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贼王

第8章 梁子怎么解

“嗖”

一道寒光闪过,黑狼手里多了一把匕首,他阴狠地盯着邢傲天,咬牙切齿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说罢,他脚尖一点地,整个人与匕首融为一体,急速前冲,锋利的刀尖甚至发出嗤嗤破空声。

这是想同归于尽的节奏啊!

邢傲天岂能看不穿他的目的,哼,你想不要命,我岂能奉陪?

他微微一笑,待那刀尖飞近,双肩微动,手如搅藤,或上或下,或旋或转,与那匕首一错,立刻跳起,手肘倏出,重重顶在黑狼太阳穴上!

宁挨十手,不挨一肘!

这一下肘了个结结实实,黑狼嗷地一嗓子,噔噔退后几步,晃动几下,轰然摔倒在地,竟然砸起一阵灰尘!

黑狼昏厥,剩下的一干人立刻失去了主心骨,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滚!”邢傲天目光一扫,那些打手立刻如释重负,连滚带爬跑向汽车,晃晃悠悠像喝醉了酒样驶出场院。

“傲天,你留下这人干嘛?”战斗结束,柳眉儿从车里钻出,指着地下的黑狼十分不解。

“不是我要留,是他们自顾不暇,压根就没想带走。”邢傲天叹了口气。这个黑狼身手也算了得,怎么会给杨振卖命?

他弯下腰搬起黑狼,将他塞进后备箱,驾车去了诊所。

半个小时后,黑狼悠悠醒来,他一眼看到了坐在旁边吸烟的邢傲天。

“为什么救我?”

“为什么不救?”

黑狼身上没有流血,可受内伤挺重,尤其是头上挨了那一下,一直让他昏昏沉沉。

“欠你一条命!”

“不需要!”

“为何不问我是谁?”

“没必要!”

“你想怎么样?”

“随便你!”

黑狼和邢傲天平静而荒诞地谈着话,那样子压根不像打的你死我活的对手,更像是互相调侃的朋友。

柳眉儿听呆了,心中替邢傲天着急,至少问问杨振要怎么对付你啊!你倒好,什么都无所谓。

“你是谁?”

“邢傲天!”

黑狼眼里一阵迷茫,今天是他说话最多的一次,也是他有生以来最沮丧的一天。

“道上没有你这一号!”

邢傲天笑了,他深吸一口烟,缓缓吐出淡淡的烟圈,这才说道:“我只是清洁工!”

黑狼叹了口气,看来石山总经理的分析没错,越是简单的人,背景越不简单。

“咳咳……”黑狼一阵咳嗽,虽然心里犹存不服气因子,可现在却无法出手。只能倔强地看着邢傲天。

“这个给你!”

一团亮晶晶的银光闪烁,落在黑狼胸前,他仔细一看,是自己的吉祥物——纯银狼坠。

这人功夫虽好,可也太不讲究了吧,趁着自己昏厥,竟然拿走自己的东西。要知道,这串纯银狼坠从自己出道就戴在脖颈上,十多年了,即便是洗澡或者跟女人上床,也没有拿下来。

“卑鄙!”

“卑鄙?”邢傲天先是不解,看到黑狼眸中喷火般地愤怒时,顿时明白他误会了自己,随即笑道:“我从不乘人之危。”

“你的意思是?”黑狼困惑的盯着邢傲天,难道是交手时他从自己脖子上拿走的纯银狼坠?天啊,这太可怕了,自己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知觉,若是换成刀片……

“没错,这是我的规矩!”

贼不走空,天下皆知。邢傲天虽下定决心要过普通人生活,可一日为贼,终身是贼。他是贼王,当然不会坏规矩,一旦动手,即便是死,也要从对方身上取一个东西。

比如亲柳眉儿脸,撸杨振的檀木珠都是这个道理。至于将东西还给对方,那就看是另外一回事。

“你?这是什么规矩?”黑狼的头晕晕沉沉,一时没想明白,再加上杨振说邢傲天是退役特种兵,先入为主,也早已将他当做特种兵对待。

“回去告诉杨振,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否则……”邢傲天手一挥,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斩钉截铁地冷哼,“后果自负!”

黑狼愣了,没想到对方竟然就这么放自己。

“你要放他走?”柳眉儿惊呼,她在旁边听两人对话像是对暗号一样,自己压根插不上嘴,此时却明白了邢傲天的意思,“应该送警察!”

送警局?这妞可真逗。

黑狼和邢傲天同时笑了,他们都知道去那里意味着什么。

“邢傲天,我老板吃了这么大亏,面子跌尽,凭你说的几句话,绝不会善罢甘休。”黑狼跟了杨振很多年,太了解杨振了,这是只赚便宜不吃亏的主,即便短暂妥协认输,那也是谋求更大的陷阱给对方跳。

“那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此时邢傲天也知道自己已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再想盖上,难如登天。好吧,也只有离开新城市,才能解决这场风波。

“唉……”黑狼叹了口气,摸着头从床上站起,正要往外走,忽听医疗室房门一响,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傲天兄弟在吗?”

石总经理?!他怎么来了?

黑狼一愣,不明白怎么回事,他侧头看着邢傲天,以为是他通知了杨振。谁知,邢傲天同样一脸茫然。他轻轻说道:“是石山石总经理,杨振手下第一智囊。”

邢傲天点点头,看来自己又一次被跟踪了。

说话间,石山已经走到病房,他瞄了一眼黑狼,目光又转移到邢傲天身上,皮笑肉不笑地哼哈,“哎呀呀,想必这位就是邢傲天邢老弟吧,我是夜逍遥酒吧的总经理石山,我兄弟冒犯了您,老板知道后,大发雷霆,特意让我来看看。”

看什么看?摆明了是来接黑狼的。

邢傲天突然改变了主意,他不能就这么放黑狼走,否则对方还以为自己好欺负。

“看什么?看我有没有被打死吗?”

“兄弟真是开玩笑,你是咱们市里第一高手,怎么会被打死,嗯……”

“废话少说,杨振想怎样?”

“我们老板,是新城一虎,兄弟也是一虎,这两虎相斗必有一伤。为了避免这种局面,我们老板的意思是,他出钱,你离开。对外就说,你被打走的。”

邢傲天顿时明白了,这个杨振是花钱买面子。

乐安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