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江山情

烽火江山情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章 死而复生了

周廷琰幽幽醒来,想起身时顿感头和身都特别疼,再回想刚才的一幕,自己是从那验兵体检处往家回,正在幻想未来的军旅生涯时,却见三名穿着旧时鬼子的那屎黄色的服装的人,他们正在那曾经硝烟战场纪念处摆拍着砍杀的姿势炫耀。

如此亵渎行为实属不可饶恕,顿时气冲心脾肾,火上眉宇恼顶壳,在左右看了看,见到不远处有两块石头,快速过去操起,直奔三人急飞而去。

“操你大爷的日杂,今天就让你们血溅当场。”话音落时,石块飞出,立即砸趴一个让他头破血流,再扔另一个不想他及时让开,还有第三位见此一幕便一愣,随即火冒三丈,怒气冲冲的回骂他一句:“玛德,你是哪儿来的杂碎。”

骂完招呼让开的那一个,二打一对战起周廷琰来。

不比不知道,一比都心惊。

这里是武术之乡,虽说不是人人都会武,但多少也会点把式,双方在比斗几回合后,各自也都知晓了对方的实力,还都是练家子;虽说现在是没有什么飞檐走壁和踏雪无痕的轻功,但国术和一些民间武功还是存在的。

就比如东乡武术,自清初到咸丰的两百年之间,是东乡武术的兴盛时期。

其间这里的英才辈出,民间曾流传的三十六位教头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他们那大战九华花和尚的事迹,扬威长江中下流颇富那传奇的色彩。

周廷琰所在是地方是东乡的边缘,距离那滚滚万里长江也就十里不到的距离,在这里不仅有个万亩圩曾经的水塘现在的稻田农场,更是全国首批体育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处,也是抗战时期的战场之一。

三人比斗了几回合,却都是那半水桶的架势,打着打着就变成了混混打架,最后是直接来个摔跤拌腿落地猛踹的样式。

就在三人激战正酣时,突然由远及近的过来一辆行驶如蜈蚣爬行的轿车,速度还特快,到了三人身边也没减速的意思,最后的结果是直接撞飞了这三人,而那车辆也是很诡异的窜下到了另边的河岸底才停下,至于那个伺机,他根本就没喊救命,更是没下车,而直接倒在了那充了气的气垫上酣睡起来。

“老爷,小少爷醒了!”

正在他还回想时,突然有个细柔声惊喜的将他喊回神,随即不等他开口,那个喊话穿着丫鬟服侍的女孩就转身快速出去叫人了。

不一会过来两人,其中一位年约六十上下,穿着的是锦罗绸缎长衫,而另一位中年男子则是穿着劣质布衫,背着个古时药箱的。

“感谢施神医搭救我小孙儿!”长衫老者见周廷琰醒来也是特别高兴,没有与他说话,而是对和自己一起来的布衫男子拱手感谢。

布衫男子回礼,看了眼床上的周廷琰,然后再对老者说:“老太爷,虽说小少爷现在是醒了,可他身上的病小老儿着实无法根除,望请见谅!”他是一脸爱莫能助的表情,轻叹一口气,拱手就告辞了。

周廷琰蛋疼,心说这是过来看病,还是过来宣布死期的呀!

而那长衫老者却没多说,更是很无奈,轻叹口气,喊来管家吩咐其给钱将布衫男子送出。老者停顿片刻走到床边,看了看周廷琰的模样,一脸忧愁又很慈祥的问道:“廷琰……你的肚子饿了吗?”

对于这人,周廷琰不认识,更是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儿,于是没回答,而是有些无力是反问道:“吃的就等会在说吧,我现在就想知道我是谁,又在哪儿,这里是什么地方?”

刚才掐了下自己,确定不是在做梦,也同时感觉身体很虚弱,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连说话都有些费劲,更是惊讶自己看见的一切,搞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前一秒因跟人打架被车撞,后一秒睁眼看见的景色是既熟悉又陌生,眼前的老者和刚才的中年男子显而易见是民国的样子,这让他满脑子疑问起来。

听他询问的口吻和往常的不一样,老者难免惊讶,有些小激动的坐到了床边没回答,同样反问道:“你是在问你自己是谁,现在在哪,这里是什么地方?”

周廷琰一头雾水,心说这老头不会是脑子有问题吧,竟然重复自己的话。暗暗摇头,顿了顿道:“呃,要不这么问吧,您老是谁,我现在所在的是什么年代?”

老头嚯的一下站起,吓了周廷琰一大跳,老头没在意,反而高兴的大喊来人,周廷琰无语,老头没看见他表情,对着过来的人吩咐,让他去将那个施神医喊回来,旋即在周廷琰满头黑线时,激动的对他道:“你能这样和我说话,我真是太高兴了……呃,这个……那个……这么说吧,我是你的爹爹周贤俨,这里是你的家……”

在他有些语无伦次的介绍中,周廷琰得知这个老头是这具身体的祖父名叫周贤俨,在其是详说当中周廷琰确定了自己现在是重生在了爷爷辈老家,也同时确定了自己是穿越了,更确定了自己是因车祸而死,等醒来时就附身重活在了爷爷辈的老家山里,不过不是爷爷辈的家,而是同村的大户也姓周的人家,附身的这人也叫周廷琰。

同时确定重生的年代是民国十九年,亦是一九三零年的春耕时节,而这个周家与自己的老家还有点沾亲带故。

周廷琰不明白自己为何会重生在民国,不过既然让自己重生了,那就要好好的活着,总好比死亡被火化要强,故而决定就此随遇而安,过一过曾经幻想的少爷生活。

这个周家是大户,不仅有田还有不少的产业,不过产业不是在这山区,而是离此三十多里外的长江对岸。

至于看产业和生意等情况,他现在重病缠身,只有将病治好在慢慢打听。

在聊天当中得知,自己附身的这个周廷琰从小就脑子不灵光,只有孩童的智商,而这次生病是因外出被土匪在屁股上打了一枪,本来是都快治好了,却因他到处乱跑才导致伤口感染的,而那个施姓所谓的神医叫施德霖,是救治了他好几次,可一直不见好,而且刚才还差点让他断了气,不过老爷子又庆幸的说,幸亏神医施德霖使用了夺命针才将他给救回。

周廷琰心里歪歪,真不知说什么好,至于这个爹爹说那神医厉害,他只是感觉好笑,自己根本不是他这少爷,原先的那个少爷是真死了,自己只不过就是个替代品,奈何命还是不好,现在是被替代了,但身上的病情还依旧在,如果不治仍然会翘辫子,所以心里根本就不感谢这个少爷。

而对于这个周家,在询问当中得知还有个奶奶也健在,不过老太太不太过问事情,一般都在后堂烧香拜观音;至于其他的家人,有个大伯家,他家有一子三女,那三女算是他姑姑,都已远嫁他乡了,而那一子,则是跟着大伯过也已经和爹爹分家另立门户了。

至于他的这个家则是还算人丁兴旺,他的爸呗娶了两房,大太太生了三儿子,他姆妈则是生了他与一哥一妹,正确的是他与小妹乃龙凤胎;而他的病情并非天生的,家里的其他人都正常,只有他因小就身体不好,在一次发高烧后智商就停在了孩童时期。

问的差不多时,门外进来了好几个人,一见他睁眼说话,顿时就特别高兴,然后都问向周贤俨他的情况怎么样。

周贤俨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给他介绍这几个过来的一男四女。那个年纪最大的是奶奶,而两位中年妇人当中的一个年长的算是大娘,旁边的那个有些上了年纪的则是他这个时代的母亲,他的本土话叫姆妈。

还有个年轻点的,穿着男装的女孩便是他小妹周廷婕,而那个男的则是他哥哥周廷卿,与他们一起进来的还有刚才的那丫鬟和两位老妈子。

“我说老爷子,你这么介绍,他能记得住吗?”老太太有些好笑道,其他人脸色神情复杂,在他们的认知里周廷琰就是个低能儿,今天的老爷子突然介绍,似乎有些可笑。

“我刚才和他交流了,他似乎因这场病而让脑子开窍了,跟正常人一样了。”老爷子心喜的难以言表。

众人闻言一惊,都有些不敢相信,随即周廷婕就上前试探的询问:“额……刚才爹爹说你开窍了,那不知你能认得我是哪个呀?”

感情还是拿自己当那个傻子,周廷琰有些无语,很想大吼说自己现在不再是傻子,但又觉得会有很多麻烦,于是还得继续装,就当是孩童刚开智,慢慢恢复吧。“呃……刚才爹爹说你是我小妹,对吗?”

“你还真认出啦?”周廷婕有些匪夷所思,不过心里也很高兴,虽然一直没拿他当哥,但毕竟也是一奶同胞的。

其他几个也都难以置信,先后的询问他可记得看见的都是谁?周廷琰满头黑线,但还是配合的都说出,然后就想问事情,就在这时那施德霖被管家带回,老爷子立马让他看周廷琰的情况!

众人没打扰,施德霖放下药箱给他把脉,周廷琰呼吸不畅的喘着粗气躺那盯着看。不一会把脉结束,周廷琰赶紧在他们之前问道:“大夫,我这个是什么病?”

施德霖没想到他会自己亲自询问,顿时也是和他们一样的面露震骇神色,不等反问,老太爷便赶紧问情况?

施德霖醒过神来,恭敬的回道:“老太爷,小少爷原先的病情还是没有好转,至于他是怎么和个正常人一样了,我也不清楚,不过估计有可能是因祸得福,我猜有可能是刚才的夺命针救醒了小少爷的同时也让他开窍了吧。”

斯莫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