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04:与他重逢的世界

第7章 你是我见过的最烂的操作者

游戏中的人物莫名其妙跑到现实生活中——这可能吗?

“你……真的就是尤金?可是、可是……”在听完年轻男子极度敷衍的自我介绍后,秉持着科学才是王道的郝小枝仍旧半信半疑,“你就直说吧,隐藏的摄像机到底藏哪儿了?”

“怎么,”年轻男子随便找了个凳子坐下,百无聊赖地吹了吹自个儿额头上的刘海儿——这是游戏中尤金击杀了对面英雄后的招牌动作,“我长得不像?”

“不不不,不是的,你和尤金真的长得特别像!可是Coser就是要扮得像才能算称职的Coser啊。哦,还有,上次官方活动的那个Coser没有你好看……”本来郝小枝的声音跟一个没电了的收音机似的越来越小,但不知道她又临时想起了什么,突然拔高了嗓门,“啊……我知道了!你和尤金的声音一点都不像!所以你一定是个Coser!”

啧,这个人别不是个傻子吧。

尤金面上没什么表情,内心却恨不得掏出别在腰间的两把枪开启自己的疯狂技能——当然了,这纯属扯淡,毕竟他在游戏中都是一个十足的绅士,就是那种击杀了敌方女英雄还要上前单膝下跪献花吻别的绅士。瞧,这种被动技能,试问哪位少女不被折服,但其实就百分自恋主义者尤金自个儿来说,这是他最看不惯的一个自身技能,并且没有之一。风流又浮夸,恨不得穿过电脑屏幕和数据库将那位设计师按在地上摩擦。当然了,这也是扯淡,毕竟人类世界和他们每天爆发战争的英雄世界不同。他在这儿,连半个枪子儿都崩不了,非常不帅。

“那些有声台词都是你们人类自己找人写又找人配的,”尤金一边转动着自己食指上的戒指一边跷了个二郎腿,马靴上的珠宝被外头的光亮一照,差点闪瞎了郝小枝的眼,“像我,打死我也不会说出什么,你是我最珍贵的小家伙这种台词……”说罢,他脸上的表情已经显露出郝小枝最熟悉的嫌弃模式。

果然,停顿了一两秒的尤金不屑地“啧”了两声:“恶心。”

“所以说,其实你们都是有自己的声音,只是我们玩家听到的都是配音老师的声音,那……”郝小枝听得认真,问得也在理,“包括思维吗?你们除了被我们在游戏里操控着打架,其实也有自己的独立思维?”

“不然我现在为什么会站在这里跟你对话?”

尤金“噌”的一声站了起来,吓得郝小枝也随之往藤椅里缩了一两分。对于这胆怯的反应,郝小枝自个儿也谈不出个所以然,只是她的第六感向来神准如玄学,比如说她现在就觉得眼前这位尤金和游戏的尤金相差甚远,一点都不温柔多情,反而非常暴躁,并且极度不好相处。

唔……他现在越走越近,该不会下一秒就子弹上膛一枪崩了她吧?

“那、那个……你别急嘛,我就是、就是好奇。以前没见过你这种的……”非常不争气的是,郝小枝又开始结巴了,结巴的同时还跟个被雨淋湿的小鸡仔似的头都不敢抬。

原木色的地板上,尤金的马靴底下是轻声的回响。怎么说,其实以前郝小枝觉得尤金这双原始的马靴太过浮夸,又有珍珠宝石还有黄金流苏,可现在一看,竟意外地觉得顺眼。

“还不光是没见过,其实想也不敢这么想啊。谁能想到一堆数据还能跑到眼前来说话。”

郝小枝的头继续埋着,自然是没看到尤金的脸色发生了微妙变化。

一堆数据?

尤金的脚步停了下来,的确是一堆数据,眼前这个和所有纤腰细腿长发飘飘的女英雄们长得完全不一样的人类一点也没说错,甚至在他们自个儿的世界中,拿数据这回事来自嘲也是常有的,但此刻,他没办法把这句话当成耳旁风。

“说真的,我还是觉得超级神奇。”突然间,郝小枝就把头给抬了起来,她镜片下的眼睛闪闪发亮,满脸都是软软的肉和心无城府的笑,“游戏人物跑到现实世界里,怎么可能呢?”

这怎么不可能呢?尤金看着郝小枝,思绪却飞到了许久之前。

第一个找到链接两个世界端口的是一位女性辅助英雄。尤金还记得,她有一头长到脚踝的深绿色鬈发,眼睛是灿灿的金色,手腕上总绑着两个铃铛,她那段时间总是往现实世界跑,每天都能在英雄世界的尽头听到她愉快的歌声和铃铛声,但没多久,她便不再去了,再接着没多久,因为版本更替,她被玩家遗忘在冷门之首,再然后,就被永久性删除了。人类伟大迷人、绝顶聪明,但他们也最自私狡猾、危险万分——这是她留下来的最后一句话。

然而……尤金回过神,发现郝小枝也盯着他在看,可能盯得太久太认真,直到她那副硕大的黑框眼镜滑到鼻头了她才想起来去推一下。总之,眼前这个跟她游戏ID完全不沾边的人类,既和迷人聪明没关系,也和狡猾危险没缘分,坦白了讲,就是一个傻乎乎的菜鸟玩家。

“哎?你为什么不说话了啊?”郝小枝小心翼翼地试探,“难道是因为我刚刚说……”

“提醒一句,”尤金冲电脑屏幕扬了扬下巴,“还有三十六秒,你就要被记成挂机了。”

“啊……是哦!”郝小枝一声惊呼,猛然想起自己此刻还在游戏中,于是赶紧摆弄着鼠标和键盘,匆匆忙忙操控着和身旁人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小模型往敌方阵营走去,“吓死我了。”

“大惊小怪。”尤金撇撇嘴,重新站在了郝小枝的身后,“挂机五次才封号的。”

“我不是怕封号啦。”郝小枝皱着脸,吃力地躲避着对面法师的技能,“就,因为这是一个五个人的团队游戏啊,如果我不认真玩,我的队友们就是四打五,很没有契约精神。”

尤金瞥了一眼游戏中只剩下几十点血的自己,再一次在心中确定了这次来到现实世界很有必要。

“其实吧,”他的口气听来比什么时候都诚恳,“你在线,你的队友们才是四打六。”

“喂,你什么意思啊?不用这么瞧不起……”

然而郝小枝的话还没说完,电脑屏幕又一次地成了黑白色调。很惨,又一次被花式吊打。

——哇,大神,你回来了啊!我刚一直忙着打小怪没发现你出门了!

——嗯……不好意思哦,我又、又死了一次……对面的法师好像被我养肥了。

——嘿嘿,大家听我说!我们这边的尤金是个特别厉害的大神!不过就喜欢前期送人头!

——哎,那个,别,我不是,其实我真的不是……

——不过,大神你刚刚干什么去了?我连刷五条信息你也不理我!

哎?郝小枝把左下角的对话框往上一拉,果然发现了上头有失恋朋友的轮番轰炸。

——就,就刚刚家里来了一个客人,嗯,对,一个客人,所以我招待去了。

没办法,郝父郝母从小就教育郝小枝要诚实做人,而且这尤金……应该也算客人吧?

——哦哦,这样哦,大神的客人一定也是大神吧!

唔……关于大神朋友论这句话嘛,郝小枝在内心小小纠结了一下,如果说这尤金真的就是尤金的话,那他到底算不算所谓的大神呢?上一把应该就是他亲自上阵操控着游戏中的自己杀疯了全场吧……郝小枝这么想着,脖子又不自觉地开始往后扭,结果身后的尤金眉一挑,细长又灵活的手指“唰”一下掏出了腰间的枪,耍帅似的玩了两三个花样,最后“哐”一下,枪把手不轻不重地敲在了郝小枝的脑门上——“看什么看,买装备出门了。”

“出门就出门,你干什么打人啊……”郝小枝虽然不服气,但是只敢小声地哼哼。

“你每天在英雄世界丢我的脸,我敲你两下怎么了?”

一提到这事儿,尤金就表示有点气。本来呢,他也知道以他的英雄特性,他的确很难被完美地操控,甚至一度成为很多初级新手的心理阴影,但像郝小枝这种既玩得无比骇人又一门心思死磕在他身上的玩家他也是第一次碰到,除开刚刚帮她玩的那一把,她已经使用了一百二十五局尤金,胜率为零。这种恐怖的数据不仅让他头疼,还让同为远程法师的其他英雄笑掉大牙——啊喂朋友们,这好像是那个叫作“一个可爱的人”的问题吧?你们笑帅气的我干什么?但是傲气天成的尤金并不想真的拉下脸去解释,于是决定一不做二不休,摸到链接端口处,誓要会会这个可爱的……好吧,他暂时还没找到眼前这人类到底哪点可爱。

“我也不想的啊,谁叫你那么难玩!一个普攻技能都要左键点一下右键点一下!”郝小枝也不知道自个儿为什么突然就敢把音量提高了,大概是因为尤金刚刚那一敲吧,模模糊糊地在她心中敲出了一种其实他俩很熟的错觉,“算了,这是设计师的错,也不能跟你计较。”

郝小枝一边大方地原谅尤金,一边将写着“尤金”二字的牛皮本翻得哗哗作响。现在的对战时间已经有了二十分钟,差不多也进入了尤金的发育中期,她该对照着网上的攻略更换装备了。

可当她握着鼠标正要按下法术强度那一栏时,身后的尤金又往她头上敲了一下。

“尤——金——”

郝小枝记得,她上一次这么咬牙切齿地喊人名字,还是几年前雪饼跟她争红烧肉的时候。

“你出法强干什么,浪费钱。”尤金轻飘飘地叹了口气,“就你这零杀六死零助攻的战绩,出点防御装给你们队友当前排算了。输出什么的别想,这把你已经废得很彻底了。”

“我不!”向来温顺的郝小枝难得拧了一回,她把密密麻麻的笔记本摊在尤金的眼皮子底下,并像小学生一般背诵起了尤金的英雄介绍,“尤金是一个拥有着超高爆发力的远程法师,一定要打输出才能展现出他强大的一面,而且这个出装也是一个很有名的大神写……”

“什么大神,这也就……啧,非常一般的程度吧,还是说你们玩家现在流行互相吹捧?”尤金只淡淡地扫了一眼笔记本就没了继续看下去的兴趣,不过让他有些意外的是,郝小枝的字整齐又好看,“这套出装,是给优势期——至少是给平稳期的尤金的,你用不上。”

“可是人家大神也说了……”郝小枝还在昂着头努力争取,结果一定睛就发现尤金的手又有掏枪的趋势,于是立刻扔了本子选择护住自己的头,“再打我你就变成一只猪!”

尤金听得一愣,接着就压着嘴角隐隐地笑了。

在这个“你可以不会玩游戏但是你不能不会喷人”的暴躁时代,还有人用“猪”这种过时的字眼儿骂人的?这也太……小学生了吧?然而猪又做错了什么呢?

尤金越想越觉得好笑,甚至开始觉得眼前这人,倒真的有那么点可爱了。

“那我问你,”毕竟背负着英雄世界第一帅的身份,所以尤金还是觉得自个儿得高冷一点,特别是面对着眼前这个平时被路人骂成小鹌鹑而现在却变成小火鸡的人类来说,他势必要摆出一点本尊的架势来,“在知道我就是尤金的前提下,你是听我的,还是听路人的?”

“嗯,这个……”郝小枝被动地陷入了艰难抉择中,以至于盯着眼前那张被骤然放大的俊脸也忘记往后缩个几厘米。说来尤金莫名出现在这小公寓里也差不多一个小时了,但此刻才是他俩最为靠近的时候。郝小枝咽了咽口水,又推了推眼镜,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上个月版本的更新是真的存在,尤金的原始模型竟然真的增加了星空瞳这一诡异的元素。她望着尤金瞳孔里细碎的星点,不禁又咽了口口水,这次负责更新的设计师真是恶俗呢!

“那我……那我还是听你的好了。”

“对——”尤金拉长着声音,满意地点了点头,“作为菜鸟玩家,你可以没有操作和灵性,但是一定要有个良好的态度。”说着说着,尤金就直接搬了把椅子坐在了郝小枝后面,末了还嫌不够放松似的干脆将自己的下巴都磕在了郝小枝的椅背上,“去生命值那儿买个最便宜的护甲,然后把你的草鞋升级一下,不用买法师专用,你触发不了那个被动,对,就这个。”

眼见着小火鸡指哪儿买哪儿都乖乖照做了,尤金也莫名滋生出了一种说不定真的能将这人带成一般玩家的错觉,于是他清了清嗓子问:“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嗝……”郝小枝正努力不被对面单杀呢,耳后就传来了这么一句类似于搭讪的话,一时间连嗝都给吓了出来。

“郝小枝。郝是那个赤和右耳旁的郝,小是大小的小,枝是树枝的枝。”

“树枝的枝……”尤金小声重复着最后几个字,还是没能想明白这名字到底跟她的游戏ID有什么关系,本来想直接问问吧,但是到了嘴边却变成另一句话,“郝小枝,你以后少逛点论坛,没用。而且真正的大神也不会为了几个经验就放出自己的攻略。”

“哦,那好吧。”郝小枝老老实实地点着头,过了几秒才猛然反应过来,“哎?你怎么知道我攻略都是在论坛抄的?我有说过吗?还是说……你也混论坛的啊?”

我混你个……香蕉月亮船。

尤金看着郝小枝因为稍稍分神而再度黑屏的电脑,终于忍无可忍地示意她起开。

“说真的,你是我见过的最烂的操作者。”

“这游戏谁带你玩的?他都不教教你最基本的操作吗?你这走位,完全都没有上路。”

“坚持不懈地给对面送温暖,团战输出还不如一个小兵。”

“虽然毫无疑问我依旧是我们那最帅最强的,但你的表现,让我有一点点抬不起头。”

“来,你看我现在鼠标点着的地方,我每天就是在这里看你被对面花式切成一盘沙。”

“少说你也让我死了几千回了,请问你有考虑过我的心情吗?”

“还有,你知不知道有一句话叫‘没有垃圾的英雄,只有垃圾的操作者’?”

郝小枝绞着手乖乖地站在一旁,好比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她默默地推了推眼镜,算是把尤金冷着脸的碎碎念全盘接收了,毕竟人家说的是实话,真没什么好介意的……好吧,虚伪了一秒的郝小枝还是决定勇敢做自己,她不介意尤金这么说,其实是因为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犀利的操作和这么风骚的走位啊!简直是教科书式地把对面按在地上摩擦好吗!这个在敌方阵营里杀个三进三出斩获五个人头并且自己还全身而退的尤金也太帅太迷人了吧!

“那个……”郝小枝看着电脑屏幕上大大的“胜利”二字,竭力控制住了想要流着热泪鼓掌的冲动,“你刚刚说了那么多话,渴不渴啊?要不要……喝点什么?”

“你这儿有什么?”尤金有些不耐烦地关掉了新增的好友请求,“我一般喝野果酒和……”

“白开水。”

郝小枝话音一落,尤金便瞬间切回了那张她最为熟悉的嫌弃脸。

果然,尤金“啧”了两声,口气很是不满:“郝小枝,你就这么招待来你家的客人?”

姜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