身拿得出的本事,故而来往的人也都会客气的叫一声“公子抑或先生”。

郑玉山自是一眼就看到了这位手执黑扇,身穿白衣的公子。见他向自己走来,拱手行礼道:“不知公子为何而来?”

白脸书生扇子一收,也拱手行礼道:“掌柜的,为典物而来。”

通天阁也是有收各种稀有的古玩字画类的东西,但并没有多少人在这里典当。一方面是一般人拿来的东西,通天阁看不上;另一方面是不是一般人,也不会来这里典当,因为觉得丢脸面。

所以郑玉山诧异的看向面前的公子,虽觉得他拿不出什么好东西,但却礼数周到的说道:“里面请。”

白脸书生拱手谢过,便顺着掌柜的所指的方向走去,那里有特地隔出来的两间房,为的就是既不让人难堪,也不让人眼红的坚定之处。

白脸书生并没有心急得马上拿出要鉴定的东西,而是等郑玉山关好门,落座了,才不慌不忙的拿出了一块龙形的墨玉,隐有墨香。

“掌柜的可能鉴别?”

郑玉山在白脸书生拿出玉的时候,就震惊的一下子站了起来,连身后的椅子被带倒了都不自知。

郑玉山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白脸书生也不催促,静等着郑玉山开口。

“公子这块宝物,恕在下无法鉴别,不过在下可带公子去见我家的楼主,他必能鉴别。”郑玉山以一种更加谦卑的姿态跟面前的白脸书生说道。

这时他也反应过来,这公子的装束代表了什么,因为这身装束已经六十多年没有出现过了。

“也好,我也怕误把宝物当废物,给贱卖了。”白脸书生笑呵呵的说道。

沐雅如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