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江山情

第37章 药效果然灵

“都给我闭嘴吧!”胡焱静的一声厉喝吼停了所有人,随即语气冰冷道:“现在就在这里给我等,谁都不许在吵架,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

一众这才各自停手,站的站坐的坐,等待胡团长醒来。

在等待当中周廷琰喊肚子饿,要周廷婕回去拿吃的过来,也是想给家里报个平安,奈何遇洛可是跟他处处针对,直接拒绝他们兄妹离开,而是吩咐手下去让酒楼把吃的给送过来。

周廷琰很奇异,问过感觉特新奇,没想到外卖这项不是现代独有,在民国早已流行,当然了,这个时期的外卖不是塑料餐盒,而是食盒加瓷碗,这些东西或者是跟外卖一样算钱,要么就是第二天他们来取空碟。

兄妹二人无奈的坐一边等候聊天,反正现在无聊,周廷琰就给小妹将现代的笑话,在说的时候自己不笑,是让小妹反应过来之后跟着一起笑出声。

遇洛可很不爽他们笑的那么开心,便大声喝道:“你们俩给我闭嘴!”

周廷琰白了他一眼,怼道:“你这人真是没事闲的,什么鸟事的要管一管,我们在这没事聊个天你也管,还真是管天管地连带着还要管管人家的拉屎放屁!”

“你……”

“我什么我,如果你实在看不惯,就让我们去别的房间,要么你赶紧离开,否则我们爱咋样你管得着吗?”周廷琰一脸鄙夷递过去,随后再和小妹说笑话:“话说周山某天午时去存钱,排队时遇上了位美女在后面问他是不是要存钱?他很快速的恩了一声,随即哪位美女说我正好要取钱,反正你是要存的,不如就把钱给我吧,这样咱俩就不用排队了,然后他想想觉得有理,于是把钱给她了。”

“啊?他怎么那么笨,那个女的即便是再美也不能把钱给她吧?”周廷婕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周廷琰一拍脑门:“我是在说个笑话,不是真的事!”

周廷婕还是没那么快反应过来,不过陈琳儿却听懂了,一时没忍住的笑着走向他们这里,找了个小凳子做旁边道:“我陪你们!刚才你说的那个虽然是个笑话,但也确实有真事发生,我曾经在钱庄里就遇见过,跟你说的一模一样事,最后那个拿钱的跑了才让存钱的想起自己糊涂了!”

周廷婕这时才反应过来,有些哭笑不得的要他换一个,周廷琰笑了笑,说道:“那我就说个临镇书堂的小笑话吧。话说某一天,那个学校放学后,陈琳儿被几个同班同学给拦住了……”

“为什么是我?”

“那不是个笑话嘛,听我说完!”她摆手示意继续,周廷琰接着道:“我说到哪儿了?哦,想起来了,再说这个同班同学当中的一人问你要苛捐杂税,然后你就问他这几个字怎么写,这时他楞了楞,过了好半天才说,要是他知道这几个字怎么写,那还要问你要苛捐杂税干嘛?于是你就被搜刮了全部家当一毛两分五的苛捐杂税款!”

“一毛两分五的苛捐杂税款?”陈琳儿把他的话语在自己脑中转了转,等明白过来时忍不住的咯咯直笑起来,奈何周廷婕还是一时没反应过来,不过由她提醒后才后知后觉的跟着笑出声。

那边在欢声笑语,这边的胡焱静想让他们别吵,可毕竟这里太沉闷,难得有一丝笑声,也算是能够让自己心情好的安慰吧。

而遇洛可却见的心里特别恼火,很在这里将周廷琰打死,可眼前的人太多,只能等待机会了。至于任稀原,他是进入病房里之后自始至终都未有半分行动和一句话,就那样一直等着看。

就在不知不觉中,一众熬过了半个时辰,这时民国的外卖是由周山送过来,进门一见面,周廷琰顿时惊讶不已,在他把吃的分了后,拉周山到一边问道:“你怎么回来,我吩咐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小少爷,我回来也是跟着他一起的,不过我只是在他前面到家的,估计他会在明天回来!”周山道:“你吩咐的事我也查清了,那家伙确实有货源,只不过不是他自己的,而是他在一家仓库后面挖了个洞,偷了里面的货物出来一半自己抽,另半就是卖钱,而那仓库就在离这不远的春谷县哪里!”

“那他这次带回的东西有多少?”

“没多少,但他藏的可不少!”

“那就好!”周廷琰笑道:“到时候你带我去,我也要来个虎门销烟!”

周山说好,周廷婕过来问他们聊什么,周廷琰只是打了个马虎眼给搪塞过去,然后回到位置跟着一起开吃。

没多久,在场的都吃完,周廷琰半开玩笑的要人付饭钱,结果自然是招来了一顿白眼,他只是嘿嘿一笑的挠挠头,再继续跟美女聊天。

一晃一夜过去,几人是在后半夜实在熬不住才就地打盹,没想到一觉到天亮,如果不是胡焱静的兴奋大叫,他们很可能睡到中午。

先后的睁开眼想问是怎么回事,没想到胡焱静急匆匆的过来拉上周廷琰就到了病床,介绍道:“爸,是他给你打了一针将你的高烧退掉的。”

周廷琰任揉了揉眼,对睁眼的胡武略微笑说道:“你能醒来也是福大命大,既然现在也没大事了,那我就和小妹回家了!”

胡武略马上让他等一会,先命任稀原扶自己坐好,再问周廷琰姓名和什么药治的自己?他可不敢说是后世出来的青霉素,所以就将他自己取的一剂灵说出,还说这是他家祖传的秘方,只不过被他修改成水剂!

胡武略也没怀疑,毕竟中华大地上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那有一种神药也不稀奇。

现在该问的也问的差不多了,轮到感谢的时候了,于是想了半天试问道:“感谢你家的神药搭救了我,说真的,我还真不知用何种办法答谢。”

他想说给个副官让其当,只是还未说出,周廷琰就想到个答谢的方法,直接道:“胡团长,其实我救你也是有目的的,实不相瞒,我三哥被这里的警察局乱扣通匪的罪名,现在都已经关了好几天,也不知是死是活了,还有我四哥,也是遭人陷害,一样被扣了通匪的罪名,所以我就想……”

“你是想让我帮你救三哥和帮四哥除掉通匪的罪名?”

“正是!”周廷琰随后一顿马屁拍过去,周廷婕在旁听着简直不敢相信,真正怀疑这个不是自己的五哥,因为五哥从小就傻,自然是目不识丁,怎么可能出口成章这么会说。

……

斯莫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