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可轻举妄动

怎可轻举妄动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章 你活该如此

周筱筱是个很虚荣的人,是了,能得到容弛的芳心,她确实可以将尾巴翘到天上去。可她不在容弛面前表现出来,也不在别人面前表现,她惯会欺辱我。

“周筱筱我们好羡慕你啊,能拿下容弛这样的高岭之花!”

“是呀是呀,容神表白的视频我们看了n遍,吻你的时候简直太苏了。”

“听说这还是容弛的初恋呢,周筱筱你赚到了啊!”

“诶呀你别说了”周筱筱脸红红的,看上去那样的娇羞可爱,只有我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冒名顶替的卑劣小人。

我去实验室路过她们叽叽喳喳的谈论,实在没忍住,经过她们身边的时候,冷冷的说道:“希望你不要把他的感情当做你炫耀的资本。”

女孩子们一下子安静下来,没想到一贯温和的我说话会这么难听,当即觉得尴尬。

周筱筱是真的不容小觑,她淡定很多,“妙妙,你们先回宿舍吧,我跟顾神说会儿话。”

她们点点头,忙不迭的走开了,有的还回头看了看我,却被我的表情吓到了。

她们一走,就只剩下我和周筱筱,她露出了她的本来面目。

“你喜欢容弛吧?”周筱筱说话开门见山,直击我的要害。

我佯装镇定,“他只是我最好的朋友。”

周筱筱并不相信,“你骗不了我,我最关注你们两个,有时候比你还要了解你们,要不然怎么会让我钻空子呢?”

我第一次生出打人的冲动,她调查我也就罢了,一想到她把目光时时刻刻的黏在容弛身上我就想杀了她。

“顾漾,你活该这样。”她还在刺激我。

我真不知道她是怎么会有脸在我面前说这种话,她在外人面前是那样知书达理温柔善良,她这样的演技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

“周筱筱,我不会让他继续和你在一起了。”我用我最冷漠的语气说道。

可周筱筱不以为意,“你怎么让他跟我分手呢?你要告诉他真相吗?你敢吗?”

我无力反驳,我确实不敢,我怕他厌恶我,怕和他连朋友都没得做,因为我是个gay……

她看出了我的懦弱,并说了一句让我两年后痛苦不堪的话,“顾漾你放心,我对容弛,可是真心喜欢的。”

我当然不会相信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的真实性。我企图让容弛发现周筱筱的真面目,可他回应我的总是质疑和不耐烦。

所幸容弛一直处在很好的状况下,学习也没有任何下降,一直是他们金融学院的大神级人物。

可因为周筱筱,我们两个人不再总是黏在一起,常常是我一个人形单影只。

但没想到的是,我一旦不和容弛黏在一起,桃花运竟然也好了起来,我常在自己的背包里发现各种各样的信封,不单单是女生的,还有男生的,1和0都有。

我震惊于我们学校竟然有这么多和我一样的同性恋。

但我并没有任何和某一个追求我的人开始一段恋情的想法,直到我遇见了祁北泽。

可能是前几个晚上回宿舍的时候太晚,我着了凉,又无暇顾及,感冒越来越严重,直到今天上午,我已经烧到了三十八度九。

我把折腾醒的是容弛,我睁开眼看到他从我的胳肢窝里把体温计拿出来,然后怒气冲冲的骂我,“你是不是傻?我要不及时发现,你是不是要把自己烧死?合着前几天我在你书包里放的感冒药都白放了是吗?”

“哦,”我迷迷糊糊的,“原来感冒药是你放的啊?”

容弛被我气的不行,“现在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吗顾漾。”

他把湿毛巾搭在我的额头上,我不太舒服的想把毛巾扒拉掉,刚伸出手就被容弛抓住按在了被窝里。

“你好好待着,我去给你上医务室拿药。”

他不容分说,披上外套就出了宿舍。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其实我的柜子里就放着一个装备齐全的医药箱。

我醒来就睡不着了,于是从床上坐起来,顺便看了看时间,八点半。

这时突然有人敲门,“有人在吗?”

我张嘴想说一声请进,可是嗓子竟然发炎说不出话。

这时门外的人推门进来了。

他大概是没想到我们宿舍里这个点竟然还有人,进门看到我瞬间顿时愣住了。

“我我……”他结结巴巴的,慌张的根本不敢看我,“我不是故意的……我马上就走!”

我不知道我竟然这样吓人,他慌张的样子又着实很惹人发笑,“你怕什么?我又不吃人。”

我听到了我的声音,感觉沙哑的一点都听不出来这是我自己的声音。

男生依旧低着头,手里好像有东西,我看得出来他很尴尬,不知道这种情况应该继续进来还是马上退出去。

“咳咳……进来吧”我替他做了选择。

“哦……好……我我这就进来。”男生把手里的东西藏在身后,同手同脚的进到宿舍里。

“你是来找容弛的吗?”我看他长得眼熟,但不记得身边有长得这样漂亮的学弟。

他被我问到,脸变得通红,“啊……是……啊不是……我是……”

我第一次见这么胆小腼腆的男生,但是心里已经知道他是来找我的。

“可以帮我个忙吗?”我实在烧的难受,想等容弛回来让他喂我吃药,但是容弛出去那么久都没有回来,可能周筱筱遇到什么事情了也未可知。

我索性不等他了,我赌气也不打电话跟他说让他不要买药了,我不需要他的药。

“啊?有什么我可以帮上忙的吗?”

“帮我取……咳咳,帮我把柜子里的医药箱拿出来好吗?”

他似乎这才发现我发烧了,忙说,“啊,学长对不起,我刚才没注意到你生病了,我这就给你倒水。”

他拿起水杯,却把杯子里容弛走之前给我到的热水弄洒了,我看他的脸越来越红,看他尴尬的跑到我的柜子前把医药箱搬出来。

“谢谢你。”

我找到了发烧时吃的药,把它们放在嘴里,他给我递过来水杯,我顺着喝下去了。

余光看到他拿过来一直藏在身后的盒子很眼熟,发烧时脑子不太灵光,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他发现我看到他带来的东西了,十分不好意思的把东西拿给我,“这……这是我亲自做的曲奇饼干……送给学长。”

我突然间就想起来为什么看到这个盒子很眼熟了,原来我真的见过它的。我还是因为它才去学的做饼干。

天上人间·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