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不想跪着

第7章 钦差驾到!乱了。

宇文无忌让莉莉穿上了那身金灿灿襦裙,也就稍稍大了一些,然后戴上了凤冠。根据传言七皇女萤卫是满头银发的灰精灵混血儿,于是他又让莉莉把头发染成了银色。

“差不多了……”宇文无忌对莉莉这身打扮很满意,他叮嘱道:“记住从现在起你就是七皇女萤卫,我是你的随从……”

“那我呢?”老头指着自己问。

“大管家呗……”宇文无忌诙谐的一笑,现在他们已经到了灵江下游临海的江北道,经过一番细致的打听,得知了一些关于七皇女萤卫跟三十皇子昀桀的情况,打算假扮钦差这里搞点事情。

“这七皇女是个宽厚仁慈的人,自幼受尽苦难,对那些受尽贪官欺压的贫苦百姓那是相当的同情啊……”江北道的街头已经开始议论纷纷钦差七皇女将要微服到来传言,“听说她这此到江北道微服私访,第一就是为了给受灾的稽山三道筹集赈灾善款,这第二……”

人们围在街头巷尾议论纷纷:“这第二就是看看,这江北道到底有多少贪官,据说她身上还领有整饬江北吏治的密旨,听说还要在这里杀几个不长眼贪官祭天呢!”

这些话都是宇文无忌拜托胡二狗在江北道的狐朋狗友散布出去的,目的就是给江北道的官场施加压力,然后他们这假钦差趁着这江北官场人心惶惶,风声鹤唳的时候再出来。

“无忌哥哥,你为什么要让老爹,到处传钦差是来杀贪官的话呢?这谕旨上明明只有赈灾的旨意,根本就没有杀贪官整吏治的说法啊!万一他们去都城核实,我们不就全露馅了……”莉莉同宇文无忌坐在马车里很是不解。

宇文无忌轻笑一声道:“呵呵……你忘了吗……老皇帝他闭关静修延寿去了,要过了年才出来呢!这钦差的任命是在他闭关前半个月下达的,这密旨除了老皇帝跟钦差知道,还会有谁知道呢?”

莉莉低头一想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你之所以传这是密旨,就是因为现在已经无法对证了!”

“呵呵……你呢放心,只要我们把这件事闹大,然后帮灾区的百姓解了围,我们就有救了!”宇文无忌笑道,“记住咱们去了,不漏声色,到处逛逛,专找那些不长眼对百姓作威作福的狗官下手!”

“嗯——我知道了,但是无忌哥哥,万一我们被拆穿了……”莉莉还是有些担心,“我们该怎么办呢?”

“放心,就算是有人看出我们是假的,他们也不会说什么!”宇文无忌解释:“这江北道的官儿可都是十七皇子的人,七皇女萤卫是太子的人,这两帮人不合,我们敢这么胡闹,他们还巴不得呢,我们闹得越大,越是没人敢拆穿!”

“这是为什么?”莉莉很是不解。

“到时候你就明白了……这帮官场的人,为了权力跟私利相互倾扎,党阀同异l咱们这么胡闹,他们非但不不会拆穿,说不定还会由着我们胡来,为他们打击对方寻找口实跟借口!”宇文无忌胸有成竹的笑道:“哎呀,这明天就到江北道的省城临源了,你说会有哪个不长眼撞到咱们枪口上呢?”

临源城内已经炸开了锅,穿着黑色牧师袍服带着黑色小圆帽的官员们,在江北总督海陵家里议论纷纷,

“这钦差刚走,她怎么又回来了?”

“我们不是捐了十万金币出去了吗?赈灾这事儿不是完了吗?”

“她这又杀一个回马枪,到底有什么目的啊?”

“海大人……”一个官员向坦然的坐在一旁的一脸富态的海陵求教,“您说这七皇女她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啊!”

“不会真像是传言所说,她这是奉了密旨整饬吏治而来吧?”又一个官员问道。

“密旨的事情,我已经写信向十七皇子问去了……这几日诸位管好自己属下别到处惹事。”海陵叮嘱道:“这七皇女是太子的人,上次我们为了打发她,捐了十万金币,这个女人居然没进我们地界就走了,然后她这又微服回来,这里面大有文章啊!”

“海大人的意思是,她盯上了我们小金库了……那可全是……”

“嘘——”海陵嘘道:“不可不防,诸位可千万别被她抓了什么把柄,只要我们老老实实的,不漏破绽她也拿咱们没办法不是吗?”

宇文无忌跟莉莉骑马走在临源城繁华的街道上,莉莉现在身穿长裙,用披风遮住了头,脸上也戴上了面纱。

“那个箱子的主人样貌你真没看清?”宇文无忌问莉莉:“她当时也是跟你现在这幅打扮?包的严严实实的?”

“是的……那个男人倒是给我留下很深印象……”

“哦?那个男人怎么了?”

“很帅,简直帅的……”

“你无忌哥哥我就不帅了,你不伤害我能死啊!”宇文无忌有些嫉妒的看着突然花痴的莉莉。

胡二狗已经按照宇文无忌的吩咐,发动了道上的朋友,把钦差已到江北道的消息,传遍稽山受灾的三个道,同时也按照宇文无忌吩咐,开始寻找七皇女萤卫在哪里的线索。

“钦差已经到了江北道?我们不是刚从那里离开吗?””那个银发女子放下手中书低头沉思起来,这个救助宇文无忌女人,就是七皇女萤卫。

“七姐……”那个帅气的年轻人着急一屁股坐下,他就是三十皇子昀桀,他现在很是担忧,急切的说道:“我怀疑这一定是十七哥搞得鬼,你的任命诏书还有凤仪刚被盗,这江北就出了一个假钦差,还说什么是奉了密旨整饬江北吏治,到处大张旗鼓的声张,要杀几个贪官……这简直是一派胡言,你不过就是来赈灾的……”

“马上回江北……”萤卫把书卷起来握紧,眉头也跟着皱了一下,“这不像老十七的风格,江北是他的钱袋子之一,他可不会这么在自己后院胡搞……”

“你的意思是太子?八哥?”昀桀顿时瞪大了眼睛。

“也不是……”萤卫把书攥在背后站起来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略有所思的说:“这个人或许是个我们意想不到的人……派出去追查窃贼人,有消息了吗?有那个金毛耗子的下落了吗?”

“还没有……我们去了她销赃的那个破庙,发现那里的人走的很匆忙……”昀桀说道:“根据现场勘查,当时在场的有三个人,他们正在吃饭,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匆忙离开了,走的是神像下面密道……经后山逃走……”

“那个金毛耗子不就跟那个八面佛爷两人相依为命吗?这第三个人又是谁?还有他们为什么要匆匆从密道逃走……而不经过大门呢……”

“我们在门口发现了第四个人足迹……”昀桀回道:“我们怀疑正是这第四个人吓跑了那三个人,室内还有轻微打斗的痕迹,但是不激烈。”

萤卫在房间踱了两圈,定下心来说:“明天就我们两个人启程去江北,不用跟随从们打招呼了,一早我们就说出去转转,然后到码头坐船沿江而下,到了江北地界,换乘马匹连夜赶到临源城。”

suzaki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