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恨总成欢

第64章 春闱高中(二更)

春风轻吹,又是一夜悄然而过,桃花在枝头三两成簇,绿叶红花,娇粉多情。

春闱马上就要开始了,各省举人及国子监监生可以应考,考中者称为“贡士”,其第一名叫“会元”。考中贡士者有资格参加殿试。该考试考三场,每场三天;殿试:古代最高级别的考试,由皇帝亲自主持,皇帝在金銮殿上,对会试通过的贡士亲自策问,以定甲第。

楚逸阳本来是要去考武状元,与父兄一样,去挣军功。自打年前楚逸鸣回来弟兄两个彻夜长谈后,反而弃武从文参加了春闱,好在他策论扎实,又苦学备考了两三个月,这次应该也会得个名次。

老将军有点纳闷,自家二孙子为啥突然对做文官有了兴趣?特意将楚逸阳叫到书房仔细问了,楚逸阳说,祖父与祖母年事已高,京中还是得有男子照应,自己与大哥商量好了,他去从文,日后妹妹们出嫁也好有个照应。

老将军沉默半晌,拍了拍楚逸阳的肩膀没有说话。

李氏和老夫人倒是情绪淡淡的,家中几代从军,倒是没有指望楚逸阳考个状元及第回来,只是这楚逸阳读书争气,大家自然也是开心的。

反是楚逸芊,每天都极度兴奋,好像已经知晓她二哥肯定会名列前三,只等着放榜报喜了。她这番情绪,倒是把楚逸阳也给弄紧张了。自己妹妹这样信任自己,万一自己没考好,岂不是让妹妹失望?

楚逸芊自不会说,虽然前世二哥没有这么参加春闱文考,但是她二哥前世可是武状元啊!今生虽然轨迹不同,但应该成绩不会差的!

会试在宣宗的关注下,成绩很快便张贴了出来,同时贡院大门大开,锣鼓声响起,报喜小吏高喊着头名会元朝城西而去。

“二少爷,二少爷——”

将军府大门今日敞开,楚逸芊早就让全府上下备了鞭炮等在门口,随着那锣鼓声声由远及近,望山急切地跑进来,气喘吁吁地脸上淌着喜色,可见有了好成绩,正要大喊便听到身上锣鼓一铮。

“楚逸阳,楚公子,头名会元,恭喜楚公子啊!”

报喜的官吏到了门口,高喊着。

“是咱们少爷!咱们少爷中了!”

将军府上下高兴地欢呼起来,有的已经一边往里奔走一边喊着。

楚逸芊迎了上来,难掩激动,不过还是强忍着镇定问道:“这位小哥,真的是楚逸阳楚公子头名吗?可会有错?”

似乎见多了这样的,那报喜的小吏耐心地回答:“不会有错,这上榜的就一个叫楚逸阳的,年轻的很,大人们还说不愧为将门之后,能文能武,可对得上?”

“对对对,就是我二哥!”楚逸芊的心顿时着落了,赶紧命人将鞭炮点着,噼里啪啦一阵热闹,引得周围一圈的人驻足。

楚逸阳虽生性沉稳,不过放榜时刻还是有一丝紧张,他没让任何人过来,就自己一人在书房练字,直到听到锣鼓声一颗心才放下来。嘴角难以抑制地扬起一抹高兴,从书房中走出去。

小吏见楚逸阳,便贺道:“楚公子,恭喜会元之才!”

“多谢。”楚逸阳抬起手,稍稍叩了叩。

小吏见楚逸阳清俊秀挺,听到这个好消息也没有乐极失态,端的是沉稳有度,可见是前途无量,忍不住笑容满面,谄媚道:“听说楚公子本就解元出身,如今得了会元,若是殿试后再点了状元,可是三元及第,头一个人啊!”

楚逸阳接过小吏文书喜报,颔首笑道:“借小哥吉言。”

楚逸芊早就让管家准备好了二十两一个的封红,几个小吏人人有份,眉开眼笑的离开了。管家又装了一箱喜钱于门口,见者有份地撒钱添个喜头。

李氏正在福安居陪着老夫人等着放榜,听到这个好消息,也难免红了眼眶。这将军夫君和将军儿子她是有的,突然来了个快做状元的儿子,这还是头一遭啊!

老夫人也很高兴,看到儿媳这个样子,轻轻拍了拍李氏激动的有点发抖的手:“阳哥儿争气,你这是做什么?”

又笑呵呵的对众人说:“这月所有人都加两个月的月利,粘粘二少爷喜气。”

这么一说,全府上下都是喜气洋洋的,嫣红带头行礼谢赏:“待少爷得了状元,咱们再喜上加喜!”

李氏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母亲,这再迈一步可就三元及第了,这大周自建朝以来不过两位,像子扬这般年轻的可就头一个呢。”李氏还是笑中带泪:“楚家武将世家,能靠着本事考个进士已是极为不容易,这突然就考了个解元,我真的是没有想到。”说着就又拿帕子擦了擦眼角。

老夫人见儿媳一时难以自抑,只好转个话题:“你可知,嘉林考的如何?”

李氏这才想起来,自己的外甥姚嘉林也是参加了春闱的。不好意思的笑了:“瞧我,光顾着替子扬高兴了,倒是忘了问嘉林考的如何。”一边说一边又差人去问了。

很快便传回来了话,姚嘉林这几个月下了很大的功夫备考,秋闱考了十三名,春闱居然就考了第七名!也会参加殿试,这算是出人头地了。

李氏很替自己妹妹和外甥高兴,虽是继子,可也是姚嘉林的嫡母。李氏又问了,妹妹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本来在春闱放榜时候能来了,只是姚嘉宁身体不适,路上又耽搁了几日,大约三日后能到。

李氏赏了传话的小厮,又派人先给姚嘉林送过去五百两银子,这几日打赏也要费不少钱,还要与其他学子来回宴请,给其他考中的交好的学子买点贺礼什么的,姚李氏还要几日,自己作为姨母自然要先给外甥撑撑场面。

老夫人拿了一对黄玉的麒麟镇纸让李氏带过去,当做贺礼。

楚逸芊听到姚嘉林考了第七名也很开心。毕竟二哥之后要入仕,与父亲和大哥走的不是一条路,若这姚嘉林也能入仕,和二哥有个照应也是极好的。翻箱倒柜的找了一方上好的徽砚给李氏送去了,让人一并带过去。

这边姚嘉林收到将军府的这一堆贺礼有点诧异。

五百两银子,李氏特意让人去钱庄兑换过了。所以现在呈在面前的有一百两是银花生,一百两是三两五两的散银,还有一百两是二十一两的锭子,剩下二百两是五十一张的四张银票。

只是无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