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最强神射

第16章 出事(一)

“秦爷,在下有个不情之情,因为我现在正在学习读书写字,只是苦于一直没有书籍借阅,还望秦爷能够借我一本书籍,以供我阅读,晚辈感激不尽!”

在三国这个读书并不普及的时代,能够得到书读都是一种奢侈,更不要说家中有藏书了,有藏书的家庭,那真的是非富即贵,想不到秦爷他这里,竟然还摆着一摞书架上面的书,粗略的看了一眼,都有几十本。

有如此机会,即便是厚着脸皮,曹性也要争取一下。

秦爷笑了笑,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淡然的点了点头,指着书架上面的书说道:“没想到曹贤侄还如此喜欢读书之事。既然如此,贤侄你看看你喜欢哪几本吧,我这里的书随便供你借阅!”

既然秦爷如此慷慨,曹性也不矫情,他直接将眼神望向了书架,从上面看下来,最高层摆放的书籍大概也就是中庸,论语,战国策,老子等等书籍,不过看到这些书籍,曹性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弧度,他没有理会这些书籍,而是继续往下看。

当曹性的眼神移到书架的中间之时,它的眼神定格在了某本书之上,他只是略一犹豫,伸手取下了那本书,拍了拍上面的灰尘,对秦爷抱了抱拳。很显然曹性的意思就是要这本书。

秦爷有些诧异的看了曹性一眼,他指了指书架说道:“贤侄,你要识文段字,只靠一本书恐怕不行,要不多借几本。这算我对你那些美味佳肴的答谢!”

然而曹性却是笑着摇了摇头回答道:“有这一本,足矣!”

胡三将曹性送出了府邸之后,跑回来,看着秦爷时刻还在遥望府中的大门,他忍不住小跑过去,看着秦爷问道:“老爷,不知道那小子所要的是和书啊!”

秦爷看了一眼胡三,随后说道:“孙子兵法!”

胡三眨巴着眼睛望着秦爷,似乎还有些不明就里,然而秦爷却是摸着他的花白胡须,边走边说道:“本来我以为曹性,也就只是一个有一点小眼光的商人罢了,然而,照现在看来,他之前的拒绝似乎没那么简单,在他心中或许想得更多!少年心机城府挺深的啊,哈哈哈!”

回到家中之后,曹性淡淡的翻开了孙子兵法的第一页,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曹性细细的品味每一个字,体会当年孙武写这本书知识的精髓,他并不急如今,不过才中平三年底,离这个乱世的开端还有一段时间,他曹性并非天赋绝高之人,任何事情只能循序渐进,而不能一蹴而就。

第二天清晨,曹性和陈虎两人站在场地中央,曹性右手放于身前,左手放于胸前,做好了格斗式的准备,陈虎一脸狐疑的看了曹性一眼,但还是没有多问,直接大喝一声,举着拳头就向曹性砸过来。

然而面对陈虎的来势汹汹,曹性并没有丝毫慌张,轻轻侧身一躲便轻而易举的闪开,随后他立起了一支脚,颇有一种金鸡独立的味道,直接一拳就打到了陈虎的后脑勺之上。

吃痛之下,陈虎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豁然转身,全力以赴,他的两双拳头不断的如雨点般落下,而曹性面对陈虎的这一双拳头,没有选择硬接,而是选择不停的闪躲,虽然也偶有拳头会砸到曹性的身上,但毕竟是少数,所以曹性还是可以承受。

两人打斗了约半刻钟的时间,都是气喘吁吁的站在原地看着对方,无法再前进分毫。

最终还是陈虎喘着粗气,对曹性摆了摆手说道:“大哥,我不打了,不打了,你说要让我来试验一下,你的拳法是否有实战性,我打了半天,就只有几拳落在你的身上,而你就是不停的闪躲,寻找我的空档,时不时在我的背后来一拳,或者是在我的屁股上踢一脚,你要我怎么打啊!”

陈虎是一个急性子的人,一旦遇到他没辙的事情,就会表现出万分无奈,不过看到这里曹性却是笑了。

他刚才所用的大多数都是现代搏击中的招式,遥想当年看的拳坛比赛,那些拳王与对方对打并不是一味的硬拼,他们的闪躲技巧出神入化,就算是站在对方的前面,让对方打,对方却是始终一拳都无法打到他们的身上,这才是高手。

曹性所用出的拳法中,有八极拳的影子,有泰拳的影子,虽说如今还是没有将陈虎打倒在地,但是曹性也知道原因,陈虎这个家伙不仅力大如牛,更重要的是皮糙肉厚,攻击高防御也高,完全就是一个人肉坦克,想要将其彻底的击倒,恐怕没有这么容易,以后更要勤学苦练,方能有成果。

不过今日到此,曹性觉得已经很满意了,至少证明他的理论在实践中,还是可以用的出的,只要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训练,它终究会自成一家。

“大哥,我打不到你,但是你也没有把我打败,我看就算平手吧,我准备去巡逻了!”陈虎喘了两口气,似乎不想在此久留,于是乎准备溜之大吉。

曹性则是笑了笑,这下陈虎就是不想让自己落败,才这么说的,不过也就在这时,整个大院的房门,突然啪的一下就被撞开了,陈虎一个激灵,马上举起了手中的棍子,对那个方向怒目而视。

“谁!”

而曹性也是不禁皱起了眉头,没有经过他人同意,善闯别人的驻地,这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更不要说是古代这个重视礼法的地方了。

不过当看清楚闯进来的人之后,曹性和陈虎两人皆是对视了一眼,随后马上向去将其扶住,因为闯进来的人不是别人,居然是刘弯,此刻刘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看上去是一路跑过来的。

陈虎马上打了一碗水,端到刘弯的面前,想让他服下之后慢慢说,然而刘弯却是一把就推开了谁,一脸紧张的看着曹性:“东家,出事了!”

刘弯是一个做事比较稳当的人,所以曹性才能放心的将寒天酒楼托付于他,然而今日他的神情都如此惊恐,看起来真的是遇到了大事。

曹性立马去书房中换了一件衣服,而陈虎则马上找了三五个人,全部手持棍棒,之后曹性就在刘弯的带领下,一路飞奔来到了寒天酒楼,然而此刻寒天酒楼,早就里三层外三层地,被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曹性等人费力的从人群中挤了进去,走进了寒天酒楼,然而里面却是传来了一片大哭之声。

周围的桌椅,以及桌子上的饭菜,全部被摔得粉碎,地上一片狼藉,而在某个地方,有三个人围着一个倒下的人嚎啕大哭。

“四弟,你死的好惨啊,这些人为何心是如此歹毒,你不就是想多喝两口烈酒,为何他们要毒害于你啊!”

“我们皆是苦命之人,为何苍天对我们不公,每日如此辛苦奔波,到头来居然还要受人算计!”

“我们是兄弟,处处与人为善,为何还要遭到小人算计!”

看着他们三个在那里哭爹喊娘的好好大哭,再加上地上那个已经死去的人,周围的人皆是指指点点的议论纷纷,有人表示同情,有人表示不忍,但是当他们看见曹性之后,都没有再说话,直接把脸别过去,像是没有看到似的。

而在这个过程中曹性也弄明白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刘弯告诉曹性,今日本来经营的好好的,突然有四个人走了,进来看那四个人的穿着,应该是在外面做短工之人。

当时的刘弯正在算账,他让伙计去接待一下那四个人,那四个人看起来也就是平民百姓,似乎还挺好说话的,他让小二上了两坛子烈酒,还有一些小菜。

四个人都吃得有说有笑的,不过在这四个人中似乎有一个人特别好酒,喝了一碗又一碗,而其他三个人只是吃菜,刘弯还听到那三个人在笑骂,另外一个人说他就是一个好酒之徒,放着一桌子的好菜不吃偏去喝酒。

结果那个饮酒之人根本不理会他们的言语,自顾自的狂饮,结果一坛子酒下肚之后,刚刚准备开启第二坛子的酒,他却突然口吐白沫趴在了桌上,本来众人都以为他只是因为喝酒过度,所以昏迷了过去,但是过了半晌终于发现没对,当那三个人再去探他的鼻息之时,发现他的鼻息竟然全无。

一个人已经没有进出的气息了,那么说明这个人似乎死了,由此出现了眼前的一幕。

出了这样子的事,按照后世的办案程序来说,应该是马上将那两坛子酒交到官府,让法医来鉴定,里面究竟是不是有什么有毒物质,然而在这个世界,似乎根本不可能啊。

曹性的脑袋有些疼,不过他知道他作为这里的老板,现在应该做的就是赶紧安抚好那三个人的情绪,曹性走过去,拍了拍一人的肩膀,然而那人回头看清楚他的模样之时,却是突然爆发,直接跳起来,抓住曹性的衣领不断的摇晃。

“你还我四弟命来!”

锋戾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