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萌后如词

穿越之萌后如词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0章 云生

去晋阳宫的时候,大概用了一天的时间,而回来,只用了不到三个时辰。

秦玄将孟若词紧紧抱在怀里,为她挡去了大半的风,又顾及她手臂的伤,回来的时候,动作轻柔至极。孟若词在他怀里只觉舒适的很,一颠一颠的,竟生出了些许睡意。待到侯府门口之时,孟若词困的连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这番两人提前回来,府中虽然意外,但是都能处理的极好,足以见得侯府下人的教导都是极为严苛的。

秦管家这会儿正躬身跟在秦玄身后,关切的看着他怀里的孟若词,嘴里还在禀告道:“侯爷,曲觞提前回来传信之时,老奴就让人去找云生公子了,这会儿想必云生公子就快来了。”

秦玄眉头一直未曾松开,他浑身煞气,冷声说:“曲商去催,让云生赶紧滚回来!”

秦玄积威已深,素日里面无表情便让人害怕不已,此刻他看起来更是凶残,仿佛下一刻就要给谁一剑一般,沿途的下人都不由瑟瑟发抖,不敢去触霉头。

曲商抖了一下,赶紧出现,在秦玄身后跪地,恭敬道:“是!”说罢,便没了踪影。

孟若词看秦玄那模样,忍不住抬起右手,抚了抚他眉间的皱褶,弯弯眸子,孟若词笑道:“你怎么老爱皱眉,以后老的快。”

秦玄抿抿唇,不说话。他此刻浑身的肌肉都紧绷在一起,很不放松。他在自责,在内疚,孟若词意外坠马,摔断了手臂这件事,他把责任全揽在了自己身上,要是他在,她就不会受伤。

他心里在想什么,孟若词大概都能猜到。这事跟秦玄完全没关系啊。孟若词想了想,又伸出手放在秦玄嘴边,大拇指和食指齐动,将他的嘴角提了起来,“来,笑起来,别板着脸,我不喜欢看。”

秦玄斜眼看她一眼,想说什么,又没说,过了两秒,被提起来的嘴角又放了下去,但他周身的气息都温和了很多。

这一个互动,管家都看在眼里,看的他是差点老泪纵横!秦玄还小的时候,管家就是秦家的管家了,可以说,秦玄一路的成长都有他的身影,秦玄是个什么样的人,管家可以说是再了解不过的,现在看到秦玄也会为人妥协,替人着想了,整个人也越来越鲜活了,他可谓是欣慰至极!小侯爷可算是有个知冷知热的心上人了。

走进西院,秦玄将孟若词放在拔步床上,他的动作不算轻柔,孟若词没忍住“哎哟”了一声,秦玄侧眸看她一眼,淡声询问:“这下知道痛了?不胡闹了?”

孟若词撇撇嘴,轻声嘟囔:“我这是为了谁啊?!爱皱眉本来就老的快,老男人。”

“噢?”秦玄挑眉,“那孟小姐觉得谁年轻?”

他表面虽是在调侃,但孟若词发誓,她听出了杀气!孟若词骨碌碌转了转眼珠,讨好笑道:“我就喜欢老男人。”

言语直白至极,放在这个年代可以说是不知廉耻,露骨浪荡了。秦玄愣了愣,待反应过来后,乐开了花,他向来不遵礼法,露骨放荡什么的,他不知,他只知道自己欢喜的人也欢喜自己。

他一眨不眨的看着孟若词,有些激动的问:“你刚刚,说什么?”

孟若词被他看的脸一红,她转过头去,娇声说:“好话不说二遍!”

秦玄勾起嘴角,笑了。不说也没关系,他刚刚听到了,而且听的很清楚!这绝对是他这辈子听过的,最好听的话。

孟若词看着他嘴角的那抹笑,也笑了起来,“傻子。”

两人相视而笑,屋内的气氛一时温馨甜蜜不已,隔着房门,外面的人仿佛都能闻到那股酸臭味。

大概一炷香后,门外才传来管家的声音,他看着面前的白衣公子,喊道:“云生公子。”

云生轻轻颔首。

秦管家转身,恭敬敲了敲房门,“侯爷,云生公子来了。”

屋里传出秦玄冷淡的声音:“让他进来。”

“啧啧啧,我说侯爷啊,你怎么还是这么冷淡。这么下去,怎么找得到媳妇哟。”云生一边推门一边眉飞色舞的说到。这模样,跟他刚才那副闲云野鹤的神仙样相比,完全就是两个人!

云生推开门,大咧咧的走进去,一边走,还一边想,怎么秦玄换了一个屋子呢?直到他绕过屏风,看到躺在床上的孟若词,他惊了惊,随后痛彻心扉的指责说:“秦玄!你素日里怎么胡闹就算了,如今怎么……怎么……诶!怎么强抢民女呢?!”

说罢,他又看向孟若词,安慰道:“姑娘,别怕!你有什么冤屈,就都告诉我!有我在呢,他不敢做什么!”

他语速极快,噼里啪啦一顿,屋里的人还没反应过来,他戏都演完了。把孟若词看的是一愣一愣的。

秦玄眯眼,突然出手,一道凌厉的掌风便冲向云生,云生大惊,飞快旋身躲开,然而掌风还是劈落了他的发带,让他一头乌黑的长发垂落肩头。

“你干嘛?!”云生气急败坏的弯腰捡起自己的发带,扎上。

“让你来治病的,不是来演戏的。”

“治谁?你吗?你发病的日子不是还没到吗?!你知不知道我正准备出发去摘雪莲啊?这个时候让我来侯府,万一我错过雪莲的花期了呢?!啊?!”云生说到最后,几乎是在咆哮了。

“发病?秦玄,你怎么了?”孟若词抓重点的能力也是很赞了。

“秦玄?”云生狐疑的在孟若词和秦玄身上看来看去,最后看明白了,这是一对郎情妾意的小情人!想他一个月前离开侯府时,秦玄还是六根清净,阿弥陀佛的一个人,没想到一个月后,他就成俗人啦?

秦玄抿唇,无视掉孟若词的话,他看向云生,“她从马上摔了下来,你看看她有没有哪儿摔着了。”

“看也行啊,她是?”

“她是我的未婚妻。”

“嗯,未婚妻啊。嗯?!未婚妻?”

九酒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