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窃听系统

崇祯窃听系统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7章 对付晋商

厂卫,直接由皇帝直辖,其首脑,不管是东厂提督,还是锦衣卫指挥使,肯定是皇帝最为心腹之人担任,是为皇帝之爪牙。

可是,崇祯皇帝看着眼前见礼的锦衣卫指挥使,却是没有这种引为心腹的感觉。一如薛国观薛蛮子所言,厂卫不当,才有贪官污吏的横行。不管是曹化淳也好,还是这个骆养性也罢,所作所为,其实都是趴在大明的身上吸血。

不过,如今刚对东厂用手段,暂时还不宜再动锦衣卫!崇祯皇帝心中这么想着,便淡淡地说道:“平身吧!”

“谢陛下!”骆养性中气十足地回禀,而后站好待命。

不知为何,他心中有种直觉,皇上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至少在对待他的态度上,有一些微妙的变化。这种感觉,让他微微有一丝警醒,也变得更加地“正气”。

崇祯皇帝看着他,淡淡地说道:“骆卿,你父当年在朝鲜对倭战事中,多有贡献,朕都是记在心里的!”

大明的抗倭援朝战事中,锦衣卫就出力不少。虽然不是骆养性之父骆思恭亲自参与,但他毕竟是主官,功劳也归到了他头上。

其实也是因为骆思恭的功劳比较大,因此,原来的崇祯皇帝在干掉了魏忠贤后,就让这个和魏忠贤有仇的骆养性接替了锦衣卫指挥使一职,初衷估计也是将门虎子的想法,想要骆养性能像他父亲一样做一个有用的人。

低眉顺眼站着的骆养性,不知道皇上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事,心中纳闷之余,就连忙谦虚道:”先父一点功劳,陛下都还记得,先父要是还在,必定惭愧!“

崇祯皇帝一听,嘴角微撇,露出一丝冷笑,而后语气转冷地说道:“哦,朕却以为,惭愧的人,应该是骆卿你才对吧?”

一听这话,骆养性顿时感觉晴天霹雳,皇帝这是对自己不满啊!他连忙跪下挨训请罪。

“你父是有功劳的,却被魏逆谋害而死。朕因此提拔你为锦衣卫指挥使,就是希望你能继承父业,继续为大明效力,做出一些成绩来!”

崇祯皇帝说到这里,嗓门猛然提高,大声继续道:“可是,你呢?你太让朕失望了!”

“末将有罪!”骆养性听得后背发冷,心中猜测,不知道是谁告了自己黑状,一边伏地请罪。

“辽东满清,乃是大明之大敌!该是你锦衣卫重点目标才是!”崇祯皇帝说着,便站了起来,用手指着骆养性,厉声喝问道,“可是,鞑子几次绕道蒙古入关,锦衣卫可有线报?可有示警?你看看你,可有你父半分能耐?”

不得不说,崇祯皇帝的语气已经有点重了,吓得骆养性都出了冷汗。他不知道,为什么皇上这个时候突然来翻这个帐?要知道,目前这次,是满清军队第四次入关。为什么前三次都没有想起这个,如今却来追究,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有,为何满清军队每一次入关,都是流贼走投无路之际?为何会在这样关键的时候,迫使朝廷不得不放过了流贼,抽调兵力勤王?满清军队在辽东,隔着山海关,不可能每次都是这么凑巧吧?”

事实上,崇祯皇帝心里有数,十之八九就是有名的晋商干得好事。但是,这事情他不能点破。

如今已是崇祯十一年末,晋商绝对是庞然大物了。没有一直真正信得过的手下,就绝对不能直接明目张胆地对上晋商。

以晋商如今的实力,要收买一些人真不要太容易。文官武将不说,厂卫中有没有晋商的人,宫里面有没有晋商的人,谁能保证?

崇祯皇帝可没有忘记在内书堂听到的话,宫外有人投资在小宦官身上,这事绝对是个问题!

就算退一不说,如今手握兵权,或者一方封疆大吏中,又有那些人是被晋商收买了,或者同流合污,这个也难说。

如果按官职远近来说,卢象升也担任过宣大总督,杨国柱还是宣府总兵,都是在晋商地盘内。难道说,他们两人都是晋商的人或者是一伙的?这个结论,崇祯皇帝是不信的。

也是因此,对付晋商,就必须谋定而后动才行。敲打东厂和锦衣卫,却又不明指晋商,就是崇祯皇帝的一次打草惊蛇,看看能取得什么效果。

此时,崇祯皇帝的一句句质问,问得骆养性脑门都是汗,心中也不敢再开小差,匍匐在那里,只是连声请罪。

先给了他一棍子,看看效果差不多了,崇祯皇帝的语气便缓和了一点道:“朕瞧在你父的功劳上,给你说这些,不是要治你的罪,是希望你能重振锦衣卫之威名!能像你父那样,明白么?”

听着,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味道,这也就是说,皇上还是把自己当心腹的。这么想着,骆养性心中松了口气,不敢擦汗,连忙谢恩,表示一定要学他爹好好干活。

崇祯皇帝见此,语气就又和缓了一分,自己坐了回去,同时吩咐骆养性道:“起来说话吧!”

“罪臣谢皇上恩典!”骆养性连忙谢恩,爬起来之后,擦了擦汗,垂手而立,恭敬地很。

崇祯皇帝看着他,语气又稍微严厉了一点道:“如今满清军队在关内肆虐,朕心甚忧。我大明不是没有精锐军队,真要汇集起来,相信这支满清军队也不会像如今这般肆无忌惮。为此,不管实际情况如何,骆卿给朕去撒布消息,就说勇卫营,关宁军,秦兵等等,都已经到京畿之地,很快就会合围满清军队。这个消息,要散布地越快越好,越广越好!能让满清鞑子越早探知这消息就最好!明白么?”

“末将明白!”骆养性一听,连忙抱拳领旨道,“末将马上去办!”

“好,去吧!”崇祯皇帝说到这里,看到骆养性想走,就又开口提醒道,“朕刚才说得事情,希望骆卿也能给朕一个结果,就算暂时困难,也要给朕一个计划,明白么?”

“末将明白!”骆养性在回答的同时,心中也郁闷:鞑子到底是怎么知道大明关内的事情?鞑子那边,又该怎么安插锦衣卫呢?

他见皇帝似乎没有事情再交代,便赶紧去完成皇帝布置的新任务。

骆养性明白,这个时候,皇帝已经对他有所不满了,要是这个新任务上不能表现好一些,不能尽心用力,到时候新账旧账一起算,搞不好会被皇上撤职查办了!

崇祯皇帝看到他要出殿门时,好像才想起什么,就又对他说道:“锦衣卫职责,骆卿一定要铭记于心,可不要再辜负了朕!”

这句话,从明面上来说,好像是对刚才事情的总结。可是,骆养性不知为何,却是心中一咯噔,直觉告诉他,似乎皇帝对锦衣卫的不满,好像还不仅仅是刚才所说得事情。

这么一想,他心中有点沉重了,连忙再次领旨才退了出去。

他不知道,他走的时候,已经比来得时候多了一样东西,就是他看不见摸不着,也感觉不到的窃听种子,崇祯皇帝刚才赏给了他。

等他走了之后,崇祯皇帝瞧了一眼陈宝庭等内侍,随手指着御桌上的一叠单独放出来的奏章道:“这些奏章,都给薛阁老送去!”

说句实话,崇祯皇帝可不想一天到晚都和奏章打交道。但奏章上的事情,从小里说影响一人一家的事情,从大里说,那就是影响一县一府甚至一省乃至全国的事情,都是要慎重处理才行的。

叫天

作家的话
感谢聊聊15的500起点币打赏!感谢完美的轨迹打赏!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