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最强神射

第4章 起家(二)

“射虎郎,听说你这里有好酒,给我来一坛!”

“什么……哦,的确,这是我们曹家不外传的秘方所制成的酒。七文钱一坛,保你喝爽!”

曹性一脸笑意的拿着一个酒坛,递到一个彪形大汉的身前,那个彪形大汉长得五大三粗,浑身上下全是汗水,一看就是刚刚做完短工回来。

然而当那个彪形大汉接过酒坛子来掂量了一下之后,整个人虎目喷张,看着曹性,沉声呵斥道:“我说你这个小娃儿,怎如此不厚道,才这么一点酒,竟然要卖七文钱。”

彪形大汉此言一出,站在后面围观的人一个个都是点了点头,随后响起一片又一片的嘈杂之声,反正说的内容就和彪形大汉所说的相同,这么一小坛子酒竟然要卖七文钱。

面对大家的吵嚷之声,站在曹性一旁的奉云则是双手举起,示意大家先不要吵,然而曹性却只是站在一旁微笑不语。

的确,并州乃苦寒之地,但是民风剽悍,人人尚武,对于喝酒这一件事也的确不含糊,因此在酒楼中多有好酒出售,不过那些酒差不多每十斤才要七文钱,然而曹性的这个酒坛子加起来,也就只有个十斤,除去酒坛子重量的三斤,也就说曹性将他酒的价格提到了一文钱一斤的地步。这着实有些贵了,故而还引得这些人的不满。

待到大家的声音小了一点之后,曹性才拿了一个酒壶,倒了一碗酒,递到了这名彪形大汉的胸前,只听曹性说道:“这位大叔,我看你身强力壮,虎背熊腰,相信酒量一定很好吧,敢问你以前买十斤酒回去能喝多久!”

听着曹性在明里暗里的夸自己酒量好,那名大汉也是昂起了脑袋,脸上露出了一丝自豪的神色,丝毫不谦虚的说道:“不多,我每日最多喝一个六斤,十斤的酒在我家里,放不过两日的时间!”

看着大汉那自信满满的神色,曹性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他直接将那一碗装满了酒的碗,递到了大汉的身前。

“这里面差不多有一两酒,还请大叔品尝一二!”

“呵呵,小子,我怕你是想考验一下我的酒量,好,今日我就给大家露一手!”

壮汉自信满满的接过了酒碗,随后当着大伙儿的面准备一饮而尽,众人都觉得,以这名彪形大汉的身体素质,想要将这一碗酒一饮而尽,那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然而却未曾料到,这名大汉灌酒的速度一开始很快,但是喝着喝着,酒碗逐渐举到空中,再也无法往下灌了。

而那名彪形大汉的神色也跟着变了,由一开始的自信,变得胀红一片,最后竟然有一些发紫的感觉,彪形大汉下一刻直接放下了碗,脸上皱起了眉头,憋在口中的那一口酒,差一点没有一口吐出。

众人皆是惊叹不已,往碗中望去,此刻还差不多剩下2/3。

那名大汉擦了擦嘴丈红了眼,看着曹性似乎不知道怎么开口,然而曹性并不准备为难这名壮汉,他看了看众人笑着说道。

“各位,或许你们平时所饮的酒,只是一种很淡的米酒,但我们所出售的这种酒可是正宗的烈酒,刚才这位大叔也证明了,想要一口气将我这一碗酒喝完并不容易,我所出售的这些酒水,主要拿来给大家下饭用,当然此酒甚烈,大家饮用之时还请多加注意!”

看着那名壮汉的表情,再加上曹性那自信的言语,众人一开始有些狐疑,不过很快就有一个年轻人走到了曹性的摊位前,啪的一下将七文钱放在了桌子上,最后直接拿起一个酒壶走到一边,就准备开始狂饮。

那名青年只是打开酒壶,抿了那么一小口,就感觉有一些上脸,但是脸上充满了惬意之说,看到这里围观的人群无不惊叹,纷纷跑到曹性的摊位前向他购酒。

就这样今日的事情加上昨日的宣传,曹性的酒逐渐打开了市场,直到黄昏时分,曹性所带出来的100个小毯子酒全部卖完了。

回去的路上,陈虎推着车,而曹性和奉云则是走在前面,奉云看着手中那一串又一串的五铢钱,整个人的脸都快要笑烂了,这里可有整整700文五铢钱啊,说实话,他从小到大似乎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怎能不眉开眼笑。

“曹性,我们这回是彻底的发了,我刚才粗略的计算了一下,制作那些酒的成本,以及购买探子所除去的钱,不过才200文而已,也就是说我们这一天,竟赚了整整500文钱啊!”

一听到这里,就连后面正在推车的陈虎,也是露出了憨厚的笑声。

曹性望着他的两位兄弟也是笑了笑,不过他的笑容倒是没有这么兴奋,因为在他的心里已经有一个宏伟的计划,这只是一个开端。

曹性的这种烈酒已经完全打开了市场,第二天之时,曹性他们三兄弟又推了100坛子酒出去售卖,这一日还没有到黄昏时分,烈酒便已经被销售一空。

销售的酒越多,曹性他们这种烈酒的名声,也将传得更广,很快整个边云县都知道了,曹性他手中有这种烈酒出售,并且这种烈酒的口感极好,镜头极大,很符合并州男儿彪悍的雄风,故而每日前来购买的人可谓趋之若鹜。

这一天曹性他们三兄弟继续拿了100坛子酒出来售卖,摊位才刚刚摆好,立马就有一群人如流水一般涌了过来,嚷嚷着要买曹性手上的酒水。

曹性让陈虎去组织好秩序,让众人的秩序不要显得太乱,而他则是将一坛子一又一坛子的酒卖出,奉云则负责收钱。

在曹性的维持下,秩序逐渐的变好,只是好了不到半刻钟的时间,人群突然又嘈杂了起来,只听在这群人的身后传来了一个粗壮的声音。

“让开让开!”三五个家丁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挤出了一条道路,一个长着八字胡的中年人,漫步走到了曹性的摊位前。

看着这名长了八字胡的中年人,旁边本来兴致勃勃的购酒客,一个个都是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似乎很畏惧这个八字胡的中年人。

“你就是曹性是吧?你这里的酒给我来十坛子!”八字胡的中年人,一来就开口对曹性说道。

曹性的眼睛眯了眯,而旁边的奉云,则赶紧到曹性的耳边小声说道:“这个家伙是秦老爷的管家,大家都叫他胡三!”

奉云这么一说,曹性立马明白了过来,所谓的秦老爷,其实也就是边云县城前任县尉,在边缘线多有威名,所以大家都得尊称他一声秦爷,家中有多有资产,据说退休下来之后,整日呆在家中无所事事,只喜欢饮酒为乐。

前些日子正好接触到曹性所制作的烈酒,一开始还有些喝不惯,但细细品味他觉得曹性的这种酒,那才叫真正的酒,因此他不再喝那种米酒,而是开始购买曹性所制造的烈酒。

这个秦爷也是一个嗜酒如命的狂徒,并且酒量极好,每日喝一坛都觉得不够,因此今日派出他的管家带着家丁前来购买。

曹性看着这个胡三笑了笑说道:“原来是胡三爷大驾光临啊,不过很遗憾,我们这种小坛子酒,每日每人只限购一台,多余的不卖,不然其他人根本喝不上酒啊!”

胡三听见曹性叫他胡三爷,心中很是受用,但一听见曹性后面的话顿时就有些不爽了,他往前走了一步,一脸威严的看着曹性,似乎在警告曹性不给他面子,就是不给秦爷面子,到时候有曹性的好果子吃。

不过还不等这个胡三说话,曹性就抢先一步,直接从车架子下面抱出了一个更大的酒坛子放在了桌上,一脸笑意的看着胡三说道。

“不过对于胡三爷这种贵人,我们另有准备,这是我精心所准备的烈酒,纯度比那些小坛子的酒还要烈上几分,并且这一坛子有足足20斤,不过这售价嘛,就有些贵了!”

曹性这么一说,倒是引起了胡三的兴趣,胡三一脸狐疑的看了曹性一眼说道:“这酒坛子里面的酒,究竟有没有20斤,我自然会去秤,相信你也不敢骗我,但是你所说这酒,和其他坛子中的酒不一样,那又是为何!”

曹性也不多言,直接打开酒坛立马香味扑鼻,他舀了一小碗递到了胡三的面前,请胡三品尝,胡三也没有拒绝,接过酒碗就一咕噜灌了下去,结果喝下之后面色大变。

胡三带来的那些下人看见胡三的脸色变化,一个个都是吓了一跳,以为胡三身中剧毒,非要找曹性讨说法,然而也就在这时胡三吐出了一口浊气,脸上露出了一丝惬意之色。

“这酒的烈性,似乎比之前的酒,的确要烈上几分啊!”胡三的脸上直接露出了大喜之色,他伸手就要去抓那个巨大的酒坛子,然而坛子,却被曹性一下子按住了。

曹性一脸笑意的看着胡三,淡淡的说道:“胡三爷,我刚刚不是说了吗?我这一坛子酒,比之前的酒都要烈上许多,并且分量也很足够,相信可以让秦爷喝一个够,但在价格方面嘛,就要贵一些了,这一坛子酒40文钱!”

“呵呵,你这少年郎倒是挺会做生意的,好,40文钱就40文钱给他,只要秦爷喜欢,下一次我还在你这里购买,记得多准备一些这种酒!”

胡三一招手,立马有两个家丁上来将钱双手奉上,随后又有几个人,抬着这20多斤的大酒,缓缓的向远处走去。

没过多久,曹性手中的酒水又被销售一空。

在回去的路上,陈虎倒是没有多大的表现,依然是老实巴交的推着车,但是奉云就有所不同了,他看着曹性的眼神充满了惊讶,充满了不可置信,甚至他都未曾料到,今日本以为胡三来买酒,要么是欺横霸市直接买走一大堆,要么就是和曹性他们闹翻,却未曾料到曹性,还准备了这么一手,轻松的化解了今日的局面,并且看曹性的样子,似乎还是早有准备的那种,这不得不让人佩服。

“曹性,我觉得你变了!”奉云看着曹性说的。

“哦,是吗,我怎么没感觉呢!”

然而奉云却是坚定的点了点头说道:“自从你那次无缘无故的晕倒,醒来之后你整个人就变了,我感觉你变得更加深沉,更加精明了!”

曹性的心中有些无奈,他这两个兄弟陈虎倒是还好对付一些,老实巴交的,不会有什么多的想法,但是这个奉云却是鬼精鬼精的,有些不好对付,曹性不想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结,若是说多的话,搞不好还会露馅,所以他随便打了一个哈哈,便遮掩过去了。

就这样曹性每日都是为那些达官贵人准备了差不多五坛子的烈酒,这种烈酒的浓度大概在五十度左右,这要比一般的蒸馏酒高上一点,并且曹性也觉得五十度左右的烈酒,那是口感最好的时候,所以他也不准备再往上加了,若是想要将这种酒发扬得更好,那么就只能不断的提高精度。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的时间。

这一天曹性他们三兄弟没有出去卖酒,曹性手中拿着一张纸,看上去有一些蜡黄,曹性按照纸上面所书写的地址,在这座边云县城中不断的走着,而陈虎和奉云两人则是跟在了他的身后。

陈虎和奉云一开始有些不知,所以知道曹性要干什么,但是当曹性推开一间大门,偌大的院子中,三座房子摆在那里。

奉云和陈虎两人皆是张大了嘴巴,脸上充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曹大哥,这座房子挺大的啊,有整整三间屋子,后面好像还有一个仓库啊!”陈虎看着眼前座座大房子,四周围墙圈起来的占地面积,差不多就有七八十左右,比他们以前所做的那个木屋,不知大了多少倍。

而奉云则是看着曹性直接打了一个激灵说的:“曹性,莫非你手中拿的那张纸,就是这座房子的地契?”

锋戾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