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亿

第59章 家和万事兴

水乡小镇的夜晚,较之一年多前,没什么区别,只是很多家族很多人已经搬离。

水乡小镇的少年少女,较之一年多前,已然天差地别。

白青跟柳依,在水乡小镇挑选木材和家居用品,打算在木舟世界建造一个木屋。

心说这么关键的时候,不好好修炼,去建什么木屋。

柳依表示:“不要紧,这个水乡小镇毁就毁,爱死多少人就死多少人,咱们的家能建好就好。”

柳依要建的家,在岁月风帆木舟世界,跟水乡小镇是否毁灭没关系。

而且柳依看的很开,心想岁月的变迁之力摧枯拉朽,一个小镇很难防御,关键看支撑多久才会毁灭。

而且白青只是一个狂战师,对水乡小镇的防御起不到什么关键作用。

先在自己的世界里住下再说。

家和万事兴,柳依特别想要自己的家。

水乡小镇建材市场,各店铺红红火火,老板纷纷卖力吆喝,什么假一罚十,什么童叟无欺,有的老板还吆喝绝对是假货,假一罚十。

绝对是假货,假一罚十是什么鬼。

白青第一次来这种建材市场,不理解这种绝对假货,假一罚十的逻辑。

“这很明显了,这家店铺老板明摆着告诉买家,他家卖的绝对是假货,绝对是残次品,如果不是假的,就假一罚十。”柳依给解释道。

白青不理解:“字面意思我知道,但是这么明目张胆的卖假货,谁买。”

柳依得亏有丰富知识,教育道:“这里的货,百分之九十九是假的,这家店铺诚信经营,告诉买家,他卖的就是假货,假货便宜,薄利多销。”

怎么说,普通人家里盖房子,所需要的木头能顶梁就行,用不着太好,用不着家族品牌木头,但是有人为了面子,会去买一些名牌家族生产的木头。

床也一样,躺着别塌就好,但是很多人喜欢买豪门世家的名牌床。

名牌床有什么好的,很舒适,最起码在床上做剧烈运动的时候不会嘎吱嘎吱的响。

白青道:“原来如此,可这里都特么是骗子,我们还来这里买干什么,还不如去战神殿里买。”

柳依道:“不是还有百分之一正品吗,而且咱们水乡小镇很多家族都跑了,跑之前得处理掉家族产业,于是,我们就可以低价买很多好东西了。”

战神殿已经明确告知,这个水乡小镇要迎来致命毁灭危险,但凡战神殿里有人的,都举家搬迁至原先一零一帝国了。

临走之前,把带不走的,能卖的都卖掉。

白青点点头,心说还是柳依会过日子。

柳依仿佛看到了白青的心声,说道:“一般一般,我只是一不小心就参透了。”

行走在建材市场,耳边回荡着各店铺老板明目张胆的诈骗话语,什么假一罚十,什么骗子那啥那啥,吆喝的特别带劲,生怕别人不知道。越是骗子,吆喝的越大声。

怎么说,现在这个时代,已经到了骗子明目张胆,好人胆战心惊的时代了。

白青比较年少,理解不了什么叫生活。

为了活下去,人们可以做任何事情。男人去打家劫舍,上山下海,坑蒙拐骗,烧杀抢掠。女人去风花场,前后左右,嗯嗯啊啊,轻点轻点。

什么条件做什么事,接受了什么教育就产生怎样的思想。

走在市场,耳边回荡着小镇老乡亲切的话语:“嘿,快来看看啊,新鲜出炉的假一罚十,从战神山带回的木头,万年不腐,散发各种香气。”

“嘿,走过的路过的快来看看啊,十年木头假装战神山万年养魂木,绝对能顶梁,绝对假的假货,明明白白买假货,拒绝上当。”很多店铺在竞争,有的商家很有良心,明明白白告诉消费者。

白青听着,心说好这老板好幽默。

柳依又看到了白青的心声,说道:“更幽默的你还没看到呢。”

两人四处逛,买了很多木头石头,桌椅板凳,床,衣柜,鞋柜,花了八十多亿块钱。

“嚯……………………”

白青走一路嚯一路,心说建个木屋都要花这么多钱。

柳依道:“看你这少见多嚯的样子,我出师的时候我师父给了我好多钱,她有的是钱,全世界的财富都是她家的。”

岁月亲孙女,已经超越了财富的概念。

白青道:“有这么好的师父,我们还努力个屁,躺家里天天吃喝玩乐得了。”

柳依叹口气,道:“我师父让我少给你花钱,说就怕你产生这种不思进取,不劳而获,不务正业的想法,天天想着从两亿多米长的床上醒来的日子,岂不闻坐吃山空。不过,可是,但是,可但是,但可是,我愿意花,她管不着。”

师父给了那么多钱,不花留着过年?

柳依不愿意给要饭的一块钱,她愿意为白青花尽所有的钱。

毕竟,那是两人未来共同的家,虽然刚刚开始建造,没什么经验,不需要建造那么好的房屋,但不能太差。

晚上,明月高悬,白青在岁月风帆木舟世界用绝命战刀劈木头,盖房屋,旁边,柳依用手绢给他擦汗。

盖房子也算是一种锻炼体力的方法。

反正暂时不能去战神殿,白青只能用劈木头来锻炼身体。

别说,很有效果,买的这些木头很是坚硬,哪怕绝命战刀批上面也要用全力才能砍断。

白青对怎么打地基,怎么盖房屋显得一窍不通,心说随着年龄增加,需要掌握的生活知识就会越多。

专门去买了建筑方面的书籍,风水方面的书籍。

看的越多,白青越不知道怎么盖,因为各说各的理,有说这么盖好,有说那么盖好,有说这种风水好,有说那种风水好。

最后,白青博览群书后,决定瞎盖,能住人就行,别塌了就行。

反正柳依表示,怎么盖就怎么住,全让白青自己决定。

这就是贤妻的典型,什么都不说,丈夫决定了什么就是什么。

经过几天艰苦建盖,终于建起了一个两百平米的木屋,建成后,白青用力踹了很多脚都没踹塌,算是合格,表示可以入住了。

摆好家具,柳依沏好茶,俩人喝茶休息。

这种劳累之后的品茶,很有意境。

柳依道:“我师父说,咱们这方世界没有电子,否则,就可以在家里装什么电视电脑什么的,据说很漂亮。”

白青表示听不懂,心说柳依的师父是岁月亲孙女,各种世界都旅游过,见多识广。

东港青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