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之炎鳞韵

第236章 军阵起源

巨龙受创,那中年人眉头微邹,眼中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怒意,眼睑微抬,冷声道:“瞎了眼了?”

“王上,鬼萧太过狡猾,臣下也是无意重伤于它!”那星辰白虎闻言,巨大的虎躯微微一震,随后口中便是传出一道低沉的声音。

“啊~”

声音刚落,那军阵巨龙,庞大的身体便是在此刻极速颤抖了起来,然后凄厉的惨叫声,嘶嚎声自那军阵巨龙内,源源不断的响彻而起,无数密密麻麻的甲士自其中飞出,无数甲士,此刻犹如星河中的垃圾般,肆意飘荡,只是这些所谓的垃圾却是毫无生气的……死尸。

瞧得那犹如喷泉般还在不断涌出尸体的军阵巨龙,那中年的眼角微不可察的挑了挑,脸部的肌肉在此刻极速抽动着,恐怖的杀意在此刻升至顶点,手掌一挥,另外三道军阵之中便是有着三道人影浮现,然后脸色铁青的对着他们咆哮道:“饭桶,一群饭桶,本王养你们是干什么吃的,鬼萧那混蛋此刻还在盘龙军阵中,肆意屠杀,若他将此阵破除,你们这四大护卫将,也就别当了。”

闻言,那三人脸色微微一沉,手掌在此刻悄然紧握了起来,对视一眼,眼中皆是闪过些许狠意与决然,手掌一挥,身后的那三道军阵强行解除,随后无数人影便是强行融入那盘龙军阵之中。

与此同时进入盘龙军阵的不仅仅只是这三道军阵中的人影,还有那空间通道中不断出现的甲士,他们在出现的一刻便是对着那军阵暴掠而去,将身躯融入那巨龙之内。

巨龙体内,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纯粹的黑暗笼罩着整片空间,谁也不知道这空间在哪里,以及这空间到底有多大。

“啊~”

空间之中,时不时的还会传来道道凄厉的惨叫声,每一道惨叫声的响起,便会带起一道恐怖无比的能量涟漪,那涟漪犹如冲击波般,沿途轰杀无数甲士方才会在众多攻击之下溃散而去。

一处高耸入云的山峰之上,一位身穿白金色战袍的青年,目光泛着骇然的望着那在巨龙内部横冲直撞的黑衫青年,破口大骂道:“疯子,疯子,竟然敢直接冲入军阵内部,不怕死吗?”

军阵的发展史,极为悠久,若是要追溯的话恐怕要追溯到洪荒纪元,那时的军阵军不完整,但却已是初具威力,面对一些单一强者可起到碾压的效果,只是在后来的无数战争中,那些伟大的军阵师便是发现,这种军阵,一般只能对付一人,而一旦同时对付多为强者,便是有些相形见绌了,而一些强者若是无意中将军阵外部的阵眼给捅破,那么无论是多么庞大的军阵都会在瞬间土崩瓦解。

而无数军阵师也是深知这一点,便是大发时间,来改造这种短缺人,在经历了约莫半个纪元的时光中,终于将军阵的缺陷给完善了起来。

一道一阶军阵,需千人才能发动,阵眼藏于阵内,阵内布无数大阵,守护阵眼,集千人之力发动攻击,那等威力即便是一些高阶强者也要抱头鼠窜。

想要破阵,便想要捅破阵内阵眼,一旦阵眼破碎,军阵自会不攻自破,但阵内阵眼岂是那般好捅破的,一旦军阵成型,军阵内部便会自成一方空间,一旦有人入内,那么闯入者便会面临控阵者以及无数暗藏在阵内的单体阵法的攻击,这种单体阵法被后世称之为灵阵,洪荒之时,也曾有不少自视甚高的强者,冲入军阵之内,妄想着凭借一己之力,将大阵轰破,可成功者却是寥寥无几,而一旦失败,面临他们的便是被无数灵阵轰杀至死。

往往闯阵者在进入军阵的一瞬便会被轰杀至渣,例如今日黑衫青年这般,不仅毫发无损,且还在阵内肆意屠杀的情况虽说不上没有,但数个纪元以来却是从未发生过。

回想道此处,那战袍青年背后不由得浮现出一抹冷汗,看向下方那阵大展神威将无数甲士杀得抱头鼠窜的黑衫青年,他的脸上竟是出现了些许恐惧。

当然,这也并非说黑衫青年实力强得恐怖,在不久之前,他便曾说过这军阵乃是一道不成熟的六阶,虽说威力比之五阶军阵强上了不少,但终究难以与六阶军阵相匹敌。

军阵师,历史悠久,其中更是阶级森严,分为一道九阶,每阶分九品,每一品差距都是有如鸿沟,九阶之中一道三阶是为初阶军阵师被人俗称为黄阶军阵师,三道五阶是为中级军阵师,俗称为玄阶军阵师,六道七阶军阵师是为高阶军阵师,俗称为地阶军阵师,这种军阵师所创造的军阵,已是附有灵性,其内更是变化无穷,威力莫测,抬手间可轰碎山川海越,撕裂天穹,最后的八到九阶是为巅峰军阵师,俗称为天阶军阵师,这种军阵师,之间每一品的提升都是极为严苛,一旦军阵启动,那么即便是一些神帝都要抱头鼠窜,威力莫测,翻手间,天地归于虚无,世人化为齑粉,据说到了这种等级的军阵师,每一道军阵之内,都会暗藏上百万道高阶灵阵守护阵眼。

而军阵师之路,想要将之走通也是极为困难,不仅高阶阵图难以弄到,即便是拥有一道高阶阵图,想要将之记录下来,也需要消耗不下千年的时间方才能够将之完全记录下来,而这还紧紧只是一道七阶军阵。

……

“哈哈,什么狗屁盘龙军阵,在本君眼中,不过是只披着龙皮的虫子罢了!”一声怒喝,黑衫青年抬手刺出一枪,滚滚喝声,犹如天雷般,响彻整片空间,那声音之中蕴含着的雄浑斗气,竟是令得这片空间都是瑟瑟发抖了起来,好似在畏惧这道声音的主人一般。

“好狠的手段!”瞧得那被长枪刺穿然后被斩成两段的甲士,那战袍青年,脸色阴沉如水,声音好似自牙缝中蹦出来的一般,让人听不出喜怒哀乐。

淡漠书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