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妾

第66章 云泥有别(二)

我淡淡的望着她,眼中没有任何受辱之色,更不见半分的卑微,故意问道:“不知道娘娘口中的凌辱与荣耀指的是何事?”

龙珏面色一沉,恨恨的看向我。

我神色释然的回望她,“其实娘娘不必将今日幸福的生活告诉妾身的,因为他人的喜怒哀乐,富贵清贫,妾身从来不会在意。”

“是吗?可是本宫就是要让你知道,本宫与你,根本就是云泥有别。”

我顺从的点头,“只是妾身从未想过要与任何人平分秋色,包括娘娘你。既然娘娘现如今过的这般幸福,又何必记着陈年旧事不忘呢?如果娘娘觉得洛轩当年的拒婚对娘娘而言是凌辱,对妾身而言是荣耀的话,那娘娘今时今日是不是该大为庆幸呢?娘娘刚才也说了,战场、国事从来都是男人的事,那妾身是不是可以大胆的猜测,若当日洛轩答应娶娘娘,虽与东陵联姻却并不会改变南煜亡国的命运,那么今日遭受亡国丧夫的就该是娘娘了。”

龙珏冷声笑了起来,声音也因此有些颤抖,“如此而言,本宫还要感谢你了。”

我微微欠身,“妾身不敢。”

龙珏悠然转身,那身美丽的金缕裙随即摆出一个宽大的圆弧。她走至窗前,细长的手指搭在朱漆窗栏上,目光却戚戚,良久才说道:“时至今日,本宫依旧想不明白,洛轩为何不愿娶我?他若娶了我,大可以再纳你为侧妃,但凡帝王,谁不是妃嫔成群,我又岂会有反对之理?但他却执意要给你正妃之位,不惜在众国使臣面前违抗父命。而你,我今日却见不到有多么爱他。”她看向我,企图从我的神色中得到答案,“你说他人的喜怒哀乐,富贵清贫你并不在意,那么本宫今日要你一句话,换作是你,你可会为了洛轩当众拒绝他人?”

我差一点脱口而出的告诉她,我不会,我最爱的人便是我自己,我不会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个森林,更没有勇气冒天下之大不韪。但是我已不再是我,我只是贺兰挽伊,那个将洛轩视作自己生命的女人。我的手指被握的“咯咯”作响,紧闭的双唇迸出了二字,“我会。”

那一刻,龙珏的脸上看不清是痛还是笑,只见她坐倒在贵妃椅上,指责道:“你说谎,你根本不会。你若是会,就不可能思量这么久才回答。你若是会,又岂会在说到洛轩时,丝毫感受不到半分的心痛。别人也许无法察觉,但是本宫就是知道!”

我怆然一笑,看着龙珏,她说的没错,她的直觉也没错,只是事到如今,我能说什么又能做什么呢?

我脸上换上了悲泣的神情,“那么娘娘觉得妾身应该大肆哭闹,或者不顾任何宫廷礼仪的痛心叫嚣,这般才是表达妾身对洛轩的思念吗?可是妾身做不出来,妾身的痛只会隐藏在心底,越是痛,妾身便要藏的越好。”

龙珏转头看向我,目光从之前的凄怨逐渐变为平静,我知道她定是知晓刚才的举动有失母仪风范,只见她微微闭目,稳定了心神后才再度开口,“知道本宫为何要将你千里迢迢召来北祁吗?”

悠悠一段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