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隋

第52章 神秘会所

“阿嚏!”

宇文恺打了一个重重的喷嚏,浑身也抖了起来。

易乐现在是热血澎湃,他从来没有觉得离自己的梦想如此的接近,先有了豆腐脑儿店,赚钱之后就能进行自己的制糖大业了。

他自然感受不到寒冷,就算是鼻尖上已经开始凝结冰晶,他的身体却反常的温暖。

但宇文恺就不同了,名门出身的他哪有受过这样的寒冷。

冬日有暖炉,夏日有蒲扇,这才是他的生活。

“郡公,我们找个暖和的地方,喝上两杯!”易乐连忙提议道。

酒桌上谈生意能较快的进入主题,在酒精的催化作用下,说话也变得直接了不少。

这是易乐跟他原来的老板学来的生意经。

“郎君还好饮酒?”宇文恺耸了耸肩,似乎身体已经开始本能抵抗严寒,“想不到又有一个共同的爱好了。”

喝酒,易乐谈不上喜爱,但这不是没有办法吗?

易乐顺应的说道:“酒量不行,但也愿意陪郡公饮上两盏。”

“有意思!”宇文恺像是来了兴趣,他拍着易乐的肩膀说道:“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说不定,还能碰上熟人!”

有了老丈人的钱袋,易乐的腰板儿自然是硬气了不少,他也满心欢喜的说道:“今晚不醉不归!舍命陪君子!”

两人急匆匆的离开了高府门口,而前往的方向并不是易乐熟悉的酒肆,看来这些贵族公子哥果然有自己的玩法。

易乐在心里默默的提醒着自己,酒要喝,事情要办!先搞定宇文恺,再回家搞定高幼莹!

大约走了一炷香的时间,宇文恺将易乐带到了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

之所以说是人迹罕至,是因为地面上的落雪并没有踩踏的痕迹,像是一面镜子。

而一幢两层楼高的牌楼耸立在易乐的面前,牌楼之后,是一扇紧闭着的大门。

会所的感觉突然涌上了易乐的脑海,不过这可是古代的高级娱乐会所,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有些什么稀奇玩意。

宇文恺在前面带着路,显然他不是第一次来。

等到了大门前,宇文恺也没有叫门,反而从右上角打开了一扇小窗户,从里面探出了一位只有一只眼睛的男人。

“原来是安平郡公,里面请。”独眼男客气的说道。

宇文恺往后撤了一步,随后说道:“这是高司录府上新婿,头一次来。”

“可有验牌?”

谨慎的对话,让易乐觉得像是在进行一场见不得人的勾当。

宇文恺将自己的验牌拿了出来随后作保道:“我担保,开门吧。”

独眼男也是例行自己的职责,在看过宇文恺的验牌之后,小窗又关上了。

易乐凑到宇文恺的耳边,小声的问道:“郡公,何为验牌?”

宇文恺惊愕的看着易乐,他反问道:“高家三子没跟你说过吗?”

“没有,在下还没有和他们交流过。”易乐晃眼瞅了瞅宇文恺手中只有巴掌大小的木牌子,“不瞒郡公,在下和小叔子说的话,还没有郡公的多。”

“哈哈哈,易郎君真是奇才!”宇文恺打趣的说道:“同住一府居然不见面。”

“他们出去得早,我回来得晚,我们算是不得访的街坊。”

“有趣!”宇文恺听着易乐的腔调,又笑了起来,他接着说道:“此牌是浣花坊的出入牌子,若是熟面孔就不用,郎君是第一次来他们未免要谨慎一些。不过此行有安乐作保,郎君今日之后也会有。”

一听浣花坊,就知道不是一个正经场所。

易乐的眼睛都直了,没想到宇文恺竟然带自己来这种地方。

看来良民也有难处啊!

“此坊之中,大多少门阀后人,也有少数的官僚。他们大多从后门进,所以前门才如此冷清。”宇文恺接着介绍道:“若是郎君从后门离开,就能看见车水马龙的景象了。”

易乐犯了难,听完宇文恺的描述,原来这里还是一个高档场所,也不知道自己老丈人给的钱,能不能付清一盏薄酒。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徐徐打开了。

易乐转头望去,彻底傻眼。

院里院外像是两个世界,里面温暖如春,绿树茂盛,花朵成群,反观院外,除了一望无际的白色,什么都没有。

院子是露天的,中间有一口冒着热气的温泉,泉边还有几位身穿各色彩纱的女子。

嬉笑之间,荡起阵阵水花,完全像是世外桃源。

“完蛋了!完蛋了!”易乐暗想道:“看这阵仗,钱肯定不够!”

“安平郡公,里面请。”独眼男九十度的弯着腰,连头也没有抬。

“易郎君,请!”宇文恺邀请着。

可易乐的双腿像是灌铅了,异常的机械,面对春意满园,他似乎更愿意待在寒冬之中。

但既然来了,就没有跑的道理。

易乐还是硬着头皮,跟着宇文恺走了进去。

眼花缭乱算是易乐此刻的真实写照。

大院里面并没有看到其余的男宾,两排门房坐落在两侧,正对的是一坐奢华的主楼。

宇文恺走得很慢好像是故意在看易乐的表情。

但易乐也不是吃素的,原来跟着老板去了那么多声色场所,什么莺莺燕燕没有见过,坐怀不乱是他练就的本事。

其实,他每次都是聚会之后,去给老板付钱的。

“易郎君好定力,脸不红,心不跳,”宇文恺回忆道:“上次安乐和他人前来,就不是如此光景。”

“没钱怎么浪啊!”易乐暗想道:“我也想啊!但是实力不允许啊!不对!我不能对不起幼莹!”

易乐摆出了一副笑脸,他不慌不忙的说道:“她们也不容易,为了生活嘛!”

“哈哈哈,郎君不止在建造上标新立异,连进了浣花坊都妙语连珠。”宇文恺单手指着路,“我们进去吧,温上两壶酒,慢慢聊。”

两人一落座,宇文恺便叫人端上了碳炉和酒水,伸手在炉上搓了搓后,开口道:“郎君的意思我已经知道了,到现在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

易乐错愕的看着宇文恺,暗想道:怎么又会有问题?未必要意思意思?

“郡公请讲。”易乐耐心的听着,宇文恺还有什么说法。

“郎君的果子行已经被毁,如今的日子怕也找不到人修葺,那郎君准备在哪里开始你的买卖呢?”

金钩钓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