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影幻奇碧莲天

第14章 圣女昏迷我独醒

我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远,夜辰亦要离开一段时间?干嘛去?哦,对了,小世子被圣女送去寒医族了,那族中无君,小世子的叔父和大长老两股势力一定闹得不可开交了,这家伙不会是要趁火打劫吧,还有那黑暗家族,一直对仙影家族虎视眈眈的,好吧,真要是这个情况,那圣女醒来又该焦虑了。

“小丫头,你还蛮机灵的嘛,这一波分析很到位呢。”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的声音响起,吓我一大跳。

“谁?在哪?”我立刻警惕了起来,这货能听到我心里话,可不得了。

“哈哈,小丫头,这可不是你对老人家该有的尊重。”虚空中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去,这是又听到我心里的话了?

“那是自然。”

“好吧,老先生,请问您是何方高人呀,怎么知道我的存在呢?”心里想什么都被听的一干二净了,我也没必要再自欺欺人的藏着掖着了。

“小丫头,活的很通透嘛。”那人笑着说道,“小仙莲吸了我那么多灵气,我自然能感应到她的生命,所以知道你也不足为奇。”

“哦,原来是你呀,你是夜辰亦的宠物~蓝血龙吧?”

“宠物?开什么玩笑,我们龙族岂是他人玩偶!?”蓝血龙傲慢的说,这脸变得比我都快。

“好吧,我重说,您老是夜辰亦的拜把子?”

“小鬼头,看在我和小仙莲还有一段渊源的份上,老夫就不和你这小丫头一般见识了。小仙莲这次受的伤没有一年半载是很难完全恢复的,我希望你能好好照顾她。”

“这个自然,我们共生嘛,照顾好她也就是照顾好我自己,您觉得我会亏待我自己吗?”我自然是要好好抱抱你这条大龙的的大腿了,这样行走江湖还有人罩着。

“小鬼头,心眼子还挺多,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

完蛋,又忘了他能感应我心里的想法了,真没劲,想什么都被别人知道了,人活的没有秘密少了多少乐趣。

“呵呵,老夫可没那么多闲心去时刻关注你的心事,还是快快交代吧。”

“好吧,我交代,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们那和这里完全不在一个时空,我们那没有妖魔鬼怪也没有神仙,都是肉体凡胎,反正什么都不一样,不过语言方面没有什么大的差异。对了,老家伙,你就不怕我待在仙莲身体里对她不利?”

“一缕魂魄,白纸一般,有何惧,更何况·····算了,说了你也领会不了。”

我忽然灵机一动,或许这家伙知道我回去的方法呢,“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总不能每次叫你就是‘喂’、‘嘿’之类的词吧,不礼貌。”

“不记得了,你随便叫吧,老夫不在意这些虚称。”

虽然他在虚空中,我还是明显的感觉到了一点异样,不过也没多问,毕竟别人的隐私我也没有太大的兴趣,“那我叫你龙叔吧。”

“随便。”

“龙叔,我想请教您一件事情,您既然知道我的存在,那可否告诉我离开的方法呢?毕竟父母在,不远行,我的世界我不能离开太久不是吗?”

“这个,我确实不知,我只是从小仙莲的命格中推算她这一劫难,并没有你的命格。”

“好吧,那您活这么长时间了,可知什么周期性的异常天象?”

“无处可寻,天现异象必是有人应劫或有大事发生,并无规律可循。”

“呃~”

“用你的话来说,随缘吧。好了,你早些休息吧,接下来你将要支配这身体一段时间,小仙莲需要静养。”

“喂,你别走啊,我还没问完呢。”可恶,怎么感觉他知道我离开的办法呢,这老东西活了没有一千年也有几百年了吧,自然是知道些什么的,不过不说拉到,只要是有办法就好,无非是花费时间长短而已,这世界上还没有事情是我陶奇办不到的。

多年之后,我才知道,我今天问的问题是多么的没有意义,如果换一个方向的话或许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接下来的日子,圣女就陷入了彻底沉睡当中,而我因为全身筋脉重塑浑身上下能动的只有眼睛和嘴巴,每天只能躺在床上,视线范围即便我在努力的睁大眼睛也不过这120度不到的风景。躺的实在枯燥,就让他们白天给我抬到外边看蓝天白云,晚上赏赏月空繁星,过着发霉般的日子。

就这样三个月终于度秒如年的过去了,当我可以下床之后,我就迫不及待的满院子跑来跑去,可是躺了三个月,身体机能都还没恢复,只跑了两圈就瘫倒在地,哎,看来还是要慢慢来,不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还是很知足的,不过即便我可以活动了,也只能在园子里不能出去,也是无聊的紧。

夜心自从上次被我诓了之后就和我保持着一米开外的距离,夜莺还是那个少年老成的样子,只说该说的话。终于,有一天我憋不住了,我仰天大啸:“没有手机没有wifi,精神缺少食粮;没有烤串没有啤酒,肚子缺少营养;今夕是何年,顾盼往昔是何年呐?”

看到我这般发疯,把夜莺给吓坏了,紧张的看着我,问道:“圣女可是有什么不舒服?”

此人一开口我就跪了,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她,怒喝道:“去给我找几个小斯来,我要喝血!”

“圣女怕是累了吧,怎能说这些胡话?若要是身子不爽我这就去请医官来。”

看着夜莺吓得都跪在地上了,我忽然觉得这样的恶作剧也是无趣的紧,于是收起凶神恶煞的模样,瞪着床帐,没好气的说道:“逗你玩儿呢,起来吧。”

夜莺将信半疑的看着我,却不肯起身,哎,这儿的人真的是当奴才当惯了的,实在不忍心她继续跪着,我就上前准备把她扶起来,可是她却吓得往后一个趔趄,我生气了,“我有那么可怕嘛?不就是和你开个玩笑,逗逗闷子嘛?至于嘛?”说着一把把她拉起来,“去给我准备这些东西来。”

说着便把一张单子给了她,“按上边说的,给我备齐了。下去吧。”说完也不看她,这里的人都无聊透顶,还是我自己个儿想办法度过这无聊的时光吧。

往日诙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