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游日记

第5章 我“才,材在哪里?”

在我小的时候。大概7岁多,妈妈带我去姑婆家串亲,大家围着一个圈又说又笑,姑婆静静的望着我,视线不肯离去,看着我她眯缝的眼睛在说话一样,当着很多人:“这姑娘(指我)是个人才”,姑婆肯定地说,我怪不好意思的,妈妈接过话“有嘴有身”,这话意思是能干利害。

是的,小小年纪,就经常掕着一个小篮子跟着大孩子满山遍野找猪草,(丘岭地带,农家人靠寻猪草喂猪长大,给国家上交猪任务的70年代),我排行老大,有时候背抱弟妹,有时候背背篓去坡上割柴做饭,有时候寻猪草,样样都替妈妈做,有时候不高兴不做,就哭闹跟妈妈顶嘴,免不了挨一顿揍还得去做。

还有一次大约12岁,我上初一了,临居有个奶奶的女儿我叫姑姑,朝夕和她在一起,我俩同岁,上学都挨着坐,找猪草也和她一起的。现在我提的是大竹篮子去田野地找猪草。这个下午奶奶也找猪草,太阳偏西我在阴处的埂洼处比奶奶低一点的位置,奶奶笑融融的从嚯牙缝里吐出赞美的话“这姑娘将来是城市的人”,奶奶满脸皱纹像盛开的甜菊花,好看极了,我看着奶奶可敬的样子就跟她聊天,奶奶偏着脑袋右看我左看我。当时我只是给奶奶笑笑,稚嫩的嘴巴只是向里泯泯,表示回敬和谢谢奶奶的预言和称赞!

说来也怪,高中毕业一个偶然的机会从天而降,我去了云南KM市。爸爸的大哥哥,我的大伯父,亲奶奶的大儿子,因旧社会被国民党“拉兵”去云南,解放后就落脚在KM市,(这时候大伯父50岁),我的大妈不生孩子,他这个岁数需要人照顾,想侄女长大了,可以照看他们,我们弟妹多都知道。其实这时候我复课准备高考,妈妈收到昆明来信藏起来不让我知道,但是以15分之差没考上。妈妈就拿出信给我看,我当然乐意去昆明做点事挣点钱支持弟妹减轻爸妈负担,(这时妈妈住院2年刚回家),否则我是不能离开的,就这样满含眼泪坐上了南下的列车走进了KM市大爸的家。

第二天大爸带我们去昆明西山公园玩,因放暑假带了弟弟去昆明,大爸、爸爸、弟弟还有我4人站在西山公园西山龙头石嘴高锹壁上望滇池,尽享其美,大半个昆明城收其眼底,像一副美丽的图画。下西山时我在路边一白色勺花好看极了,我还拿着花照了像,山底有石窟,石窟是《西游记》里的唐僧、沙僧、猪八戒、孙悟空,间直就是电影里的一模一样,我第一次看到那么高大(4~5米长,宽3米)石壁上刻画逼真似人的石像!

玩了一个星期爸爸走的时候不带弟弟回,(当时弟弟13岁,上初二),去的时候本是说叫弟弟玩玩儿的,叫我顶大伯父的班去厂里做工。爸爸主意变了我不知道,说要弟弟等在那里接大伯父的班,我女孩子可嫁在KM市安家解决工作问题。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啊!硬是和弟弟在昆明玩了一年零2个月,急死了我啊,当中我向大伯父提出找活做事,“你爸爸走的时候给我命令不需做事”,“啊,我爸……”我惊呆了!弟弟失学,我没有工作,就蹲在伯父家里,吃的是爸爸从家里把粮食买了换成全国通用粮票寄给昆明大爸,妈妈本要人照顾。她在家受罪,我在昆明玩?天呢!我心里是什么滋味?我哭着闹着要回老家守在妈妈身边,都不要骗我啊!大伯父就送我和弟回家了。可是智商差的爸爸又让弟弟跟大伯父去了昆明不在家读书。结果去了不到2个月,大伯父就打弟弟,弟弟流浪在昆明街头巷尾,说在哪儿弄的香烟在街上卖。赚的钱除了吃,买了一杆4尺长的气抢打鸟用。哭笑不得。年后81年2月被大伯父像押犯人一样把弟弟送回来了,在流浪中弟弟15了比去时高了2尺多,好廋高。把弟害死了。我看弟很可怜,给找了学校继续读书。我又继续复课准备考大学,就这一条路。但是还没考上真是无奈。死心了,我自己进城做一家小旅馆的服务员,认识了一个退伍兵,人老实是部队气车兵有驾照。我当时想他又技术,我们会一步步走好的,他在秦岭脚下的大山里爸妈肯定不同意,这次我狠心做自己,我背着父母领了结婚证,在城里租了房子,二人住下,我们生了2个男孩。在我们共同努力下从欠帐、还帐、到有房有车,家里电话,每个人有手机。可是好景不长,我们离婚了!

我住进朋友家的一间空屋,月租30,有一天我实在焖。就弹我的吉它,是我自己做的《很快忘记过去》,朋友一听我弹吉它好听悦耳,她在楼下仰望我“真是人材啊,弹的太动听了”,“哪里,哪里,解愁啊”!

我写这个日记得目的是:从几岁姑婆说我是人材,奶奶说我是城里人。朋友说我是人才,2010年我在深圳应聘复务员,总裁让我填表,那个冯总说我是人才啊,“龙飞鳯舞”

的字,好漂亮!现在我倒要问问自己“才,材在哪里”?对的起夸奖我的那些人吗?我颇感惭愧。没有显赫的成绩,没有出人的大事业,但是我预感,我是老有所成的,因为我勤奋,不断努力!

梦醒时分2015年9月13日

周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