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玄昭冥风灵传

第149章 殊不知,喜何味

祁连城馆舍内。

昭千璃坐在窗前的梳妆台后面,游离地看着面前的那面铜镜。

昭千璃美瞳里,没有映出任何东西,眼神游离而平静,貌似有些失神。

长孙无月依旧穿着嫁衣,明显是刚梳妆打扮过的,让站在昭千璃身后,芊芊玉手中拿着一把木梳。小心翼翼,生怕弄疼了昭千璃似的,给她梳理披在脑后,近乎触地的银发。

蕙华站在一旁已经许久,她从头到尾目睹了长孙无月为昭千璃梳头。青衣隔禁令之一:阁主长发,触必死!

不说外人,阁内自己人,昭千璃也不心慈手软,但长孙无月足足给昭千璃梳了一炷香但头发。

昭千璃也就这么坐着,虽然看得出一开始但眼神有些抵触,但却也没说什么,现在还有些失神。

看了眼时间,长孙无月有些不舍的把梳子放下,昭千璃的头发虽然长,发量还很多,但一梳到底,十分柔顺,令人艳羡。

长孙无月把手抚在昭千璃双肩上,俯下身看着铜镜中,昭千璃的脸庞,问道:“你待会,与我进宫吗?按规矩,我得先进宫面圣后才回陵叶那参加摆婚宴。”

昭千璃游离的眼神凝滞了些,没有说话,长孙无月轻笑:“忘了你不喜欢这些麻烦的东西,你能来,我已经很开心了,那你一会先去陵叶哪里等我吧。”

良久,昭千璃才僵硬地点了个头。

长孙无月同样点头回应,道:“时辰要到了,我先去准备准备。”

长孙无月深深地看了一眼昭千璃才提着裙摆离开房间。

蕙华看了看门外没有什么人,长孙无月的身影远去,她立马就跑到昭千璃跟前,趴在梳妆台上,挡在昭千璃和铜镜之间,直接的看着昭千璃的脸庞。

昭千璃刚才的目光还是比较平静柔和,还略有些游离茫然的,但好像长孙无月一走,她的双眸又变得漠然冰冷起来。

蕙华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阁主,你你你,给别人摸你头发了!?你认识长孙无月吗?”

昭千璃淡漠地瞥了一眼蕙华,不语。

蕙华问:“你认识昭千璃吗?”

“……”

“那你,是昭千璃吗?”

“不是。”昭千目光凝滞了一秒,冰冷肯定地,直接否定了蕙华的问题。

不是,不是,她不是……

蕙华狐疑道:“不是吗?那为什么长孙无月和她男人都叫你昭千璃呀?”

“她说男人”。这叫法,果真是蕙华。

昭千璃目光一凛,蕙华只觉得瞳仁像被针扎了一般,一阵刺痛传来,坐在地上都险些倒地。

她知道,昭千璃怒了。

昭千璃冷冰冰地道:“这个名字,不准再提!”

蕙华的眼睛好不容易睁开了一条线,连忙正经地点头之头说道:“是是是,记住了。”

收回目光,昭千璃转视向窗外。

蕙华心有余悸地看着昭千璃,虽然知道昭千璃是真怒了,但她也明白,昭千璃必定是心虚了。

气氛尴尬,良久,蕙华缓缓站起,试探着进入一个话题,缓解缓解气氛。她道:“阁主,我想问一下,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都去哪了?”

这时间,就是她一个人护送长孙无月一路到祁连城外的那几天。

半晌,就在蕙华以为昭千璃不会回答她这个问题是,耳边忽然传来一道悠悠的女声。

“一座城。”

“一座城?那座城?去干嘛?”蕙华问道。

昭千璃狭长的睫毛眨了两下,答非所问道:“什么都没有。”

蕙华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都没有,那您去干嘛?”

昭千璃凝望着床位蓝天,问:“我让你查的,风行城,竹岚茶庄里,所有信心查到了吗?”

蕙华有些尴尬道:“这个...我这几天都没时间你知道的,不过我传信给了若华了,办事您放心,鸡毛蒜皮都都不会放过。不过……算算时间,她早该到了呀!不过路上出岔子吧?应该不会。”

蕙华自言自语着,昭千璃瞑目养神,不再理会。

片刻,馆舍内逐渐变得安静,长孙无月已经在去皇宫的路上了。昭千璃悄然睁开双眸,银灿灿的双眸中闪亮着润泽的光彩。

她缓缓起身,像外走去。

“唉!等等我呀。”

——

悠然地走在街上,即便昭千璃并不在意,但她永远是最显眼,最引人注目的。

望着街上的石板路悠悠地走着,忽然,她停下脚步缓缓抬起头,目光被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小孩所吸引。那小孩手里拿着冰糖葫芦,美滋滋的吃着,简直不亦乐乎。

冰糖葫芦?

她好像吃过,以前,她好像很喜欢。

可是现在看着,为什么自己内心毫无波澜?断情,连对食物的喜爱都不能有了吗?

望着那只剩下一半的冰糖葫芦,昭千璃有些失神。心中永远都是平静的,除了那一声“千璃”使她心中略微有些波澜以外,三年来都是如此。

如果喜欢一种食物,那看到它时,应该是垂涎三尺,心中回味着那食物的味道,迫不及待地想往嘴边送。可昭千璃完全没有这种感觉。

蕙华跟在昭千璃身后,不知道昭千璃的心理变化,不知道她在思考什么,只是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也瞧见了那小孩手上的糖葫芦。

蕙华凑到昭千璃旁边,问:“阁主,你也想吃糖葫芦?”

昭千璃目光还在那冰糖葫芦上逗留了片刻才收回,似是得到昭千璃的肯定,蕙华嫣然一笑,指着街道的另一头说:“阁主你看,哪里也有卖冰糖葫芦的我们去买一串好不好?”

昭千璃眼神淡然,没有反驳,也没有答应,却硬是被蕙华往那边推去了。

蕙华买了一串冰糖葫芦,欣然地在昭千璃双眸前晃了两下,调侃地道:“阁主,听说这家的糖葫芦特别好吃,没想到你也喜欢吃这玩意。”

喜欢?

“不喜欢。”昭千璃冰冷地道。

蕙华脸色微微一变:“啊?不喜欢?那你……噢!口是心非!您就拿着吧。”

蕙华一把将冰糖葫芦塞在了昭千璃手里,昭千璃拿着冰糖葫芦愣了愣,她以前喜欢过,现在却不喜欢,也不厌恶。心中没有所喜之物,真的很难受。

昭千璃拿着糖葫芦,在嘴边细细端详,片刻才往嘴边送。

味道酸甜,但酸略胜一筹,本该是她喜欢的味道,心中却没有丝毫雀跃。

蕙华期待地看着昭千璃吃下去,迫不及待地问:“好吃吗?”

一口下腹,昭千璃凝视着糖葫芦,淡淡地道:“没味道。”

“啊?怎么会?”

昭千璃轻轻摇了摇头,是她的问题,有味道,去波动不了她心中的止水。

“隔着!蕙华!”

一道靓丽的女声传开,昭千璃仿佛不在意来着是谁,继续端详着手中的糖葫芦,而蕙华就就不同了。她一听就知道来者何人,忙闻声看去。

“若华!”

来人是青衣阁的若华。

若华相貌青秀,穿衣服饰和若华的差不多,但相对来说有明显的朴素,腰间没有像蕙华一样佩戴玉佩,一头黑发用个青色的发带就扎好了。

若华一路小跑,速度极快地来到昭千璃面前,双手捻兰花指交叉于胸前向昭千璃屈膝行礼。相比蕙华的随性,若华严板得多了。

蕙华问:“你怎么来这么慢呀?我还以为你路上出了什么事呢。”

若华对蕙华歉然一笑,转视昭千璃,道:“路上确实出了些事情,我查到黑龙会的人有些蠢蠢欲动,好像正在往这里悄悄聚集,路上确定了一下消息,耽误了时间,还请阁主责罚。”

昭千璃淡漠着:“无妨。”冰糖葫芦拿在手中,缓缓挪开步子向前走去,一边走一边说,“把我想知道的,告诉我就行。”

“是。”

逝忮来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