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萌后如词

第28章 安慰

“姑娘。”珊瑚喊了一声,赶紧跟了上去。

赵晓蝶温柔的替秦玄斟了一杯茶,小心翼翼的说:“是小蝶的错,没有管好下人,小蝶甘愿受罚。”

白骞偷偷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秦玄,不敢说话,只能悄悄的喝一口茶,以缓解心中的紧张,不知道这个没人性的会不会迁怒与他啊!

秦玄伸手拿过杯子,赵晓蝶心中一喜,却见他将杯子一倾,把杯子里的茶水到了出来,然后“啪”一声,将杯子放在桌子上,赵晓蝶的心情立刻由喜转忧。

“来人。”秦玄开口道。

门口的一个侍卫立刻跑了进来,“侯爷。”

“没有规矩,先打五十大板,再把她交给管家。”秦玄把玩着桌上的杯子,淡淡说道。

冬雨愣了愣,待反应过来后,立刻跪了下去,哭着求饶,“侯爷,侯爷奴婢知道错了,赵姑娘,救救奴婢。”

五十大板,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都不一定受得了,更何况一个弱女子?不死也得废。

“这……”赵晓蝶一脸不忍,“冬雨她,也没什么大错,侯爷……”

“不管她有没有错。”秦玄意味深长的看了赵晓蝶一眼,眼中的杀意再也按捺不住。

赵晓蝶脸一白,侯爷的意思是,不管有没有错,只要得罪了孟若词,就得受罚?

她握紧了手帕,心中涌起强烈的不甘,自秦玄那日把她从那种地方带出来,她一颗芳心就完完全全落在他身上了,她不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她只知道,她赵晓蝶,喜欢他。那孟若词一看便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哪里配得上秦玄?只要秦玄尝过她的滋味,她不信笼络不住他。

她眼中的势在必得,瞎子都能看的见。秦玄厌恶极了,要不是留着这个女人还有用,他早就杀了她。这个白骞,居然把她带进侯府,还被皇帝的人看到了,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想到这里,秦玄轻描淡写的扫了白骞一眼,白骞却吓的一抖,完了完了,秦玄肯定迁怒了,这怎么能怪他呢?是不是?

“行了,茶喝了,事也说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秦玄起身,话这么问到,人却抬脚就走,可见也只是随口一问而已。

赵晓蝶站起身,想说什么,可触及到秦玄的眼神,又什么都不敢说,只能眼睁睁看着秦玄的身影消失。

秦玄走后,那侍卫赶紧拖起颤抖流泪的冬雨往外走。白骞抬头,冲赵晓蝶尴尬笑笑,然后脚底抹油般,飞快溜掉。

赵晓蝶一脸狰狞,伸手一挥,便将桌上的茶具挥落在地。曲乐站在不远处,看着她嘲讽的笑,任她发气,却没任何动静。

**

秦玄走进西院,却见屋子的门紧闭,珊瑚站在门外,一脸焦急的敲门,边敲边喊:“姑娘,你让我进去吧,姑娘。”

珊瑚在门外焦急的敲门,一抬头,就看秦玄迈着长腿走了过来,她赶紧行礼。

秦玄站在门口,问她:“怎么回事?”

“姑娘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也不许别人进去,不知道怎么了。”珊瑚一脸担忧。

秦玄皱眉,直接推门而入,珊瑚趁机伸长了脖子往里看,秦玄却一把将门关上,差点撞上她的鼻子。

秦玄一脸担忧,快步走过去,绕过屏风,只见床上鼓起一团圆圆的包,他坐在床边,轻轻拍了拍那块’包’。

没有任何动静。

秦玄细细听去,只听见浅浅的抽泣声,他心中一紧,便要去掀被子,被子里的人却紧紧按住被角,不让他掀。秦玄怕伤着她,不敢使太大的力,一时两人便胶着起来。

孟若词细细的抽噎声像是凌迟的刀子一般,一刀一刀割在秦玄心上,让他心里钝钝的痛。

秦玄俯下身,一使劲,将被子连同被子里的孟若词一齐抱在怀里,他柔声问道:“你哭什么?”

孟若词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带着哭腔,“你管我。”

哭着不忘使小性子,秦玄被她逗笑,他故作严肃,“先出被子里出来。”

孟若词一听他严肃的声音,哭的更厉害,“你管我!”

“我不管你管谁?”秦玄低声问道。

“你爱管谁管谁!”

秦玄低低笑出声。

孟若词没好气的说:“你笑什么?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哭,巴不得我走?我走就是了!不赖在你们侯府,碍着你娶媳妇。”

秦玄压低笑声,问:“你走去哪儿?”

孟若词哭着说:“我走回家!”

秦玄问她:“你家在哪儿?”

孟若词一愣,“你管我!”

秦玄又问:“我娶什么媳妇?”

孟若词没好气的回答:“你爱娶谁娶谁!你娶什么马媳妇,赵媳妇的,都跟我没关系!”

秦玄笑了起来,不再逗她,捂在被窝里这么久,不太好。他伸手去掀孟若词左边的被子,孟若词赶紧用力去压,谁知他猝不及防,猛地从右边一掀,便将被子掀开了。

被子被拿开,露出孟若词被憋得通红,满是泪痕的小脸。秦玄一看,便敛了笑意,他叹了口气,轻轻将孟若词抱在怀里,拍了拍。

孟若词立刻便忍不住,大哭了起来。莫名其妙的,她就是觉得很委屈,她不想哭的,可是眼泪怎么都止不住。

秦玄将她抱在怀里,任她哭。哭了一会儿,孟若词的哭声便渐渐小了下来。

秦玄放开孟若词,低头看着她红红的眼眶,问:“不哭了?”

孟若词揉揉眼眶,不说话。

秦玄也不介意,只是轻声问道:“你哭什么?”

“没什么。”孟若词赌气,就是不想说。

秦玄伸手,轻柔擦了擦她脸上的泪痕,“没什么你还哭。”

他看着孟若词,叹了口气,有些无奈,“赵晓蝶是白骞带进来的,她不会在府里待多久。”想了想,他又说:“我刚刚没有凶你。”

堂堂杀人如麻,夜能止婴孩哭的宣平候秦玄,在这里耐着性子安慰别人,这件事要是传出去,怕是得惊掉所有人的下巴。

孟若词听到他的话,心中又涌上一股欣喜,电光火石之间,她脑中一抽,突然问道:“你是不是喜欢我?”

问完,她就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耳光巴子。

许久,听不到回应,她正准备说什么来补救,就听到头顶上传来秦玄低沉的声音,轻柔的不像话:“是啊。”

孟若词心中又来了一只小兔子,跟之前那只一起,跳啊跳,跳啊跳。她忍不住笑了起来,傲娇道:“我不喜欢你。”

秦玄忍着笑意,问她:“那怎么办呢?”

“我怎么知道。”

秦玄喉咙里发出低低的笑声,撩人的不行。

九酒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