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为后之妃常有喜

宫女为后之妃常有喜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1章 胤祚

皇帝更是欢喜,就连太子降生时,都未如此过,他当即便把这看做是父子之间独有的血脉之亲,在阿哥头上啄吻一记,“好,好啊!”

荣嫔上前,道:“小阿哥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尤其这一对眉毛,又黑又粗,和皇上真真儿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皇帝笑着看了荣嫔一眼,复又看向小阿哥,“这是朕的儿子,自然与朕相似,将来英武文采定不逊朕。”

众妃见他这样喜欢这孩子,皆上前来凑趣儿,只有宜嫔独自站在人后,皇帝略掀起襁褓,道:“这孩子天生双发旋,是天赐的有福之人,朕早为他想好了名字。”

众人皆道愿闻其详,皇帝怜爱地看向襁褓中的孩子,“启佑后人,永锡胤祚。小阿哥便叫做胤祚!”

惠嫔面上的血色一时褪尽,胤祚……胤祚!怎么能?怎么配?这个襁褓小儿,尚不知能不能平安长大,他如何配得上这样的名字?

这时,翊坤宫掌案太监于宝平走了进来,对着皇帝行了个双安礼,这才对宜嫔低声道:“主子,胤禶阿哥殁了。”

他二人窃窃私语,皇帝自然注意到了,“宜嫔,出了何事?”

这样的事本不该此时说,可嫉妒如同毒蛇一般腐蚀着宜嫔的七窍玲珑心,她高声道:“回皇上话,胤禶殁了。”

皇帝皱眉,新得一子的喜悦被冲散了少许,下意识抱紧了胤祚,道:“既然殁了,便着内务府准备小阿哥丧仪,那孩子自出生起便小病不断,也是可怜,只希望咱们六阿哥无病无痛吧。”

胤禶没了,胤祺便是五阿哥,才出生的胤祚自然便是六阿哥。

荣嫔、宜嫔忙领命而去,众妃见皇帝面色不好看,也都跟着退了出去。

初春午后的风尚觉料峭,惠嫔赶上宜嫔、荣嫔、端嫔一行,曼声道:“先帝爷与孝献皇后所生四阿哥,甫一出生便被封为和硕祚亲王,先帝对孝献皇后母子恩宠万千,如今六阿哥赐名,胤祚,我看着怎么有先帝爷四阿哥那么几分啊?”

端嫔皱眉,先帝四阿哥尚未来得及命名,便死于天花,是个短寿夭折的孩子,以胤祚比之,何其尅毒?她转过身,冷声道:“皇上如何赐名,是皇上的事,妃嫔本不该问。至于祚字,除了皇位之外,还有福气之意,皇上已经立了太子,难道还有更改?惠嫔之言委实诛心,此言止于你我三人,若来日后宫再起谣言,便是你惠嫔口无遮拦之过。”

端嫔素来温和,性子便如水般,可这水一旦冻起来,便是冰,惠嫔被这劈头盖脸地一顿话说得面红耳赤,只得讪讪道:“我……我不过,玩笑……”

端嫔也不知怎的,今日看惠嫔再也不如从前那般顺眼,更冷酷无情的话劈口便出,“惠嫔的玩笑,本宫早已听够了,当日惠嫔说德嫔和其腹中子是妖孽,可德嫔腹中却是一个活生生的小阿哥,今日你又玩笑说六阿哥如同四阿哥一般,惠嫔也是人母,何必如此诅咒一个无辜小儿?”

惠嫔遭她几次抢白,句句都如刀子般尖锐,再好性子的人也耐不住了,“端嫔,本宫不过玩笑,你何必如此?六阿哥出生,胤禶便死,”她瞥了宜嫔一眼,“不知道的,还以为……”

“以为什么?”布贵人也听不下去了,皱眉道:“惠嫔娘娘的意思是,六阿哥克死了胤禶?胤禶自出生其便多病痛,通贵人怀着胤禶时,德嫔尚未有孕,这如何也说不到六阿哥一个小儿身上吧?”

荣嫔忙着处置胤禶丧事,还要劝慰丧子的通贵人,无暇再理,只道:“惠嫔妹妹向来口快心直,有口无心的,众位姐妹怎么倒和她计较起来?”

端嫔冷冷道:“只望惠嫔是真的有口无心吧。”说着,便带着布贵人先行离开。

一时只剩宜嫔、惠嫔二人及宫人,惠嫔平息了心中怒气,走到宜嫔身边,“我方才不过说了那么几句,她们就个个急得那样,拼了命地维护六阿哥,不知道的,还以为六阿哥是她们生的呢。我真是替妹妹不值,一样是嫔位,一样是阿哥,六阿哥怎么就得了这么多人喜欢,倒是妹妹的五阿哥……”

宜嫔挑眉,“胤祺如何?能送去皇太后身边抚养也是胤祺的福气,翊坤宫和延禧宫不在一条路上,本宫先行告退了。”说完,对着惠嫔点了点头,便带着众人离去。

春日的风如同一个个耳光打在惠嫔脸上,隔着兔毛手套,她攥着拳头,恨恨地看向众人离去的方向,生生将一张俏脸扭曲如夜叉,紫琪看她气得涨紫的脸,忙道:“主子?”

惠嫔咬牙半晌,终是道:“等我的胤禔长大了,你们……你们都得死!”

宜嫔口中虽如此说,可心内未尝不如此想,惠嫔的话如同点燃了她心里的那串鞭炮,回宫的路上,她的话一直回荡在耳际,直到被通贵人凄厉的哭声打断。

通贵人两度失子,心几乎都碎了,端嫔、布贵人一左一右将她拉开,荣嫔便让人将胤禶抱了出去,放在一个小小的红木小棺之中,宜嫔走了进来,同众人将通贵人扶着坐下。

鬼使神差的,她低声道:“皇上竟也不来看看,只顾着新得六阿哥之喜,连胤禶最后一面都不见。”

端嫔见了鬼似的看向宜嫔,“此刻劝慰通贵人要紧,宜嫔提六阿哥作甚?”

宜嫔到底是第一回做这样的事,被端嫔冰雪一样的目光一激,便忙道:“我……我不过失言……”

通贵人哭嚎着倚在端嫔胳膊上,为母者哪个能舍得自己的孩子呢?“我的胤禶……这不是生生摘了我的心去吗?”

端嫔忙揩了她脸上的泪,“通贵人,你……”可如何劝呢?自己失去二公主时的痛楚犹在眼前,竟跟着也滴下泪来。

翊坤宫内一片愁云惨淡,永和宫却是个个喜上眉梢。灵璧醒转之时,皇帝正在一侧坐着,怀中抱着胤祚,嘬嘬逗弄着。

月落板桥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