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谋天下:姑姑太撩人

权谋天下:姑姑太撩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1章 ——仲谦为何独爱菊

赵潜平安归来的消息在朝堂中炸开了锅。

赵潜落崖的消息在安都都传开了,大部分人都认为赵潜不可能活着,毕竟他们都去过清水寺,也知道那山崖有多高的。

在人们都在为赵潜办灶挂白灯的时候,他突然又活着回来了,这是几家欢乐几家愁啊!

明王府内

“王爷,端王殿下活着回来了……还抓了我们的人。”

“废物!”

明王一脚踢开脚边的人。

“你回来了更好,回来了更好,哈哈哈~”

地上的侍卫低着头,降低存在感。

赵潜回来后,一直不曾出过房门,陆行之在半夜被其一脱去了王府。

端王府官方没头传出赵潜受伤的消息,但有打更的人看见看陆行之去端王府,然后便传出了赵潜病重,昏迷不醒的消息。

延龙帝听到此言,送来了大把的名贵药材,并即刻摆驾端王府。

但事实是如何呢,此时的端王府内,还未走近赵潜的院子,就听见刘忠心的叨叨声。

门口的侍卫见着皇上驾到,正打算去进去禀报,延龙帝抬手制止。

延龙帝踏入了院内,正房里,传出来刘忠心一惊一乍的声音。

“主子爷哎,你这是遭的什么罪呀,这胳膊要是废了以后可咋办呀!”

刘忠心流着两行清泪,站在一边哭诉着,真是王爷不急,急死太监。

其一站在一旁看着戏。

赵潜皱眉,出声打断:“陆行之呢?”

刘忠心收了声,哭哭啼啼的道:“还在苏……皇上万岁!”

屋内人闻言,都跪下行礼。

“皇上万岁。”

赵潜也打算起身行礼,延龙帝快步上前制止。

“潜儿免了。”

“谢父皇。”

赵潜声音虚弱,强撑着扯出一抹笑。

“伤的怎么样?”

延龙帝坐到床沿,把赵潜好生打量了一番,见确定伤得不轻,复而转头问刘忠心。

“皇上啊,王爷这是什么命呀,伤得这么严重,这以后胳膊要是废了可咋整啊?”

刘忠心认真的把自己认为的汇报给延龙帝,顺道又表了一把忠心。

延龙帝皱眉,又关切的看向赵潜。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潜儿好生将养。”

延龙帝说着,拿手拍了拍赵潜的肩膀。

赵潜瞬间脸色煞白,皱眉不言。

延龙帝深深看来赵潜一眼,笑道:“听说潜儿抓了宫内的禁卫军?”

“是有此事,不过那些并不是禁卫军,是乔装改扮的杀手,儿臣掉落悬崖的时候大难不死,不想又遭追杀,儿臣是九死一生,保了小命。”

延龙帝皱眉,凝视着赵潜的眼以辩真假。

挫败的是,赵潜的眼里一片深暗,什么也看不出来。

“还有这等事,可查出是何人了?”

“儿臣惭愧,昨夜儿里臣叫其一去审问,结果那些人刚受了些刑法便……咬舌自尽了。”

“尸首可处理了?”

“还没呢。”赵潜试探问道:“父皇可要去查看查看?”

延龙帝看着赵潜的表情,顿了顿道:“不必了,死都死了,想来也查不出什么。潜儿好生修养,父皇便先回宫处理清水寺的事儿了。”

延龙帝说罢,准备起身。

“恭送父皇(皇上)。”赵潜装作听不懂延龙帝话里的意思,恭敬送别。

延龙帝转身离去,刘忠心出门相送。

到门口后,延龙帝蔑视的看了刘忠心一眼,道了句“回去照看好你主子”便甩袖离去。

刘忠心顿住,望着延龙帝离去的背影,久久不言。

“把陆行之叫来,说本王旧病复发。记住,动静要大!”

其一领命,退下办事。

苏舟这边,陆行之变身老妈子,各种叨叨。

“这几日切不可沾水,治内伤的药叫府中的医官帮忙熬,我会交代下去。”

“你说你怎就这么不小心,尽往危险的地方去,没吃大亏你是不死心!”

一旁的七浅和肘子玩的开心,可七浅总是走神,抬着毛茸茸的脑袋,眼睛水灵灵的,时不时的向陆行之瞥去。

这大概就是陆行之的魅力吧,连七浅这种小兽都会被他迷惑,想要亲近。

其实苏舟就是一些擦伤,不算严重,肩膀上的伤被七浅舔了几下就愈合得差不多了。

唯一的问题就事被大蟒蛇甩出去那一摔,伤了肺腑,不过也不算严重,只是陆行之关心则乱,大惊小怪罢了。

“仲谦,怎么感觉你变八婆了?”

一旁的陆离深有同感,这还是他认识的相爷吗,都是被这小子迷了心窍,所以看苏舟的眼神很是刻薄。

“我……”陆行之皱眉,“我”不出个所以然来。

苏舟这厮,果然是个不识好歹的东西!

苏舟起身,拍了一下陆行之的肩膀。

“安心啦,我会多加注意的,仲谦不必担心。”

“给我躺好,没事别瞎折腾。”

陆行之一把将苏舟按倒在床上,看着生猛,其实动作还算温柔。

“嘻嘻!”苏舟嘻嘻笑,不把陆行之的脾气当回事。

陆行之有些挫败,略微无奈的按了按眉心。

“相爷,殿下又犯病了!”

门外,其一的声音传来,不带一丝情绪,完全听不他的心急,但这一声着实莽撞。

陆行之皱眉,坐得更端正了:“进来!”

其一闻言,开门进屋,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道:“相爷,主子旧疾复发了,还晕倒了。”

其一声音洪亮,铿锵有力,很有说服力的样子,如果再带点感情的话。

“你家殿下这身板真脆,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呀!”

苏舟吃着盘中的茶点,在一边奚落着,突然脑海中冒出了一个画面。

一个身姿挺拔的男子,浑身是血,抱着怀里瘦弱的小人儿,一步一步穿行在山林中,直到月落西斜。

其一淡淡瞥了苏舟一眼,眼神是苏舟看不懂的。

之前刘忠心给其一说过主子对苏舟不一般的事,当时他当笑话听了,可经过昨晚之后,其一突然相信了。

想起昨晚其二在他身边各种八卦,絮絮叨叨的,其一脑阔又疼了。

“苏小郎慎言。”

“阿舟好生将养,我过去看看。”

苏舟正想说话怼其一,结果被陆行之截了胡。

苏舟摸摸鼻子,换上一脸姨妈笑,很是猥琐。

“仲谦快去吧,殿下的身体要紧,不必担心我。”

“嗯。”

陆行之点了点头就跟着其一走了,心里总觉得苏舟有什么邪恶的心思。

陆离背着医药箱跟了上去。

“哎,百花争艳何其缤纷,仲谦为何独爱菊,何苦,何苦啊!”

等一众人都走了,苏舟躺在床上,把玩着药膏盒子感叹着。

似无衣

作家的话
PK进行中,小仙女们多多支持呀,闲着的时候顺便评论评论呀,或者送送小花花,如果可以的话,送财财狗钻石什么的,似无衣会偷着乐的!
还有一件事,权谋天下建群啦(883536175),欢迎小仙女们加群聊天讨论剧情呀,没事干的时候也可以撩撩似无衣呀,她现在很闲的哦,等着大家去撩的呢,看书的小伙伴记得加群哦,就当交些兴趣相投的朋友啦!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