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不想跪着

老子不想跪着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6章 孺子可教?这小子有毛病啊!

宇文无忌把那人给骂走了,然后生气的关上门,回到床上躺着了,就在这时船激烈的摇晃了起来,侍卫军官也过来禀报,江面上刮起了强风,没什么大事儿。

大事儿确实没有,但是宇文无忌却严重的晕船了,吐了稀里哗啦,若芷在一悉心照料,等宇文无忌半夜从迷糊的状态清醒过来了,才发现自己已经跟若芷睡在了一起,她的胳膊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睡得甚是安详。

“啊——”宇文无忌吓得一把把她推到了地上。

“哎呀——”若芷捂着屁股坐了起来,宇文无忌一掀被子瞅了一眼,然后赶紧盖上了,回想起那梦里手中酥软的触感,还有一些不可描述的情节,他简直要疯了,辛亏二人还穿着衣服,不然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文公子,你怎么了……”若芷一边揉着屁股一边问:“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是啊……很可怕的噩梦……”宇文无忌捂脸说道:“我这里没事儿了,你回你的房间的吧。”

若芷见他那样,也不再说什么只好出了门去,然后便坐下倚在门旁,静静的守护着,一转头便看到那个崔锡贞,在走廊直勾勾的盯着这里,脸上的神情很是幽怨。

翌日中午,一封信从门底的缝隙递了进来,若芷正在擦拭短刀,一见那信便提刀开门追了出去,宇文无忌则捡起那封信,犹豫着要不要打开。

不一会儿若芷回来了,手里提溜着崔锡贞说:“文公子,就是这个人在外面……”

“打开……”宇文无忌把信交到崔锡贞手上。

“哼……贪官,小人!”崔锡贞骂道:“这封信就是我写的,是我替稽山还有江北的百姓骂你的!”

“呦呵……”宇文无忌直接把能封信塞到了他领子里笑道:“骂我?你可知道毁谤朝廷命官,会是什么后果吗?”

“哼——卑鄙无耻的小人!”崔锡贞骂道:“我算是看错了你,原来你在江北就是因为分赃不均,而故意揭发那些贪官的!原来你就是见钱眼开的主儿!”

“是啊……我就是这样见钱眼开……”宇文无忌笑道:“你怎么现在才知道啊?昨个儿不是还使劲儿夸我呢吗?”

“哼……原来那些官场流言都是真的!”崔锡贞一脸的悔恨:“你这样绑架灾民,要挟七皇女的无耻卑劣之徒,居然会成了好人,灾民的救星!简直是讽刺!”

宇文无忌一听这话顿时深感好奇的问:“都是些什么官场流言啊?他们是怎么说的我啊?”

“哼——你原本就是江湖盗匪,盗取了钦差七皇女的凤仪,到江北伙同一帮江洋大盗,假冒钦差诈骗当地官员一笔巨款,因为分赃不均,你受到人身威胁,索性把钱都给了七皇女,让她揭开江北腐败的盖子,以求自保,你真是用心险恶!”崔锡贞骂道:“我真是看错了你!昨日见你那满嘴歪理,一副奸邪之人……”

“那我问你,我这样罪大恶极,歹毒险恶之人,为什么没被皇帝陛下砍了头啊!”宇文无忌笑着问:“你倒是说说。”

崔锡贞一下闭上了嘴,但是他还是支吾着说:“还不是茗莺公主保着你呗……”

“拿这茗莺公主为什么要保我呢?”宇文无忌嗔道:“不会是因为我长得帅,会吃软饭吧!”

“没错……你是茗莺公主的面首!”崔锡贞指着宇文无忌鼻子骂到:“是的,你就是她的养的面首!知道她很多不可告人的事情,她不得不保你……”

“听你这么说,我就还真是吃软饭的了!”宇文无忌挥了挥手:“若芷把他丢出去,跟护卫军官说好,不要再让这个混小子,接近我的房门半步!”

“是的公子……”若芷把他拖了出去。

“文无忌,你这无耻卑劣的奸诈小人!你到了鄂城一定会跟齐家狼狈为奸是不是!”崔锡贞骂道:“本以为你是个清官儿,没想到你比他们更不如,你简直就是人渣!”

“多谢夸奖……”宇文无忌没好气的说道。

翌日傍晚宇文无忌便到了茆山县码头,总督府卫队打算把宇文无忌护送到茆山县衙门,但是被宇文无忌回绝了:“我自己能走,诸位这些日子辛苦了,请回吧!”

“文大人,这茆山县境内盗匪猖獗,为了您跟若芷姑娘的安全着想,我们还是送送大人吧!万一您真要在路上出了什么事儿,我们也不好回去跟总督大人交差啊!”侍卫军官说道。

宇文无忌对若芷使了个眼色,若芷明白的从怀中掏出了几枚金币,塞到了侍卫军官手里说:“这位军爷,我们家老爷这些日子劳烦诸位了,这剩下的路,他不希望自己前去,不想再叨扰诸位,还望各位军爷们体谅!”

侍卫军官将钱收好做了一揖说道:“那我等先行告退了,预祝文大人旅途平安。”

“哦——慢走不送!”宇文无忌目送那些士兵登船离开,然后拉着若芷去雇了一辆马车,打算连夜赶路秘密前往鄂城,就在他们上马车那一刻,崔锡贞跑了过来,“文大人……文大人……文大人请留步,是晚生错了,是晚生愚钝啊!”

“哦——”宇文无忌下了马车,崔锡贞上气不接下气的到他面前打拱说道:“晚生想了一夜,才知道文大人之良苦用心啊!大奸大恶之人,之所以能为非作歹,鱼肉百姓,一方面是他们坏,最重要的是他们有手段!各种各样能让自己危害百姓得利,并逍遥法外的手段!作为一个好人,要斗过这些奸恶狡诈之徒,只能比他们更坏,更有手段才可,满嘴空洞正义的迂腐书生之气,是斗不过他们的……”

“噗——”宇文无忌差点没笑出声儿,他一脸茫然的问:“崔秀才,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呢?”

“哦——”崔锡贞赶紧改口:“晚辈想跟文大人,一起去鄂城赚钱,不知道文大人,是否能提携晚辈一把呢?”

若芷在马车上,扯了宇文无忌的衣服一下,并摇了摇头。宇文无忌故意装作没看见,而是淡然的打拱回礼说:“哎呀,崔秀才能屈尊当我文某人的师爷,我真是感激不尽啊!”

“多谢文大人栽培,晚辈定当小犬马之劳……”不等崔锡贞跪下道谢,宇文无忌便赶忙将他扶起说:“唉,崔秀才何必多礼?现在咱们就起程前往鄂城,不知可否啊?”

“属下全听文大人的安排……”崔锡贞施礼说。

“那师爷请……”宇文无忌请他上马车。

“还是大人先请……”崔锡贞推辞道。

“哐当——”宇文无忌一个箭步上了马车,关上了车门,接着便命车夫立即出发,马车飞快的驶了出去,只留下崔锡贞在原地发呆,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这小子是来摸咱们的底的!”宇文无忌不屑的说道:“看来这齐老爷对咱们也是不了解啊!”

“可以肯定,这傻小子就是他们派来安插在您身边的钉子!”若芷回道:“如此三番五次的锲而不舍,相信他才有了鬼呢!”

“今晚咱们就先找个旅馆住下,去鄂城的事情,等明天再说吧!”宇文无忌笑道。

suzaki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