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为后之妃常有喜

第64章 死亡新生

只可惜上天并未收到众人的心意,七月二十九,地动更强,通州、良乡等城池在强烈的地动之中,陷入地底,黑黄色的污水带着冲天的恶臭涌上地表,似是地狱释放出了恶泉,黑雾遮天蔽日,断手断脚、头破血流的人民顾不得身上的苦难,在碎石堆里寻找自己的孩子、老人,失去父母的儿童跪坐在一地残尸面前,嚎啕大哭。

黑雾如同死亡之神的斗篷遮盖在整个京师之上,痛苦、血泪如影随形……

皇帝看过户部拟定的赈灾款项,“这不够,死亡者众,速调十万内帑。”竟是要开了自己的私库,“朕之所有,便是天下人所有,朕之所出,本是天下人该得。”

一句话将所有质疑的声音打回,内务府打开库房,十万银两很快散入灾户手中。

此后,小震、大震不断,京师附近三百余里之地,伏尸百丈,死难者的尸体堆积如山,腐臭味催人欲呕,八月十九至二十一,接连三天的暴雨冲刷下,死尸拥堵于京师九门,发白发胀的尸海之中,夹杂着断肢,其情状犹如地狱。

芳苓、茯苓小心翼翼地扶着灵璧自寿皇殿出,腥臭味熏得她几欲作呕,本就有孕的身体在此时更是虚弱至极点,“主子,您再坚持坚持,快到了。”

灵璧道:“身为皇家人,不必受万民之苦,我若再不能坚持,那也太矫情了,我的孩儿也一样,他也能坚持。”

芳苓叹道:“屋漏偏逢连夜雨,佟贵妃又病了,也不知那起子人能不能好生照顾咱们四阿哥。”

灵璧回身看向寿皇殿,“大清的先祖在看着我们呢,他们会保佑自己的孩子,更会保佑自己的子民。”

三人齐齐朝着寿皇殿、永恩殿一拜,很快回了住处。

太皇太后正点算内帑余额,见她来了,强笑道:“一个孕妇,别到处乱跑,危险呢。”

灵璧扶着后腰坐下,她如今已近四月,小腹隆起,行动亦有些不便,“太皇太后放心,奴才省得,皇上在前朝忙着,奴才怕您不好生用膳,特意吩咐厨房备了您爱吃的,您先用些。”

太皇太后道:“难为你日日跑来跑去,后宫众人都乱了套了,你倒还能定下来。外头……”她拨了拨素珠,“恐怕有些不好听的话吧?”

左不过便是鞑子当政,苍天不容这样的话,满人入关三十多年了,还有这样可笑的话,“有大清先祖、太皇太后和皇上在,奴才怕什么呢?咱们当年能稳稳当当地进来这紫禁城,便不会轻易出去。”

这话说得很是入心入耳,太皇太后勾起唇角,眸色之中尽是笃定,“从前他们赶不走我们孤儿寡母,如今咱们皇室人才济济,他们更不能动摇江山。”

正说着,苏麻喇姑急匆匆走了进来,衣裳上犹带着水汽,“太皇太后,外头传来消息,说纯亲王在府中被震落的梁柱砸中,眼下……”

太皇太后捻动着素珠的手一顿,“隆禧从不轻易出门,怎会如此!?”

苏麻喇姑摇摇头,“具体到底为何,奴才也不清楚,只是纯亲王府派人来报丧,纯亲王身子一向弱,您是知道的,这一下……”

灵璧看向太皇太后,方才还傲气十足的人眼下竟滚出热泪来,她忙摘下帕子给擦去,“老祖宗,您得保重啊,您如今可是咱们的主心骨。”

太皇太后揽住灵璧的肩膀,哽咽道:“那孩子的身体本就弱些,上月初八,皇帝才去看过,召集了太医会诊,没想到……这才短短一个月,我……二十岁,狗大的年纪啊!”

灵璧悲从中来,却不敢露出哀泣之色,“人事已尽,此皆天命,既然无法改变此时,奴才知道纯亲王侧福晋尚佳氏身怀有孕两月,若老天见怜,不忍纯亲王一脉就此断绝,定会赐下一子。”

太皇太后擦去眼中浊泪,道:“尚佳氏之父尚可喜是三藩之中唯一一个不曾叛我大清之人,他的女儿,哀家信得过,苏麻,你去传哀家懿旨,纯亲王府上下都要仔细照料尚佳氏,务必保其遗腹子,若是阿哥,便为新任纯亲王。”

苏麻喇姑福了福身,又忙忙地去了。

太皇太后见灵璧还跪着,忙将她拉了起来,“地上凉,尚佳氏怀着皇家血脉,你腹中更是皇帝的亲儿子,也要保重啊。地动伤民,战事不断,皇帝心里苦,你保重自己和孩子,就是为皇帝免除后顾之忧。”

灵璧颔首,“奴才明白,请太皇太后放心。”

出了德寿殿,雨势小了些,自景山放眼望去,黑雾犹未散去,昔日雾霭缭绕,霞光流云之地,今日已变为一处死城,芳苓帮着她掖了掖披风,“主子,要不回吧?”

灵璧略一思忖,“不,咱们去昭阳殿看看。”

昭阳殿正是皇帝暂居之地,连日暴雨冲刷下,飞檐上的瑞兽格外明净,俯视着尘世间的悲欢离合。梁九功才送了营造司的几个郎中出去,抬头见她来了,心中一松,笑道:“贵人来了?万岁爷这回子恰好空着,心中正为了百姓难受,劳烦贵人劝劝,随奴才来。”

灵璧向他道了谢,昭阳殿东暖阁处摆放着一扇远山素纱屏风,隔着清透的薄纱,隐约可见皇帝盘膝坐在宝座上,手边散着一叠折子。四下无人,显得格外安静,自鸣钟走针的铮铮声声声分明。走进去时,却见皇帝支棱着脑袋,正沉沉睡着,灵璧悠悠一叹,轻手轻脚将奏折整理好了,放在一侧,待要去取披风时,皇帝伸手拉住她,惺忪的睡眼中尚带着红血色,“你怎么悄没声儿地就来了?偷看朕?”

他的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沙哑,灵璧心头一软,敛衽坐在他身侧,指尖抚上他的眼周,“您累得眼下都乌青了,难看得紧,谁看呢?”

皇帝揉揉脸颊,脸上露出一对深深的笑涡,“笑朕丑?”

灵璧拔下长长的护甲,放在一侧,柔嫩指尖按上皇帝额角,“何止丑,还瘦了许多呢。”

月落板桥霜

作家的话
地震是确有其事,当时的记载比我的描述更为可怕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