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之最强BOSS

第73章 宦官,就是用来拉仇恨的

不过欣赏归欣赏,林诺并不会因为李东阳的到来,就改变自己的立场。

最起码,在自己福缘没有捞够前,是不会卸任锦衣卫指挥使这个职位的。

锦衣卫指挥使,这个位置实在是太适合自己了,权力大,自由度高,只要有合适的理由,大明各地他都可以去得,比之一辈子待在京城中的京官要舒服的多。

他还没有整合江湖各大门派,还没有灭了宁王那个老家伙,还没有寻找到新的龙脉,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做完,在这之前,锦衣卫指挥使的职位他是不可能让出的。

别说是李东阳来劝他,哪怕是正德这个新帝来劝他,他也不会改变心意。

“首辅大人莫要再为我的事情操心了,不论什么原因,我当初既然已经答应了先帝,那就一定会在锦衣卫指挥使这个位置上做下去!”

“我叫林诺,一诺千金的诺,答应的事情,就一定要去完成,否则,岂不成了随意毁诺的小人?”

“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认死理?这已经不仅仅只是你一人的事情了,这已经关系到了整个文官的荣誉,就算老夫不再插手此事,其他文官,也不可能就此罢休的!”李东阳气的吹胡子瞪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林诺摇了摇头,极为严肃的看向着对方,“首辅大人,你回去告诉大家,我林诺毕竟是读书人出身,锦衣卫掌握在我手中,最起码不会失控,不会大兴诏狱,也不会做出屈打成招的事情!”

“但若是这个职位落入了刘瑾那样的阉党手中,首辅大人可以想象日后会发生什么吗?”

“刘瑾是司礼监总管,更是东厂厂督,若是连锦衣卫再落入他手中,权力之大,朝中何人还能与其对抗?”

李东阳沉默了,林诺说的事情很现实,也是他们如今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刘瑾太年轻了,没有王岳那般沉稳忠厚,新帝刚刚登基才一个多月,刘瑾对权力与财富的渴望就已经显露了出来,此事,想必首辅大人已经有所察觉了吧?”

李东阳点了点头,这段日子,他也察觉到了一些端倪,一些在官场中郁郁不得志的官员,有些已经开始与刘瑾等人接触,这是个很不好的现象。

“首辅大人,回去吧,告诉其他大人们,让他们莫要再为我的事情而操心了,因为这种事情而与陛下对抗,不值得!”

李东阳此人,林诺还是很有好感的。

执掌锦衣卫一个多月以来,林诺调查朝中所有的官员,大部分官员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些问题,只要他愿意,一个命令,便可以让不少官员丢官罢职,深陷诏狱中。

但李东阳此人,方云等人曾多次暗中调查,却没有查到此人任何的把柄,此人不结党,不营私,不贪财,不枉法,或许在历史上算不上能臣,但却绝对算是位好官了。

对于这种一心为国的好官,林诺的态度也是很好,很有耐心的为他解释了许多,否则换个其他人来劝他,早就被他轰出衙门外了!

“罢了,我回去劝劝他们吧,我虽是首辅,但有多少人愿意听我的劝,我也是没有把握的!”李东阳叹了口气,拍了拍林诺的肩膀,“林诺,你在山阴县的施政措施我都了解了,你若入阁,未来一定是位名传千古的能臣,只是可惜了...唉......”

叹了口气,李东阳离开了锦衣卫衙门,接下来,他需要做其他文臣的思想工作,与弘治帝一般,他是个务实的人,在他看来,文官的面子,远不如让林诺继续待在锦衣卫中压制阉党的势力来的重要!

目视李东阳离开,林诺知道,自己任职锦衣卫指挥使的事情,将不会再被文官们拿来与正德对峙了。

李东阳毕竟是首辅,虽然不结党,但他的态度,将会影响很多官员的抉择,没有了首辅的支持,哪怕言官们喷的再凶,此事也将会不了了之。

李东阳离开后,徐渭这个老朋友也来到了锦衣卫衙门中。

二人待在一处偏殿中,也不知究竟商谈了些什么,直至天色彻底黑了下来后,徐渭才神色平淡的走出了锦衣卫总部,看起来心情放松了许多。

翌日清晨,这一日朝会中,百官对于林诺任职锦衣卫指挥使的反对声少了许多,虽然依然有些言官表示强烈反对,但李东阳、谢迁等阁老对此事却保持了沉默。

没有了带头羊,文官们的气焰也逐渐熄灭,最终在几位阁老们默认的状态中,正德皇帝登基后的几道旨意算是彻底的得到了落实。

朱厚照很高兴,他感觉自己在与百官的对抗中获得了胜利,这种感觉,比之打了胜仗还爽,爽的他回宫后,不由得多吃了两碗饭,更是按照以前林师的教导,练了一个多时辰的枪。

不论是长枪还是短枪,他都练了一遍。

身心得到满足的他,看向身旁几位太监时也顺眼了不少,更是对着刘瑾招了招手道:“刘大伴,你去趟锦衣卫衙门,将林师喊来,有段时间没见他了,朕要与他说说话!”

刘瑾领命,兴奋的离开紫禁城,带着一众东厂番子,喜滋滋的向着林诺所在的锦衣卫衙门冲去。

他之前还在想着怎么找机会收拾林诺呢,如今机会这就来了,借着宣旨的机会,刘瑾准备好好的打压一番林诺,若是能将对方收为小弟,那就最好不过了!

“踏踏踏!”

这一次为了壮声势,刘瑾足足带了上百个精锐东厂番子,将气势弄得足足的,一路上不论是官员还是百姓,都吓得不断向着街道两边躲藏,生怕被这些番子给盯上。

“唉,也不知道又是哪家大人被这些番子给盯上了!”

“这已经是第三家了吧?新帝才登基一个多月,东厂就接连有动作,这刘瑾未免也太猖狂了些吧?”

目送刘瑾等人离开,不少百姓聚在一起低声交谈着,言语间,对于刘瑾这些时日以来的动作,已经颇为不满了。

出头的橼子先烂,韬光养晦这个道理,刘瑾一介阉人并不懂。

不过对于刘瑾的一些出格举动,正德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如今的朱厚照,已经牢牢记住了父皇的教导。

宦官,就是用来拉仇恨的,不将仇恨拉到他们身上去,那些满腔精力无处施展的文官们,就得把精力用在皇帝身上了!

菜刀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