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贼王

第60章 诉衷情

刘倩吃惊地仰起头,侧耳倾听。

邢傲天叹了口气,拉着她来到沙发上坐下。

“从小,我就跟着我妈生活,到了十多岁时,我妈生病死了。再也没有人管我。村里人纵狗咬我,学校里同学也欺负我,因为成绩不好,老师也扣我贫困生救助金。我就逃学混社会,被人逼迫学偷东西。我第一次偷东西时,就被……被抓进拘留所,抓我的那个女警察,对我特别好,帮我向学校求情,让我继续读书。可是,在拘留所,我认识了师父黄瘸子,他摸到我的手,立刻大笑,问我想不想当贼。我说不,他就教我各种变魔术的技巧。我很好奇,就跟着他学魔术。后来,他才说我练的是贼技。从看守所出来,师父的朋友继续对我训练。说来也怪,别人很困难的动作,我轻而易举就做到了。一年以后,也就是我十七岁,跟着银狐参加贼王赛,跟自全国贼老大们鏖战,历尽艰辛,终于拿到了传说中的贼王戒指。后来,又跟着长寿帮的采魂妹学了武功,跟着银狐学了易容术,同时,我自己也钻研,偷技越发娴熟。下一次贼王赛时,我非常轻松地蝉联冠军。这时,我又被抓进监狱,判了两年,今年夏天刚出狱。”

邢傲天一口气说完,他看到刘倩紧张地身体发抖,伸手捉住她手,安慰道:“我虽然是贼王,可是从没偷过穷人的东西,都是偷的为富不仁的老板的钱。我也从来没有伤害别人。如果有,那就是伤害了你。”

“不,天哥,我知道你是好人。我知道的,你是小偷,你也是好小偷。”刘倩紧张地抓着他手,使劲摇动,“你跟我说,是相信我。我……我不管你是什么样人,你永远是我的天哥。不过,你以后能不能,能不能不要再偷东西了,好不好?”

邢傲天心一沉。这么多年,他自由惯了,一点也不喜欢拘束。偷,已经烙入血液。

他觉得偷是艺术,也是一种瘾。就像酒鬼的人离不开酒,烟鬼手不离烟。

若是让他不再偷东西,比杀了他还难受。

听了刘倩的哀求,邢傲天沉默半响,低声说道:“对不起,我做不到。”

刘倩愣了一会儿,又说道:“那、那你若是被抓,会坐牢的啊!关心你的人,会为你担心呢。”

“我妈死后,除了那个女警察,就再也没有人关心过我。”邢傲天忍不住想起骆滢大声训斥自己的情形。他喜欢被她骂,喜欢被她扇耳光。这证明她在乎自己。

“天……天哥,你不要偷,你有三长两短,我……我会很难过的,求你,求你不要再偷了。”刘倩缓缓伸出手,主动抱着邢傲天的腰,两行清泪顺着脸颊缓缓流下。

邢傲天很郁闷,他拿过纸巾,帮刘倩擦拭掉眼泪。柔声劝道:“刘倩,我跟你说这么多,只是想告诉你,我不是好人,我配不上你,这些话,我从来没有跟别人说过!你明白吗?”

没错,这些话,邢傲天虽然朋友很多,可从来没有敞开心扉痛痛快快地说过这些。刘倩是第一个让他敞开心扉的女人。

“不,不,我不要你偷,我不要你偷!”刘倩松开手,表情凝重,她扶着沙发站起身,朝着卧室快速移动。

“啊!”刘倩走的太急,一头撞在门框上。

邢傲天急忙跑过去,一把将他搂入怀里,连声询问道:“碰到哪里?碰疼了没有?要不要紧?”

“你走开!你走开!”刘倩用力推开他,倔强地站起身,跑进卧室。

邢傲天很无奈,他也不知道哪里惹了她,自己明明是想告诉她一切的,怎么就……

“哐……”卧室内突然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邢傲天吓了一跳,担心刘倩出问题,他急忙拉开门。

眼前的一幕令他震惊。

那盆洁白的水仙花摔在地上,像晾在沙滩上的鱼,盆已经摔成了碎片,泥土满地都是。

“啪……”那束玫瑰花也被摔了。

“你……你这是干什么?”邢傲天大惊,他做梦也没想到刘倩的脾气如此火爆。

“啪!”香水瓶重重地摔碎,顿时,芳香四溢。

“刘倩,你别这样!”邢傲天见她还在摸索,忍不住上前抓住她手腕。

“你松手,你松手啊!”刘倩拼力挣扎,呜呜地痛哭不止,“你走,你走吧,我不要你送的东西,你的东西脏的臭的!我不要,我不要,我什么都不要!你给我滚,你滚啊!”

“啊!”邢傲天顿时明白,刘倩以为这些东西都是自己用偷的钱买给她的,他急忙说道,“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我不听,我不听,你滚,你这个小偷,你这个贱骨头,你滚,我不让你住我家!你给我滚!”刘倩歇斯底里地痛哭着,拼尽全力捶打推搡。

她的力气就像排山倒海的巨浪,推的邢傲天踉踉跄跄一步一步难以招架。他不知道该怎么劝说,脑子里一片混乱,嘴里软弱无力地辩解,“我、我身不由己,刘倩,我也没办法……”

“我不要听,我不要听!”刘倩像是疯子,很快将邢傲天从卧室推向门口。

邢傲天像过街老鼠,被打的抱头鼠窜,他匆匆忙忙打开门,跳到门外。

“哐!”门重重关上。

“呜呜……呜呜……”室内传来沉闷的哭泣声,像爪子一样不停抓挠邢傲天的心。

他觉得自己脸火辣辣地疼痛,伸手摸了摸,不知何时,被刘倩抓了两道指痕,虽是皮肉伤,却非常疼痛。

这也太狠了吧!

“刘倩,我是有苦衷的,你能不能理解我?我……我现在也是想痛改前非。”邢傲天贴着房门倾听片刻,耳闻她哭的伤心,知道自己没法让她再次高兴。

从口袋摸出一根烟,啪地点燃,深深吸一口,缓缓吐出,淡蓝色的烟圈幻化成各种形状的物体慢慢扩散,一直扩散到空气中,消失不见……

一个烟屁股,又一个烟屁股,当邢傲天蹲在地上把烟盒里的烟全部吸尽时,室内的哭声依然如故。

他站起身,大步离开了四栋五楼三号房!

乐安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