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可轻举妄动

第5章 和他分手

我父亲总是对我恨铁不成钢,因为我不仅没有听他的话学金融日后继承家业,还整天跟在别人屁股后面当跟屁虫,这很丢顾家的脸。

可现在我连跟屁虫也当不上了。容弛再也没有回过宿舍,可能是和周筱筱在外面住了吧。

我和祁北泽来往频繁,最后我给了他最温柔的回应。

当我和他渐渐熟络时,我发现他真的很可爱,而且他的嘴唇,和容弛的很像。

今天我和他约会,他想亲我,我看着和容弛酷似的下半张脸,鬼使神差的伸手盖住了他的眼睛和鼻子。

我想,这样的话可以想象成和容弛接吻吧。

但是祁北泽的嘴唇离我越来越近时,我突然推开了他,这样对祁北泽很不负责。

我不敢看祁北泽失望的眼神。

“对不起,我……”

“没关系的顾漾,”祁北泽看着我说,“你愿意和我在一起我就很开心了。”

祁北泽看我的眼神那样的珍视,我愈发愧疚。

学校里不知道是谁走露了风声,我是同性恋的事情曝光了,本来我也没打算瞒着,于我而言,我根本不在乎旁人对我的态度,他们一定会说,看啊,那个医学院的顾漾,竟然是个gay。

反正难听的话他们根本不敢拿到我面前去说。

以往我和容弛并不是没有吵过架,事后都是我去哄他,但是这次我没有继续纵容他,他倒反过来和我打电话了。

“和他分手。”

我以为他会骂我是个死gay,并且在电话里发誓再也不和我这种对男人有兴趣的人老死不相往来。但我没想到他会说这话。

“和他分手我就原谅你了,听到了没有。”

我以为自己是幻听了,或者是容弛脑子不太清醒。

“顾漾,你说话!”

我不明白容弛怎么能理直气壮的说出这样的话。他是以什么身份命令我和祁北泽分手的呢?又为什么会这么自信的认为我会听他的呢?

“我不会答应你。”

电话那边突然静默,大概是没想到我会拒接他。

“顾漾!你竟敢不听我的话!”

我已经翅膀硬了,我毅然决然的挂掉了电话。

顾漾!你竟敢挂我电话!容弛肯定在拿着手机这样气急败坏。

我不会再纵着他,他的种种行为,让我疲倦的再没力气和他周旋了。

我以为我和容弛会因为祁北泽而再无瓜葛,但没想到那天他给我通完电话后,竟然会回宿舍等我。

我打开宿舍门,猝不及防的被里面的烟酒味给顶了出来。

我抬头看了看房门号,发现自己并没有走错宿舍。

容弛竟然还学会抽烟喝酒了!

我很少生气,但是看到宿舍床上歪着的容弛就气不打一处来。

“啪!”的一声,我重重的把门带上,容弛睁眼看了看我,阴阳怪气的说:“还知道回来。”

“以后不要抽烟。”

容弛坐起身,但他好像喝醉了,连坐都坐不稳,“那你和他分手。”

我不知道他的关注点为什么不在我是个gay上面,而在我和谁交往上面。

“我为什么要和他分手?”

容弛皱着眉,“我不喜欢他。”

我险些被气笑,“可我喜欢他。”

容弛此刻看上去也被气的清醒了点,“我可是你最好的兄弟!”

他可真不会说话,我生平最讨厌兄弟二字。

“闭嘴!”

我咬着牙,把打算站起来和我一较高下的容弛按在床上,并且把他手里的烟头按在盆栽里熄灭了。

我拿他没办法,只好靠收拾东西来发泄自己的不满。

容弛竟然开始发酒疯,“顾漾!你怎么能喜欢那个祁北泽,我不准你喜欢他!”

我不想理他,任由他在那里没理由的哀嚎。

当我把他制造的垃圾全送给垃圾桶时,容弛已经睡着了。

我坐在容弛的床边,看到了他的嘴唇。

我一直认为,我的初恋除了他不会属于任何人,我的初吻也是,可是现在,我和他都没有了初恋,而我的初吻差点也在一念之间丢失了。

或许,今天我可以满足自己的一个愿望。

这二十年来,我做了最大胆的一个决定,我在容弛醉梦中偷偷吻了他。

天上人间·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