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道迹

第23章 加冕前夕

道尘脑袋一震,感觉一股热流充斥脑浆,随后归于平静,好似什么也没发生一般。

“谨记我说的话……”

伴随着声音再度传来,道尘晕乎乎的脑袋也清醒了些,赶紧问:“你说你是我的未来,是什么意思?”

黑暗空间一片寂静,那道声音仿佛消失一般,不得回应。

与此同时,外界的博温天与许老二人看着摸完书后昏迷的道尘,心中不知所措。

他们根据古籍的记载,让道尘去翻那本书,然而翻开书后的结果如何,他们就不得而知了。现在道尘昏迷,他们不知此现象是异常还是正常,担心道尘安危想去唤醒,却又怕妨碍了传承酿成大祸,使万年等待才有的希望再次化为泡影。

正当他们心里着急,不知所措时,屋子忽然颤了颤,其中无穷剑气疯狂涌动,然后向昏迷的道尘飞去。

他们惊骇无比,想动弹身子却发现动弹不得,那些剑气散发出的剑意牢牢压迫着他们,使他们无可奈何。

不一会,屋子里的绝世剑气悉数涌进道尘体内,在他额头上聚成一枚剑印,使之显得更而非凡。

屋子重复归于平常,只是里面锋利恐怖的剑气消失不见了。

博温天二人,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渍,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向道尘走去。

………

“头好痛!”

道尘缓缓睁开眼睛,揉了揉脑袋。

“道尘大人,你醒啦!啦啦啦啦!大人醒啦!”

只见一枚硕大的脑袋突然横在了他面前,随后手舞足蹈欢天喜地向外跑去。

道尘瞳孔先是一缩,然后愣住了:“哪来的憨货!”,这货属实把他吓了一跳。

他坐起身来,环视四周,只见周围金碧辉煌,金毯银垫宝石明珠数不胜数,装饰其间。甚至偶尔间传来阵阵鸟鸣花香,更有彩虹不时闪烁,俨然天堂人间。

“小友醒来,我等探望来迟,望小友赎罪!”

道尘还沉浸在这屋内美景时,忽然九道身影出现,他们单膝下跪,面容苍老,但精气神十足,如今更有兴奋激动之情闪烁在他们脸上。

“老…老前辈……你们快快请起,这是要折了我的寿啊!”

道尘看到面前九位看起来比他爷爷还老的人对他行如此大礼,不由神色慌乱,连忙从床上跳下,去扶离他最近的博温天。

“我等行礼理所应当,小友不必慌乱,如今小友还未加冕,我等只能行单膝礼,还望小友理解!”

博温天抬头看着扶他的道尘,神情略有激动。

“理解!理解!你们快快请起!”

道尘快速说到。

“是!”

道尘看着眼前九位宛如孩童的老头,不由无语道:“老前辈,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他原先只是答应博温天加入帝神堂,哪想到会是这么兴师众动,他至今都很懵逼,不知道博温天到底再让他干什么。

“你是我们帝神堂等了一万年的帝子,整个帝神堂因你而存在,因帝子而存在!”

博温天神情激动,声音雷动。

“我是帝子?”

道尘疑惑。他从小在听木村落长大,说他木匠他承认,但他什么时候成帝子了?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绝无可能!据帝神堂古籍记载,只有帝子可以打开祖屋里的那本书,只有帝子修炼时常常引动天地灵气混乱,也只有帝子可以无视祖屋里的剑气,更是只有帝子额头上才有剑印标记!而小友额头上就有剑印!”

九位中的一位老者,神色肯定的说到。

这位老者身穿白衣,皮肤很白,头发即长又白,胡子亦是长而白。

远远望去,仿佛雪人一般。

“剑印?”

道尘眨了眨眼睛,伸手向额头抹去,却发现跟原先一样,并无不妥,随后他四处张望,又走到屋内镜台旁,定睛看去,却发现一枚银色剑印浮在额头。

“跟刚才的事有关?”

他先是诧异了下,随后想到他翻开书昏迷中发生的神奇一幕,自然而然想通了。

“莫非我真的是帝神堂的帝子?”

道尘眼睛一亮,默默想到:“也好!帝神堂势力强大,有助于我成势!”

“何时加冕?”

道尘呼了一口气,正了正自己的心态,撇头正声道。

他在遇到余陌声之前,只是一个平凡家庭的孩子,爷爷是木匠,父亲是木匠,母亲是裁缝,唯一的特点恐怕就是他比较机灵聪明了。

然而碰到余陌声之后,他整个的人生轨迹都改变了,对于原先道尘家根本遇不见的人和事,如今却接踵而来。

家庭破碎,亲人惨死,只身带着老咪行走在危险密布的泽岭山脉,大能传功,穿梭宇宙,面对炎古这等强者的绝望,这一桩桩一件件,早就使得道尘心智蜕变,日趋成熟,使得他有了自己的人生观和世界观。

当然,这只是影响他的外因。

而余陌声对他的教导则是最重要的内因,如果本身没有知识储备,受到再多的刺激也只是会变疯,而不是变成熟。

余陌声教他各种知识,给他讲述修真界的常识,教他人生道理,道尘以前对这些似懂非懂,但是现在他有些明白了。

最起码他知道了,想要在这个残酷的世界好好生存,他必须要变强!

神堂九老听后眼前一亮,激动道:“明天!”

“好,越快越好,辛苦各位前辈了!”

说完道尘走到床边,身体一松,又睡了过去。

神堂九老见此,各自行礼退走,准备明日加冕仪式去了。

他们的事情很多,要把各地的力量尽数收回,然后重新洗牌。

毕竟,帝神堂以前是隐世势力,如今要出世,就必须重新调整帝神堂的结构。

帝神堂,将有一场大变动!

对于外界来说,道尘只是帝神堂的少帝,但对于神堂九老,道尘是凌驾于帝神堂的帝子。

帝子之事只有帝神堂高层才知晓,而中下层的人员不知晓,他们只知道帝神堂有了一位少帝。

少帝是未来堂主的继承者,现在是少帝就意味着未来是堂主,所以他们十分清楚这次势力洗牌的重要性。

甚至得到消息的某些人都在尽力积蓄力量,等待明天博弈。

更有甚者,他们都在往神堂九老那里疏通关系,以求获得最大的优势。

大王天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