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恨总成欢

离恨总成欢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5章 懂事表哥

楚逸芊自打每天开始给二哥送糖水之后,就少不了隔三差五的给姚嘉林也送一些。这个隔三差五的规律就是,哪天做多了就送。如果哪天做的正好,就不送。没办法,良心制作,食材满满,一不小心就多了。

姚嘉林在开始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总是要谢了又谢,楚逸芊也是不耐其烦,索性有一次就半开玩笑半真相的说明了原因,姚嘉林也就不在拘束了,虽然嘴上不再说感谢,却是记在心里了。

毕竟自己的母亲是继母,跟着继母到姨母家备考已经很是打扰,自己的继妹都没有怎么关心自己,反而这个半路来的便宜表妹经常给自己送点滋补糖水。自己的便宜表哥楚逸阳对自己也很照顾,姚嘉林自幼读书勤勉,这次秋闱他存了志在必得之心,最近更是日日挑灯苦读。

虽然继母不曾苛待自己,但是也亲近不起来,毕竟继母进门的时候他也五六岁了,那时候姚老夫人还在,生怕继室亏待了自己的宝贝孙子,所以一直自己带在身边。

刚进门的姚李氏见婆婆自己带继子也是正中下怀,后来有了姚嘉宁更是一颗心扑在女儿身上。姚老夫人走的时候,姚嘉林都已经十一岁了,早搬去外院住了,这继母继子的更是亲近不起来。对这个继子姚李氏只能说不曾苛刻,中规中矩的根据府里惯例把他养大而已。姚嘉林对姚李氏也是如此,规矩照守,尊敬有加,就是亲厚不起来。

自从姚老夫人走后,姚嘉林就没有收到这样的关心了,哪怕是顺便的。再说了,这楚逸芊送来的糖水真是好吃,听楚逸阳说,过了夏天,楚逸芊就要开始煲滋补汤了。

姚嘉林隐隐地就对秋后的滋补汤有了期待,转念又一想,自己秋闱过后不论中与不中都不能在将军府久住了,又有了几分失落。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姚嘉林虽然与老夫人和李氏交往不多,说来也只是问安时候才打照面。可姚嘉林却是由衷的敬重她们。老夫人自不必说,对晚辈的宠爱都是真心实意,就算他是外人,也短不了接到老夫人送来的时兴果子,甚至在给楚逸阳做衣服的时候,都特意让人来给他量了身子。姚嘉林由不得就想起自己故去的祖母。

姨母李氏举手投足的大家风范,对自己这个身份略尴尬的外甥也是无差别的对待,这是连姚李氏都不曾给过的。

少年时期正是敏感,很多时候不需要格外关照,只要无差别对待就能让自己偶尔自卑和不安的心踏实下来。

至于那楚逸阳兄妹,姚嘉林更是愿意一心结交。

喝了杯茶平复了下心情,姚嘉林想唯有好好读书,出人头地,才能离开大同府,也好为自己争一个前程。

姚嘉林揉了揉发酸的手腕,唤了门口立着的千风进来给他研墨,打算继续钻研策论。

这时思勤进来通传说姚家小姐来了。千风是姚嘉林的随身书童,思勤思勉则是那日进府时李氏拨过来的。

姚嘉林听说自己的继妹来了,便放下刚提起的笔,微不可闻的叹口气淡淡的道:“让她进来吧。”

姚嘉宁进来行了个不情不愿的礼,来不及等继兄出声便又站了起来,走到姚嘉林书桌前随手翻动了两下:“哥,你怎么还在看这些?去年不是看过了么?”

姚嘉林蹙了下眉,还不及回答,就听继妹继续说了:“哥,别看了,也陪我出府去走走吧。”

这倒是奇了,这个妹妹长了这么大,从未提出过这种要求。姚嘉林想了下说:“大考在即,怕是为兄不能陪你去了。再说,京城为兄是头回来,也是不熟的。妹妹若是闷了,何不去请楚家大小姐陪你走走?”

“请她带我出去?她哪有那么好心!她要是肯,我何必来找你!”姚嘉宁脱口而出。

姚嘉林眉头皱的更紧了:“妹妹何出此言?为兄虽在前院,但日日请安也能见到楚大小姐,她为人磊落,又开明直爽,我们在将军府上叨扰已是受人恩惠,妹妹也已年过十二不是小孩子了,万不可再口无遮拦。”

姚嘉宁听姚嘉林这么一说就恼了,狠狠的将手里的书摔在桌上:“你怎么和我那个不争气的娘一样!是不是也喝了她几碗迷魂汤就不认得自己是谁了!姚嘉林,你就我这么一个妹妹,怎么能向着外人说话!”

姚嘉林按下心中烦躁,无奈的从姚嘉宁手中接过被揉的卷了边的书,轻轻的抚平后递给千风:“嘉宁,你今日前来到底所谓何事?”

姚嘉宁看自家哥哥不吃自己胡搅蛮缠那一套,又羞又怒:“豫郡王府给将军府递了帖子,邀请姨母带表哥表姐还有两个表妹去郡王府参加赏荷宴,我刚刚和母亲说,让她与姨母说说带我也去,母亲说她不好提。怎么就不好提了?我看她是不敢提!”说着声音就尖锐了起来。

过了半晌,姚嘉林开口道:“母亲是你的亲生母亲,平日视你为掌珠。你就这样孝敬母亲?你回去吧,母亲说的对,这件事我们不好提。”看着姚嘉宁又打算开始胡言乱语,姚嘉林继续道:“如若你不知为何不好提,那我便告诉你。如若你还想我帮忙让二表哥出面相助好带你去做客,那便罢了。”

姚嘉宁没想到姚嘉林这么就戳破了她的心思,一时愣住了,问道:“为何不好提?”

“我们在将军府本身就是做客,哪有带着客人去做客的道理?此为其一。”姚嘉林转身坐下,继续道:“京城不比大同府,勋贵世家不是大同府上那些员外豪绅,明里其乐融融,实则暗潮汹涌,你知那郡王府请姨母是做客还是做何?若是有其他事相商,岂不还要专门安置于你?此为其二。郡王府设了赏荷宴,必定不单单只请将军府一家,京中权贵众多,关系错综复杂。能去王府赏荷的必然都是贵人,若你冲撞了贵人,这又如何是好?此为其三。”

千风早已备好了茶,姚嘉林润了润嗓子,抬眼看姚嘉宁:“你回去吧。日后排揎楚大小姐的话不可再说。”

姚嘉宁对这个哥哥到底是怕几分的,见他不肯为自己出面,满肚子怨气却也不敢继续造作,气哄哄的掀开帘子,冲了出去。却看到楚逸芊的二等丫鬟青枝在门口等着,手里拎着食盒。她愤懑的瞪了青枝一眼,扭头走了。

只是无双

作家的话
表哥是个好表哥,奈何表妹不成器。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