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妻休夫

悍妻休夫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章 气煞宏王爷

云月凌微眯凤眸,精光凸现,轻启红唇,“喂,你是吃屎长大的吗?”

那声音不大不小,低沉负有磁性带着浓浓的鼻音,足够对面男子听见。

俊俏男子身形一震,似乎没有听清楚,眼里的讥讽,嘴角的愤怒有这么一瞬间的停滞,慢半拍反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云月凌双眸眯深了几分,唇边浅笑,绕有趣味加大声音,“嘴巴够臭,没想到连耳朵都是聋的,本小姐说,你是吃屎长大的吗?”

声音清晰悦耳传遍整个空间,周围停下了忙碌的人群,“扑叱。”掩笑小声议论纷纷。

“哇,这是当年的花痴吗?”

“对,她就是那个花痴,她居敢顶撞宏王爷?”

“好强悍啊,她就是休了三王爷的花痴女吗?”

“怎么可能?”

身后两个丫头原本战战兢兢低头,准备迎接五皇子更深的辱骂,此刻听到自家小姐的顶撞,整个人此时睁大眼眸看着自家小姐,嘴巴O字形足够塞进两个鸡蛋也没问题。

云月凌双耳何其厉害,议论声即使很小但句句在她耳边响起,宏王爷?原来是北堂宏,难怪说出的话宛如喷出的粪一样臭,既然找不到北堂修的茬那就只好在他兄弟身上开刀了,云月凌轻笑。

北堂宏被她骂的呆楞傻站,直到听到周边的议论声身形猛然一惊,俊脸已经完全黑个彻底,丝丝青黑烟从头顶冒出围绕周身,怒眼横扫周围,周围人群猛低下头襟若寒婵,抖缩身躯,暗憋笑意,“你方才说谁吃屎长大的?”

耳朵聋了难道还是一个低智儿?可见过傻得没见过有他那么低智的,全天下只有他听不懂是谁,云月凌扁扁嘴唇,“你是傻的还是笨的?听不懂人话吗?本小姐骂的就是你!”

吸……

周边人群倒吸一口气,满眼的不敢置信,清竹满脸担忧凑到她身边,拉扯一下她的衣角,“小姐?”

云月凌回眸,眸中冷意闪过,散发出无形的自信,强悍,这是从灵魂中散发出的气势,任由不得他人亵渎,看着她自信满满的姿态中有那么一丝坚韧,担忧的话卡在口中说不出来。

“花痴我看你找死。”北堂宏怒吼,眸中两簇怒火辟啪作响,五爪成钩破风朝她脑后捉去。

周围又是一阵倒吸声,眼看一个花样美貌女子就要惨遭毒手,身死他人之手,清竹二人惊呼大叫,惊恐盯着小姐捂着嘴唇,眼泪差点就要飙出。

云月凌冷哼,抽手不轻不重捏住他的手腕,钩爪在半空停止,“我看是你找死。”,无波眼眸划过一际冷意,右手挥动重重撞在他胸膛,北堂宏后退几步,震惊片刻怒火匆匆宛如一头怒火雄狮,云月凌淡淡抬眉,她可没时间和这头懵虫耗,“一条懵虫,真是没用。”

接着云月凌脚底生风消失在原地,倾身向前,那速度快如风,纤纤细指从他身边拂过,那力道宛如雄狮下山,北堂宏只感觉一阵细风拂过身体,黑脸顿时由黑变才再变青,恰似一个调色盘,右手成拳反转直催来者面门,刚劲有力,丝毫不留情面,清竹清菊面色惨白,急呼出声。

“啊,小姐……”

“小姐小心……”

只听见两声惊叫,云月凌趁机反转侧身,凌空腾起,手猛得于腰间一抽,一把泛着银白寒光的软剑出现在手中,丝毫没有犹豫扫去,仍是冷冽面孔,仍是半眯的眼眸,冷光从里面洒出。

“死花痴,休怪本王不留情面。”北堂宏冷哼,身边气息猛涨,俊脸黑沉,心中燃起熊熊怒火,耀黑凤眸此刻也布满血丝,活生生仿佛是一头喷火云龙,身躯微微一侧,软剑恰巧擦肩而过躲开一劫,剑气凌厉锐利,就是不留情面,右拳再次击出加上五分的内力。

“堂宏,别再胡闹了,起码她也是你表妹,怎就下手那么狠。”

伴随风声撕破声响的厉拳又再次被半空截住,一道浓浓怒斥拉回了众人的视线。

闻言,看清来者便是自己的二哥,怒火更盛,“二哥你怎么又帮她,她这个花痴不值得你可怜她,就是因为她三哥才会对她恨之入骨,她居敢当众休了三哥,现在害得三哥被皇兄禁足在府内,都是她的错,我才没有她这个花痴表妹……”

辱骂之声宛如关不掉的水龙头哗啦啦喷出来,说着无意听者有意,云月凌眉头紧皱,周身温度也下降了不少。

北堂宏转头直视她,“死花痴,你怎么不被打死?你怎么不被打死?”

那声音绝对的火大,那语气绝对的愤恨,没有感情只有痛恨。

北堂风剑眉微皱,已成川型,压低了语气怒吼道:“够了,你给我回去。”

若是他晚来一步后果会怎样?足足五分的内力要是轰炸在她身上那……越想越心惊,越想越不敢再想下去,她已经离开一次了他不要她再从他身边离去,她受的伤害够多了够多了,剩下的就让他来承担吧。

北堂宏怒火中烧,自小他们就是兄弟,虽不是亲生感情却比亲生兄弟还要好。而他自小就护在那个花痴身边,小时候是这样,长大还是这样,而她偏未曾在意他一分一毫,简直越想越气,一口气闷在胸前,怒瞪她一晚满是厌恶,冷哼一声,大步流星踏出,他不要再见到她,永远,今天出门真是晦气。

“你以为你能走的了吗?”冷冽丝毫不带感情的声音在云月凌口中说出,止住了踏出的脚步。

“骂了人就想走吗?”

冷淡的声音止住了踏出的脚步。

没办法,她狂妄惯了,骂了她还想安然无恙从她身边走过?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他北堂宏算什么,区区一个王爷在她眼里算什么,眼屎也不算,就算天王老子在这她也照打不误。

北堂宏身形一震,目睁圆眼,疑惑盯着她,高挑眉头,无视她的话径直走下楼梯,他倒要看看她这个死花痴能够把她怎么样,难不成还能吃了他?哼,笑话。

云月凌眯着眼,露出危险的光芒,收回软剑在空中把玩发出阵阵剑鸣,样子一派慵懒,看见他冷哼走出,露出一抹蔑笑,手劲加力软剑嗡嗡犹如长鞭打去,“你找死就送你一程。”

战魂天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