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商业广场回古代

第81章 呸!不要脸

七月初七,乞巧节。

陆景洗漱完毕来到大厅之时,看到福伯正指挥府里的家丁,在前院搭建一座简易的高台。

“子衿,他们这是做什么?”陆景一转头,好奇的对柳子衿问道。

柳子衿知道陆景不清楚乞巧节的习俗,笑着解释道:“夫君,福伯他们在搭建乞巧楼,晚上要在乞巧楼上设一香案,并放置鲜花、瓜果,在月光下向织女乞巧。”

陆景了然的点点头,他知道乞巧节就是七夕节,情人节。

在现代,情人节并没有这么复杂的习俗,早已演变成单身狗怒吃狗粮,情侣间炮火连天。

“夫君,乞巧节还有一首乞巧歌呢!”柳子衿俏皮的说道。

“哦?”陆景顿时来了兴趣,“子衿你会唱吗?”

柳子衿点点头,轻声唱道:“乞手巧,乞容貌,乞心通,乞容颜,乞我爹娘千百岁,乞我姐妹千万年。”

歌声宛转悠扬,让陆景体会到这个时代女子心中的美好期盼与向往。

……

乞巧节固然是个重大的节日,但陆景依然要为彩票之事而操劳。

陆景吃完早膳之后,就来到了商务司,并派人将昨天莫氏工坊赶制的彩票全部运到各家彩票店进行销售。

兴许是乞巧节的缘故,彩票店刚一开门,前来购买彩票的百姓源源不绝,比昨日的场面还要火爆。

彩票店的伙计们有了第一天的经验,彩票买卖反而变得更加轻松和便捷。

再加上今天来购买彩票的百姓,基本都是几张十几张一买。

到了中午时分,陆景派人粗略一统计,发现彩票已经卖出了十万张。

根据今日的火爆情形,一天之内卖出二十万张,想来问题不大。

不过,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购买彩票,大多数人开始明白彩票中奖并不是那么容易,能中奖的人毕竟是少数,能中大奖的人更是少数。

知道中奖率很低后,人们购买彩票的热情被浇灭不少。

彩票销售虽然还算火爆,但人们并不像昨天和今天上午那么狂热。

等到傍晚时分,逗留在彩票店门外的人群早已散去,陆景第一时间让人统计出彩票的销售情况。

商务司内,沈惜韵拿着账本走到陆景跟前,面露担忧之色道:“陆司长,本以为上午卖出十万张彩票,下午定能多卖出一些。没曾想,一下午时间只卖出五万张,这可如何是好?”

“这彩票本就不可能长久火爆下去,毕竟中奖的人只是少数。大多数人买过几张,图个新鲜也就结束了。”陆景不在意的说道。

“可要是如此,以后我们岂不是赚不了多少银子了?”沈惜韵蹙眉道。

陆景摆摆手,笑道:“那倒不至于,毕竟渴望以小博大,天降横财的人有很多。当然,的确会少赚一些,不过彩票是一门可以细水长流的生意,赚钱是肯定的。”

听到陆景的解释,沈惜韵恍然大悟的点点头,不再执着于彩票的销售情况。

“对了,沈姑娘,今日是一年一度的乞巧节,你要不回家准备准备,等晚上一起去放花灯。”陆景突然开口道。

沈惜韵点点头,浅笑道:“好,等我回去换身衣服,晚上在钱塘湖边汇合。”

……

夜幕降临,陆府。

陆景刚刚吃完晚膳,就看到小玉和柔儿手里分别抱着一个花灯,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小玉和柔儿早就对一年一度的乞巧节期待不已,连连催促道:“小姐,快出门放花灯吧!”

琴月和柳子衿对视一眼,眼神中有些无奈。

不过,她们俩也很期待放花灯的场景。

没过多久,陆景让家丁准备了两辆马车,浩浩荡荡的往钱塘湖边驶去。

这次出门,除了琴月主仆和柳子衿主仆外,秦梦柔也跟了过来。

“夫君,去年乞巧节之时,妾身向织女乞求一位如意郎君,今年果然应验了。”柳子衿话语中带着浓浓的幸福感。

陆景看到柳子衿眼中透着的爱意,心中一暖,问道:“子衿,那你今年要乞求什么?”

“今年妾身想向织女乞求,早生贵子。”说着说着,柳子衿脸上布满了红晕。

听到这话,陆景忍不住凑到柳子衿耳边,贱兮兮地说了一句:“看来我晚上要多努力几次才行。”

柳子衿脸色通红,不过还是轻声点头道:“夫君做主便是。”

……

当陆景和柳子衿在车厢内说着夫妻悄悄话之时,马车外坐着的秦梦柔忍不住啐了一口:“呸!不要脸!”

“秦姐姐,你说谁不要脸?”同样在马车外坐着的小玉好奇的看了一眼秦梦柔。

秦梦柔白了一眼小玉,没好气的说道:“没说谁!”

小玉见到秦梦柔这般态度,忍不住嘟了嘟嘴。

秦梦柔身为习武之人,耳聪目明,身后车厢内的声音一字不漏的传入她耳中。

听着听着,秦梦柔白皙的脸庞渐渐起了一抹红晕,心中暗恼。

这陆公子竟这般不要脸,在马车内公然说这种男女之事!

不过,她心中产生一丝好奇,这种事真有陆公子和柳夫人说得那么美妙吗?

……

钱塘湖畔。

作为杭州最美的景点,每到乞巧节之时,总会有大量的人群来到这里,放一盏花灯。

花灯又名许愿灯,人们将自己的心愿寄托在花灯内,放入湖中,随着湖水流淌。

陆景一行人带着花灯来到钱塘湖畔之时,钱塘湖上已经飘满了大量的花灯。

这些花灯式样繁多,造型美观,有玲珑精致的宫灯,有吉祥如意的荷花灯,以及栩栩如生的动物灯。

“陆司长!”提前等候在钱塘湖畔凉亭处的沈惜韵,看到陆景一行人,笑着走了过去。

柳子衿几人看到身材高挑,五官精致,穿着一身淡绿色襦裙的沈惜韵,都面色古怪的看了一眼陆景。

陆景感受到众人注视,连忙介绍道:“这位是沈惜韵沈姑娘,是商务司的司书。”

接下来,陆景又把柳子衿等人一一介绍给沈惜韵。

几人都是女子,很快便熟络起来,以姐妹相称。

秦梦柔没有凑上去和沈惜韵打招呼,反而撇了一眼陆景,话中有话道:“怪不得陆公子整日待在商务司,原来是有美人相伴。”

“秦姑娘,你误会了。”陆景苦笑一声,连忙解释道,“沈姑娘只是我商务司的同僚罢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为何她出现在这里,难不成是巧遇?”秦梦柔挑眉道。

“那倒不是,我和沈姑娘提前约好,在钱塘湖边的这处亭子见面,一起放花灯。”陆景继续解释道,“这有什么问题吗?”

秦梦柔见陆景好像真的不懂其中的含义,开口道:“陆公子,一男一女放花灯,你觉得合适吗?”

“一男一女放花灯?”陆景环顾四周,辩解道,“哪有一男一女,明明是一男六女放花灯啊!”

灵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