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妻贵安:为夫有礼了

嫡妻贵安:为夫有礼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2章 梨花落

出了城门,几人走了一段路,又坐了会儿马车,才到达目的地。

春意融融,草地上、池塘边,三三两两聚着一些人,才子佳人,黄发垂髫,觥筹交错,怡然自乐。鸟儿在树梢上轻快的啁啾,一群野鹤打池塘那边掠过,扑腾起一阵水花飞溅。

万里无云的天气,微风和暖,空气中夹着青草和野花的芬芳气息,令人心神涤荡,内心积攒下来的阴郁一扫而空。

女子们的环佩叮当,裙袂飞扬,或采来枝条编制草帽花环,或手执团扇互诉心声。性情爽朗的,举办一场小型蹴鞠比赛,汗沾粉面花含露,尘拂峨眉柳带烟。实在一幅美不胜收的图景。男子们则聚在一块,谈笑风生,吟诗作对,饮酒作乐,好不风流快活。

张昭奕不愿在人多的地方,便寻了一处僻静的梨花树底下。

顾景芜笑他:“怎么不去与那些人打招呼,单捡了这么一处冷清地儿待着?人家姑娘可注意不到这个地方啊。”不过,她心里也是不喜欢那么多人一起的,太过嘈杂了。

她让马车夫从马车里面拿出了郊游准备的一些东西,宝琴和小六帮忙着在地上铺了席子,摆上水果糕点等一些吃的,酒水则被宝琴全放在了张昭奕那边了。

顾景芜见了忙喊住宝琴,“这桃花酿可是我特地从二哥那边讨过来的,怎的全给他面前了?宝琴,你摆一些在我这边呀!”

宝琴道:“姑娘,您可不能饮酒。您身子才大好,若是喝酒再受了凉,那可如何是好?”

“酒水是暖身子的。何况这桃花酿是难得的好酒,我若不喝上一口,便全便宜了张小五了。”说着就要自己动手去拿。

宝琴真是的!

她和张小五一起喝酒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都要说她。

“我看呐,你这贴身的小丫鬟怕是和老妈子有的一拼了,什么都操心。”张昭奕见顾景芜手够不到桃花酿的酒壶,便拿了一壶递到她手里。

顾景芜接过酒壶,坐回原来的位置,为自己倒了一杯酒,点头附和着,“你倒是和我想一块儿去了。”

张昭奕笑了笑,斟上一杯桃花酿,“来,干一杯。”

“干。”

两人毫无嫌隙、没有男女之别又心照不宣的举动,气的宝琴直瞪眼。

小六坐在一边,悠闲地磕着瓜子,翘着二郎腿劝道:“宝琴姐姐,您就闲着点吧,顾大小姐和我们家少爷在一起,能有你什么事儿呀!来这边坐着歇会儿呗。”

宝琴不理他,还是站在顾景芜身后。

“哎呀,郊游郊游,你那么严肃干嘛?快来坐着。”小六嬉皮笑脸地去拉她。

“别动手动脚的。”宝琴挥开他的手,不过到底坐了下来。

小六捧着一捧瓜子给她,“来,宝琴姐姐,您吃瓜子。这瓜子可香了,保准你吃了还想吃!”

宝琴没好气的瞅着小六,“说的好像这瓜子是你带来的一样。吃了还想吃的人是你吧!”宝琴无情的揭穿了真相。

小六“嘿嘿”地笑着。反正顾大小姐和少爷关系那么好,顾大小姐带来那么多东西,不就是给大家分享的嘛!

无意中听到小六和宝琴的对话,顾景芜才反应过来,张小五约她郊游,竟然什么东西都没带!全指望她带呢吧!

“张小五,你可真抠门!”于是乎,顾景芜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心中感慨万千。

“怎么了?你一个京都首富的嫡长女,竟然和我计较这一点点吃的?”张昭奕故作惊讶地瞪她,“抠门的是你吧!”

“那你也不能什么都没带呀!你不是还开着糕点铺子么,那么多糕点,你随便带一点来,也够我们吃了啊。”顾景芜吐槽着,转而在张昭奕身上上下打量了一圈,质疑的目光盯着张昭奕的脸,道,“你不会真的约了哪家美人儿,兴奋过头,所以忘了吧?”

“……”

张昭奕扶额,“那你还是觉得我抠门吧。”

“嗤!我信你有鬼!”

顾景芜冲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捻起一块青团细细品尝着。

一阵风吹来,梨花纷纷扬扬落下。

梨花树下,二人相向而坐,举酒对饮。男子眉目俊朗,放荡不羁,眉眼含情,女子容颜倾国,超凡脱俗,气质绝尘。旁边坐着丫鬟小厮,不知说了什么,二人笑着打作一团。马车停靠在一边,车夫拿着草帽作为扇子,慢慢扇着。梨花落进了草帽里,他一片一片取了出来,也笑了。

他们仿佛隔绝了世人,那种浑然的和谐,让远远观望的人羡慕不已。

刚刚比完一场蹴鞠的镇远将军府嫡出大小姐容雎儿到池塘边找自家妹子。两人走着走着,忽然看见了梨花树下的景象。

她“哇”了一声,道了句:“这场景,真美!洛儿,你觉得呢?”

容洛儿也被惊住了,不过她性子不似姐姐那般活泼,只点了点头,目光中含着羡慕。

“要不,我们去和他们打个招呼,认识一下吧?”容雎儿当即拉着容洛儿的手腕,往梨花树走去。

不过,没走两步,就听到一声不屑一顾的嗤笑声传来。

身后走出来两个女孩儿,一个穿着粉色衣裙,高挑的身材,标准的瓜子脸,是侍郎府的女儿赵姗姗。另一个脸蛋偏圆,不高,眼里满是不屑与嘲讽,是御史府的小姐钱秋月,那声嗤笑就是她发出来的。

“你们有事么?”容雎儿自然认识她们,不过因为性格不合,所以不常接触,当下也没给她们什么好脸色。

钱秋月双手抱在胸前,下巴挑着顾景芜他们所在的方向,道:“容大小姐,我奉劝你一句,还是少与那些人接触。认识什么的,还是省省吧!”

“本小姐想交什么朋友,和你有什么关系?要你劝告?”容雎儿毫不留情地对钱秋月说着。这钱秋月,自个儿没什么本事,还老是喜欢在背后说人闲话。她最讨厌这种说三道四的人了。

“容大小姐,我也是好心。你可知,那边坐着的,都不是什么好惹的。那男的,是京都有名的小霸王,地痞无赖。那女子,仗着家里富贵,为所欲为,毫不知礼。我怕啊,你过去之后会惹麻烦哟!”钱秋月笑道。

事实上,她最想看的就是惹麻烦的闹剧了,到时候她再从中搅和搅和,岂不有趣得很?

容洛儿知晓姐姐性子比较直,禁不起激将法,怕她冲动之下做了不该做的事,便暗中拉了拉姐姐的衣袖,“姐姐,我看还是算了吧——”

“算什么算?我倒是觉得那边两位都是不错的,总比某些人背地里嚼别人舌头根子强。别怕,咱们去认识一下。”说着,容雎儿强硬拉着容洛儿就去了。

钱秋月自然也跟了过去,只顾着看笑话,没注意到身边赵姗姗看着梨花树下的男子一瞬间痴迷的神情。

“珊珊,咱们有好戏看了。”钱秋月幸灾乐祸地对赵姗姗小声说道。

赵姗姗望着她脸上的表情,忽然生出了一些恶心厌恶的感觉。

“你别再这样了。”她说。

“我怎么样了?你不是说你讨厌那容大小姐么,我这不是给你出气么!你看着吧,不需要我们出手,那边的,自然就帮我们解决啦。快快快,我们也过去看看。这好戏,不看白不看。”

钱秋月也不看赵姗姗的神情,一把抓住赵姗姗的手腕,将她拖了过去。

纳兰忧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