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川寒水慕挽歌

第30章 终极boss

慕挽歌喝了一瓶空间灵水,但愿异能可以撑得久一点吧。她动作必须要快,耽搁久了,黑天的时候绝对增加伤亡。

寒翊川将她带到商场大门前,小声地叮嘱:“不要逞强,撑不住赶紧进空间补充能量。”

慕挽歌灿烂一笑,“放心吧。”抬脚就走。

被寒翊川拉住,“自身的安全第一。”

慕挽歌抱了他一下,拍拍他的后背,“我知道的。”

说完就隐了身,寒翊川虽然知道她还站在这里,完全感觉不到她了。

慕挽歌轻轻说:“我进去了。”

寒翊川点点头。

众人看到首长夫人隐了身,再次感叹,不愧是首长夫人啊,实力超级强、异能超级酷、容颜超级美……

感叹完就纷纷做起了自己分到的任务。

争分夺秒地设置防线,因为变异桑蚕最怕火,前两道防线都是燃料,到时候由火系异能者点燃,能省他们不少功夫。

第三道防线就是半身高的土墙了,他们要在墙厚清理逃出来的变异桑蚕。

第四道防线完全就是防止意外的发生,是土墙和火墙的结合体。怕没死的变异桑蚕逃出去,要知道逃出去一只就了不得。

外面的人都小心地飞快地动作着,怕声音大了惊动里面的变异桑蚕,那样会给慕挽歌带去不必要的麻烦。

再说里面的慕挽歌,刚进去的时候真的差点被吓傻了。

在外面看不出什么,一进入商场的大门,我的天,她当初到底是怎么一边吃着面条,一边跟爷爷说‘真饿着了哪怕是真的变异桑蚕也会吃下去’的啊。

此时的她只想吐个三天三夜,天昏地暗……

这个商场不似其他的商场,里面有一个个单独的小店铺,它是完全开放的,只是里面都货物架子。

现在的商场仿佛是变异桑蚕的巢穴一般,密密麻麻地变异桑蚕交织在一起蠕动着,因为数量太多,不知道堆积了多少层,四周、上面、下面全部都是,恐怕她不弯腰都不能通过,可以说整个空间都快要被变异桑蚕占满了。

更令人恶心的是,上面的变异桑蚕因为太多,还时不时地往下掉落。

慕挽歌进来之后,变异桑蚕没有任何异动,还是缠在一起不停地蠕动。

幸好她的隐身是隐匿气息、气味等一切,哪怕踩在变异桑蚕身上,它们也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

可她的触感还在啊,脚下踩着变异桑蚕,这感觉如同踩在无边无际的蛆虫身上行走是一样的。

慕挽歌尽可能地忽略自己的触感,快速地从空间拿出炸药包在各处放置,因为变异桑蚕太多,她放置了许多。

离开她隐身范围的炸药包突兀地出现在变异桑蚕中间,并没有引起什么轰动,因为变异桑蚕对死物没有任何反应。

似是想到什么,慕挽歌赶紧拿出相机调成静音模式拍着照,还在自己头顶绑了一个录像机,她要把看到的一切记录下来。

以后贴在基地做宣传,不但能激发人类的战斗力,还能增强人类的自信心,甚至可以分享一下她此时的恶心,效果好的话还能治愈某些人的密集恐惧症……嗯,一举多得。

脚下软绵的触感不停地刺激着慕挽歌,她一边小心头顶会随时掉落的变异桑蚕,一边投放炸药包,一边拍着照、录着视频。

一楼的炸药包投放完了,要到二楼去,可楼梯在哪?完全找不到好吗。

即使有,应该也被堵死了吧。

慕挽歌又转了转,才确定楼梯的位置,也确实被堵死了。

她想了想,从空间拿出了一头被冻住的猪,放在楼梯口。

果然不到片刻,周围的变异桑蚕像疯了一样,全都涌向了那头猪,几息之间猪就被淹没了。

虽然楼梯上还有变异桑蚕,可楼梯的形状已经显现出来了,足够她上去。

慕挽歌赶紧趁着这个空档跑到二楼,她用同样的方式一直到了五楼。

可到了五楼,她傻眼了,五楼再没有密密麻麻的变异桑蚕了,只有一只大大的变异桑蚕,它的身躯几乎塞满了整个五楼。

硕大的身子,白白胖胖的,它安静地趴着,像是睡着了一般。

慕挽歌:“……”这是闯完了小兵的关,最后来个终极大boss?

慕挽歌咽了咽了口水,小心翼翼地把炸药包放下,炸药包刚离开隐身的范围,那只像是睡着的变异桑蚕就吐着丝将炸药包缠起来,拉到它面前,它像是闻了闻味道,可能觉得不喜欢,就“咻”地一下把它甩了出去。

慕挽歌顺着炸药包被甩出的路线看去,“……”

是真被甩出去了,玻璃都被砸了一个洞。

下面正在忙活的众人看到一个炸药包从五楼飞奔直下,然后“咚”地一声砸到地面上。

“……”

什么情况?首长夫人投放炸药包怎么还投外面来了?

寒翊川也愣了一下,“不好,挽挽有危险。”

想都不想的就要往里冲,温少卿一把拉住他,“别犯傻,她有隐身异能护体,你有什么?进去不但救不了她,还会白白搭上你自己……”

寒翊川反应过来,停下来了脚步。是他有些急躁了,遇到挽挽的事,他从来都冷静不下来。

温少卿:“或许只是个意外。再说有什么危险,不是还有空间?”

寒翊川点了根烟,焦急地等着。

慕挽歌现在被愁住了,这个大boss要怎么整?

炸药包它不喜欢就要丢,那她放了也白放。

可要是不管它,它绝对是最难缠的,还会吐丝,看着它轻而易举的把坚硬的钢化玻璃撞个粉碎,那丝一定不简单。

翩跹这次没有带来,凭他们些个连二级都没有突破的小喽罗在武力上根本斗不过它。

不过看着它不太聪明的样子,应该可以智取。

慕挽歌正出神地想着呢,根本注意到她的隐身异能已经消失了。

慕挽歌不经意地抬头,看着那只变异桑蚕正在歪着头研究她,接着就吐丝过来了。

慕挽歌魂都差点吓没了,哎吆喂,隐身异能啥时候没有的啊?

她躲闪不及,直接从空间扔出来一头猪,那丝就把猪卷到了变异桑蚕的面前。

变异桑蚕看着眼前的猪,又看看她,歪着头像是在思考什么。

它闻了闻猪的气味,还像是不喜欢,就用丝一卷,把猪扔了下去,跟炸药包的轨迹是一样一样的。

慕挽歌:“……”

能不能别不喜欢就扔东西?

正在忙活的众人又看到了一个庞然大物从五楼而降,纷纷吓得躲开了。

那庞然大物“轰隆”落到地上,砸起一层灰尘,众人凑近一看……一头被摔得变形的猪。

“……”

眼睛齐刷刷地看向五楼,五楼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又是炸药包又是猪的……

寒翊川心急如焚,挽挽到底出了什么事?是不是正在等着自己去救她?

慕挽歌看着变异桑蚕像是还在研究她,却丝毫没有要攻击她的意思。

她突发奇想地从空间拿出一颗桑树。

这桑树在空间里被养得水灵灵的,叶子碧绿碧绿的,桑葚也呈紫红色。

那变异桑蚕见了,竟然还发出“叽叽”的声音,硕大的身子瞬间就变小了,飞快地爬到桑树上,头还用力地蹭蹭桑树皮,仿佛见到了亲人一样。

它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桑叶,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吃完了舔舔嘴巴,像是吃到了人间极至的美味一样,又小心翼翼地舔了舔桑叶,像是不舍得再吃第二口。然后就舒舒服服地趴在桑叶上。

慕挽歌:“……”

她迅速地将变异桑蚕和那片桑叶冰封了,心底松了一口气,刚要想着怎么离开,就见那只变异桑蚕竟在冰里挣扎着,慕挽歌还未来得及动作,变异桑蚕就把冰震碎了。

它还昂起头,一脸控诉地看着她,仿佛在说,为什么偷袭它?

慕挽歌:“……”什么偷袭它?她明明是想弄死它啊。

忽然觉得自己玄幻了,它有脸吗?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看出它的意思的,可就是懂了。

慕挽歌和它大眼瞪小眼,谁都没有动作,就在慕挽歌想着怎么对付它的时候。

变异桑蚕竟然转头又趴在了桑叶上,丝毫没有理会她的意思。

慕挽歌:“……”她这是被一只变异桑蚕轻视了?

别以为你变异了,我就会怕你!

慕挽歌又把它冰封了,然后迅速地把它连带那片桑叶摘下来,扔在地上,用脚使劲地踩着、搓着、碾着。

桑叶都被踩烂了,慕挽歌抬起脚就见一个圆滚滚的白色物体在滚来滚去,仿佛很好玩一样。

见她收回了脚似乎还很不满意,又自己跑回了她脚底。

慕挽歌侧面抬起脚看了看,那家伙竟然自己在她脚底滚来滚去,怕自己掉下去,还吐丝将自己粘在她脚底。

慕挽歌:“……”这到底是个什么物种啊?

慕挽歌怎么扒拉都扒拉不下来,干脆,换了一双鞋,谁知它又粘在她脚底。

慕挽歌:“……”心好累。

她也不敢再耽搁太久的时间,直接在五楼的柱子上系紧了绳子,打算顺着变异桑蚕打破的玻璃滑下去。

她可不能再顺着原来的的路回去了,太恶心了。

那只变异桑蚕见她要走,舍不得她脚底,也舍不得桑树,干净用蚕丝将桑树一卷。

慕挽歌就这样苦哈哈地带着一颗桑树顺着绳子下了楼。

下面的众人做好了防线,都在时刻准备着。

看到首长夫人拉着一根绳子下楼,还带着一个绿油油的不明物,都有些好奇。

寒翊川几个人看到慕挽歌的身影都松了一口气。

待慕挽歌下来,寒翊川赶紧去扶着人。

“挽挽,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慕挽歌摆手,“没有。”

然后抬起脚给他看鞋底的东西。

南黎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