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张千金

第81章 Chapter84,大姐找婆家了?

是啊,以前副食品和商场多走俏啊?买点肉光有钱还不行,还要肉票,想扯块布做衣服,光有钱不行,还得有布票。现在呢?肉挂在市场里,有钱都可以买,一次买一头猪都悉听尊便,只要你喜欢,只要你有钱。布呢?街上已经有裁缝店了,买了布,一量,直接就能做成衣服,根本就不去商店。粮食部门要是也变成这样,那多少人要下岗啊?想想就可怕。

“爸,什么单位不会垮?”郝月问。

“未来的事情,谁知道?郝星,你建议郝辰换单位,你说说换到什么单位?给个意见?”

郝星脱口而出道:“烟草吧,烟草公司上班不需要太高的文凭,而且烟草是消费量大、消费面广,高利润、高税收的商品,为了控制税收,防止税金流失,未来的几十年内国家应该会实行专卖制度。”

“烟草?”在郝天沐眼里,世人不能一日无粮食而肚子饥,但没听说过人不可以一日无烟草而如何的,对闺女提出的这个建议表示怀疑。

“是的,烟草,吸烟有害健康,对吧?国家不会容许这种对身体有伤害的商品泛滥的,所以猪肉会放开,粮食会放开,布匹会放开,但香烟不会放开。国家不放开,但不等于烟民会减少啊,香烟的销售收入也不会减少,所以烟草在未来几十年都是个铁饭碗,很稳固的铁饭碗。”

“真的假的?”郝圣问。

郝星没好气地道:“不真不假,是猜的。”

郝辰望望大姐,又看看老爸,道:“换到烟草公司去?”

“放心,反正比粮食部门强,听我的,没错。”

“你确定?”

“我是你姐,难道会害你?这么跟你说吧,在烟草你可以混到退休,但在粮食部门,过不到十年你就会下岗,养老保险还得出去打工,赚了钱再补交。”

“这样啊,那我还是去烟草吧。”

郝天沐使劲在脑子里面搜索这方面的熟人,关系这种东西,就是你想安排个人到我的单位,我安排个人到你的单位,换手抓痒,还落得个好名声,没以权谋私把自己孩子内招进来。

差点想破了脑袋,还真没有认识的人是烟草的。郝天沐有个特点和几个同学的关系极其亲密,离得最近的就是张居正,对,有必要去问问他有没有这方面的资源,搭个桥牵个线,走动走动,再拿点实质的诚意,问题就解决了。

鲁迅说得好,这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先睡觉吧,这个问题我明天问问张居正,他明天来接张鹏举回家过年。”

晚上睡觉的时候,郝辰一屁股坐在床上,把弹簧压进了一个凹凹,吓得她跳了起来,郝月得意洋洋地道:“席梦思哦,新的哟。”

“好啊,你们都睡席梦思了,我的床架还是红砖搭的,不公平,太不公平了。”郝辰鼻子一酸,又哭了起来。

郝月对二姐的心情感同身受,道:“二姐,大姐不会让你没床睡的,她也会给你买的。”

“大姐买的?”

郝月点点头,嗯了一声。

“不是爸爸买的?”

“不是。”

“大姐找到婆家了?”在郝辰眼里,郝星本身是没什么能量的,不是说女孩子可以第二次改变命运吗?第一次是靠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努力,第二次是靠找个好婆家。

郝月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她批评道:“二姐,你的思想真可怕,太没出息了,一个人要有独立思想,不能靠别人,大姐才不会靠婆家帮衬呢。而且这世界上没人比大姐更厉害,配得上她的人还没出生呢。”

“她没找婆家,哪来的钱?”

“炒股,大姐是股神,这床就是她炒股的钱赚的,不过这是秘密,你不能告诉别人,这可是我偷听爸妈谈话知道的。”郝月说着说着,嘚瑟地在床上闪了闪。

“炒股就赚了一张席梦思?”

“谁说她只赚了一张席梦思?四张好不好?爸妈的床、郝圣的床、奶奶的床,还有四张床上所有的被絮,枕头,床单、被褥里子,面子?没看见全是新的呀?”

家里人节约惯了,借着客厅的灯就寝的,房间的灯没打开,郝辰还真没看见。

“你买新袄子了?”郝辰是自从上班之后才穿上第一件新衣服,家里她和郝月是破烂大王,两人有时候同仇敌忾,就因为没穿过新衣服,所以对新东西绝对敏感。

二姐总算注意到自己的新袄子了,郝月顿时来了劲,道:“不是买的,是裁缝店做的,大姐还给我买了件粉红色春装,可漂亮了,给你看看。知道吗?大姐现在可好了,本来说好了只做一件袄子的,大姐看这件粉红春装漂亮,就让裁缝给我试试,我一试,大姐说好看,就给我买了。知道吗?别人定做的,大姐情愿多给钱人家,都要给我买。”

“大姐的钱?”

“当然是大姐的钱,爸爸的工资都交给老妈了,钱进了老妈的口袋,想掏都掏不出来,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知道啊,家里的钱从来都不够花。”

“二姐,你等着,我拿样东西你看看。”郝月从被子里钻出来,要拿好东西和二姐分享快乐。

“什么好东西不能明天看啊?冻凉了。”郝月一点不听姐姐的劝,跑下床,拿过一个鞋盒,打开,展示出一双漂亮的粉色皮鞋。

“皮鞋?”

“是啊。”

“新的?”

“嗯。”

“也是大姐买的?”

“嗯嗯,你猜猜,哪儿买的?”郝月一点不怕冷,炫耀完了,将鞋子放进鞋盒拿出去,洗了手,再钻进被子的时候,她继续问:

“猜出来了吗?哪儿买的?”

“甄叔叔超市里的?”郝辰看见超市三楼在卖鞋,问道。

“不是,不是,再猜。”

“县城买的?”

“错了,错了,江城买的。猜猜江城哪儿买的?”

“江城的小摊子上?”

“才不是呢,就知道你猜不出来,告诉你吧,江城商场买的,是商场里面哦,不是旁边的小店子。”

“江城商场?”真是惊到郝辰了,要知道她的工资,拿上半年的才敢进一次江城商场,咬咬牙还只买得起一个小物件,很多东西只有看的份,没有买的命,价格高得离谱,有的衣服一件就抵得上她一年的工资。

朕一君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