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玄昭冥风灵传

九玄昭冥风灵传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46章 意相悖,不同人

蕙华撇了撇嘴,点头表示赞同道:“有遗憾却不能弥补的确挺难受的,这个我能理解,那我告诉你我的名字吧,我叫蕙华。”

“蕙华?”长孙无月重复一遍,喃喃道,“窃悲夫蕙华之曾敷兮,纷旖旎乎都房。这名字取得倒是不错,美哉。”

蕙华哈哈一笑,道:“我也觉得我这个名字不错,我还有几位姐妹叫素华、若华、瑶华都不错,不过我们青衣阁就有这么一个人的名字,叫起来一点也不顺口,不好听。

“就是我们阁主,‘千’这个字多好呀!后面那个字也就还行,但是配上‘幽’这个姓,总感觉怪变扭的。”

蕙华这个人就是这样,嘴巴大,说一件正正经经的事都能揭别人黑历史。

长孙无月眼睛一亮,她道:“‘千’字?她唤何名,是否姓找??”

蕙华一揭别人黑历史就没个完,完全忘了自己刚刚说过,“她们阁主的名字不能随便说”的这句话。

蕙华凑近长孙无月,答道:“我跟你说,我们青衣阁都是女性的多,阁主必须女人,也必须姓幽,我们阁主字千凝,幽千凝吧,这名字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起得也太随意了。”

一边说着,蕙华还跺了跺脚,仿佛那就是自己的名字似的,有些不满。

昭千璃这个名字,被很多人遗忘,取而代之的是现在的幽千凝。或许真的不好听吧,但昭千璃又何时在意过呢?

长孙无月微微整大了眼睛,“幽千凝?”

蕙华点点头,“对呀,就这命,是不是也有些随便?”

虽然同有一个字,却也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她并没有听说过。她有又想多了,一个字而已,一字之差,可就是另外一个人了。

长孙无月颔首:“姓名,名字生来就被父母所给予,别人的名字我也不好多说什么,没资格评价。反正名字也不过是身外之物,比如我叫长孙无月,长孙这个姓,太过沉重,我也不想要,但确是我生来就被父亲赐予了。”

长孙无月不知道,幽千凝这个名字,确是昭千璃随意取的。

蕙华道:“是吗?可是,我们阁主的名字,原本似乎并不是这个,听说是当了阁主才该的,不过以前她叫什么,应该只有我们副阁主知道了。

“唉,那你等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呀?”

不知怎么的,蕙华就被名字话语附身了。

长孙无月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笑意,望着没有皓月繁星的天空,,淡淡开口:“她呀,名字很美,像太阳,给人很温暖,很快乐的感觉,像千万盏琉璃灯,照彻长夜,不让人感到孤独,黑暗。她名——昭千璃。”

“昭千璃,”蕙华怪异道,“姓昭?那不是南昭人吗?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不过这名字道也不错,唉,昭千璃,幽千凝,两个名字刚好相对耶!

“昭字,自是光明之意,幽字,却有些幽冥的阴恻之感,璃,千盏琉璃,光华璀璨,自也是明亮之意,意境极美,定是个阳光,爱笑之人。凝,两点水略带寒意,我们阁主恰好不苟言笑,面如凝霜!

“这两个名字,意境差太多,也断然两个不同的人。”

长孙无月微微一笑,道:“她确实是个爱笑之人,她的笑,像阳光,照射在每一个人的心灵深处,十分治愈,还有极强的感染力。”

“那我呢?”蕙华蹦哒到长孙无月面前,脸上没有带面罩,端正而精致的面目俏生生的就展现在长孙无月眼前。

长孙无月微微一笑:“她也是曾经全大陆第一美人,回眸一笑百媚生,到现在都没有人能够媲美。看你的与她性格相似,笑容与也如此,但确是给人完全不同的感觉。”

“(⊙o⊙)哦,好吧(∩_∩)。”蕙华撇撇嘴,“昭千璃,反正她人我是没见过,也不知道她有多美,反正在我眼里,还是我们阁主最美,并且完全不输给那个昭千璃,

“她呀,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子。简直宛如天仙,以前我还以为我已经够美了,直到我们阁主的出现,做为女子,连我都花容失色、自愧不如冷、心声嫉妒呀!不过就是性子冷了些,从内见她笑过。”

蕙华说道嫉妒的时候,语气中一点杀意恨意都没有,完全是赞叹。

蕙华和长孙无月两人都不知,从某种意义上开将,她们说的,是同一个人。

驿站一外的角落里,北辰弦倚在墙上,神情恍惚。

……

“她曾跟我说过,她的璃,是与王,千次别离之意。她,并不快乐。”

北辰弦从刚才昭千璃离开就在这,仗着听力极佳,一字不落的,把蕙华和长孙无月的话都听到了。

北辰弦呆呆地问:“心中之王,心悦之人?”

含玉与北辰弦时刻保持着最近三米的距离,她说完刚刚那句话目光就落在北辰弦身上,看着北辰弦这样心中实在不忍,微抿着唇,道:“公子,走吧。”

北辰弦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声音也听不出任何情绪波动,“她,改名了。”

含玉深吸一口气,在强装淡定地舒出,“早改了,三年前就改了。她不再是三年前的昭千璃,公子,忘了她,我们回风行城,好吗?”

良久,北辰弦微微开口,“我……我想……”

含玉双拳一握,狠心地打断了北辰弦的念头,道:“不可能的了公子,现在,这个念头只是妄想。你若见她,必死无疑。”

北辰弦心中一诧,朝含玉微微扭过头去。

如果现在北辰弦的眼睛还看得到,能表达出神情的话,应该是在给含玉递出一个询问的眼神。

含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三年前她就断了情,断了她的一世情缘,对任何人,都无喜无爱。对你,也是没有爱,只有恨,杀父之仇她已认定是你,九玄功她更是势在必得,若是见面,如何能放你走?”

北辰弦听得有些愣神,断情?无喜无爱?

半晌,北辰弦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她很聪明。从一开始,我们就是错误的,忘了总比记得好,恨,总比爱好。”

含玉道:“公子,三年了,你难道还是一点也没有忘了她吗?”我一直在你身边呀!虽然你看不到,也不知道我吵你,但三年来,你听的都是我一个人的声音呀!

心里的话,并没有全部说出来,她不会说,不想说,不敢说。

沉寂片刻,北辰弦问:“她断情的事情,你是如何得知?”

含玉微一愣神,抿着唇淡淡地道:“自热是有人告知。”

北辰弦嘴角微挑,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早已经知道是谁了。

“公子,我们回去吧。”望着北辰弦,含玉轻声说道。

北辰弦微一颔首,道:“难得出来,别人发了请帖,我怎有不去之理?”

含玉眉头微蹙,她是眼神从始至终都是充满了担忧,“如果遇见了呢?”

北辰弦道:“她应该,忘了,不回来,我帮她道个喜。”

含玉道:“让我跟着你。”

北辰弦轻叹了一口气,“就算我不答应,你也会跟来的。”

含玉脸上闪过一丝喜色,因为北辰弦就这么答应默认了,但下一秒,她笑不出了。

北辰弦语气清冷地道:“我不希望你跟着我,三年够了,你知道我就算看不到也,能瞬杀你。你手上沾了她父亲以及很多人的血,别再跟着我了,回去吧。”

这绝对是三年来北辰弦说过最多的一次话,但这话并不讨喜,并不如含玉的意。

含玉整个人是僵在原地了,北辰弦站直了身,没有多做停留,直接从含玉左侧走去。

两人可谓是擦肩而过,那是北辰弦离含玉最近的一次,但他的身影,也慢慢远去。

含玉顿时潸然泪下,以前她不走,是北辰弦没有下什么严厉刻薄的逐客令,现在他说,杀自己?

缓缓抬起手,骨骼分明,十分纤细,但却很是苍白。

看着这双几乎没有半点瑕疵的手,谁知道,它杀过多少人?

含玉双手在颤抖,声音同样也在颤抖,“回去,我能去哪儿?为了你,我已成黑龙会叛徒,你却不记得我半点好,昭千璃让你如此痛苦,为何你迟迟不忘……”

逝忮来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