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之我有辅助器

武侠之我有辅助器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2章 临别赠锦囊

“我听说有人去报官,但是,衙门不受理。”小茹说道。

张青山沉吟片刻,走下一楼,那伙人已经拿了钱离开了。

“刘掌柜,刚才那伙人,怎么回事?”张青山问道。

刘掌柜叹息一声,“三河帮的人,最近不知道怎么突然冒了出来。街上的铺子个个都被要求收帮费。衙门也不管,这生意没法做了。”

“林老爷都不管?”

“不管,昨天有几家铺子联名去找林老爷。他说没有受到人身伤害,他便管不了,让他们花钱了事。你说这日子怎么过?”刘掌柜摇摇头,无奈的说道。

张青山有些不解。

林布衣乃是景县出了名铁血人物,在他的任上,从来没有人敢不经过他的同意,在景县闹事。

难不成,三河帮居然将林老爷的关系打通了?可是,这样一来,林老爷岂不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样下去,日后景县还有人信服他?

和刘掌柜道了别,张青山回到了府上。

张敬这段时间忙的昏天暗地,张青山好一段时间都没有见过他了。

“爹,三河帮的事情,你听说了吗?”张青山问道。

“听说了,这事你别瞎参合。我找人打探了他们的消息,三河帮乃是九州府的大型帮会,实力强大,黑白通吃。尚阳府那边也有分处。这种大型帮会景县谁都惹不起。

前几日我带马寒风去拜会过他们景县的舵主,将今年的帮费已经交了,想来日后不会太为难我们张府。记住,三河帮不比王家,若是惹怒了他们,那我们张家就真正没了立足之地了。”张敬此时仍然心有余悸,听闻连县衙的林大老爷,都不被他放在眼里。

据说,在他身上最起码有足足百条人命,如今照样像没事一样。这等凶残的人物,来到了景县,可不是什么好事。

“马叔和他们有交集吗?”张青山问道。

“有个屁交集,见到人家,像老鼠见到猫一样。话都不敢说。仇舵主更是不拿正眼看他。”张敬不满的说道。

张青山点点头,没有在说什么。

“对了,赵姑娘传信过来,说是明天要走了。让你在她走之前,去一趟县衙,当是告别。”张敬突然说道。

“好,知道了。”

张青山这才记得,赵轻语曾经说,让自己有问题,就去找她。

这半个多月来,自己一次都没去过,倒是有些过意不去,看了下天色,张青山还是决定去一趟。

县衙外,给了守卫一锭银子,片刻就将他带入了厢房。

赵轻语依旧纱巾蒙面,白色长衫,气质不凡,宛如圣洁的仙子一样。

“青山见过赵姑娘,这段时间一直都在闭关,没来得及拜访,还请姑娘见谅。”张青山一本正经的说道。

“有些意思!”赵轻语看到张青山,乌黑的眼眸,立刻就亮了起来。本来只是兴趣所致,想临走和他道个别,想不到居然带来了这么大个惊喜。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内力便强大了一倍有余,这是要即将打通第二处经脉的征兆。看来,此人要么是有什么奇遇,要么便真的是练武的奇才。

“张公子言重了。原本不打算叨扰公子,只是,相识一场,临走前,有些话想对公子说一说,才让人前去请公子,希望没有打扰公子闭关!”赵轻语声音依旧温柔动听,而且,没有一点居高临下的感觉,就好像是两个老朋友嘘寒问暖似得。

“没有。已经出关了。姑娘有话请讲,青山洗耳恭听。”

赵轻语站起来,伊裳飘飘,“景县不过是沧海一粟,偏乡僻壤,张公子的眼光要放的长远一些,有时候,未必就一定要死守在这里。”

“另外,张公子如果还需要秘籍,或者练武的资源的话。可以找林叔,他这里也有不少藏品,可以找他兑换一些。”

顿了顿,赵轻语仔细的打量了张青山一会儿,犹豫了片刻,才从腰间取出一个锦囊,“临别之际,一点小心意,若是日后张公子遇到什么化解不了的危难,可以打开它,或许能够帮你逢凶化吉。”

张青山接过锦囊,诚心的抱拳,道:“谢谢赵姑娘,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今日之情,青山谨记在心。”

并非是忽悠,这是真心实意。虽然三本秘籍,交换三件事。但是,张青山有自知之明,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自己根本就没有帮她办事的资格,她愿意交换,那是自己占了天大的便宜。

如今还赠送锦囊,他并非不知好歹之人,自然铭记在心,他日必当双倍奉还。

“言重了,好了,该说的都说了,明日就不必来送行了。若是,你能走出景县,日后自由相见的机会。”赵轻语拨弄着胸前的秀发,突然又如邻家女孩一般,楚楚动人。

张青山深吸一口气,将锦囊藏好,“祝姑娘一路顺风,来日江湖在见!”

赵轻语挥一挥衣袖,不再说话。

张青山离去,心中却颇有涟漪。如此女子,便是属于江湖奇女子一类吧?要不了多久……必定会再次相见。

离开了县衙,街头人潮涌动。

张青山开始琢磨,要找时间,将夺命剑的熟练度提升到一百才行。如今三河帮这般气势汹汹,蛮横霸道,迟早会出事。只有强大的实力,才能够保证亲人的安全。

另外,还是需要大量的秘籍。只有秘籍才能最快的提升内力。包括夺命剑提升品级,也需要大量的秘籍来合并。

赵轻语说,可以找林老爷兑换一些。拿钱买?除了钱,好像没有其他东西拿得出手了,改日可以去试试。

“让开,让开!”略微有些熟悉的声音,突然传来。

张青山抬起头,立刻就看到了熟人。王家二公子,王如伦,此时,他手拿着折扇,居然给一名年前人牵着一匹马,走在最前面,大呼小叫,嚣张跋扈。

“哟?这不是张公子吗?见到仇公子还不赶紧过来请安?”王如伦见到张青山,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真是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自己找了找小子好久,居然在这里碰到了。

仇天明乃是仇舵主的公子,自己想尽办法才获得他的信任,只要自己稍微挑拨,以仇公子目中无人的性格,到时候张家必然要倒大霉。

张青山皱眉,看到王如伦,立刻就知道此人不安好心。果不然,狗仗人势,上来就想给自己找麻烦。

他打量了下骑在马上的青年,青年风度翩翩,十七八岁的模样,身着华丽长袍,腰间挂着一柄长剑,他的手时时刻刻握在剑柄处。

“王公子,你既然成了马夫了,就别大呼小叫,如果是我,我肯定把脑袋蒙起来,不敢见人。你这个样子,别人不会怕你,只会觉得你像一只狗一样,汪汪乱叫!”张青山撇撇嘴,如果是上次,他还觉得王如伦算是有勇有谋。此时,他只觉得王如伦连做他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你……”王如伦咬牙,指着张青山,“仇公子身份尊贵,成为他的马夫,也是一种荣幸。倒是你见到仇公子,不但不行礼,还在这里明嘲暗讽,阴阳怪气,便是对仇公子大不敬。仇公子,此人不怀好意……”

“闭嘴!”坐在马匹上的青年突然一跃而下,瞟了眼王如伦,冷声道:“你巴结我,讨好我,我知道你是想借势,而我的确也需要一个熟悉当地的随从,所以才答应让你给我牵马,随便让你借势。可是,你若是以为,我真的是个目中无,连审时度势都做不到的草包,那我劝你最好早点滚,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完,仇天明才走到张青山的身前,露出温和的笑容,抱拳道:“这位想必就是张青山张公子了?来景县之前,就听过你的大名。年纪轻轻就入了三流高手的品级,乃是景县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早就想和张公子一聚,奈何一直没有机会。择日不如撞日,一起去醉仙楼做一做,我也正好像张公子请教一番?”

张青山有些诧异,他原本都做好和仇天明交恶的准备了。想不到此人居然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蛮横无理。

“青年才俊不敢当,仇公子过誉了。请教就更不敢当了。大家都是年轻人,交个朋友,今天张某做东,就当是方才言语不当赔礼道歉!”张青山不卑不亢,说道。

“张公子太客气了,应该是我管教无方,才让下人的冲撞了张公子,该我赔礼道歉才是真的。王如伦,还不给张公子赔礼道歉?”仇天明转过头盯着王如伦,低沉道。

王如伦气的牙齿都要被咬碎了,他浑身都在颤抖,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如此大的侮辱。

都是因为张青山!

如果不是张青山花言巧语,仇公子怎么会怪罪于我?

张青山,你该死!迟早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张公子,我错了,对不起!”王如伦深吸一口气,他强压下自己内心的怒火。他不能得罪仇天明,现在王家需要三河帮的帮助。

张青山挥挥手,话都懒得说。

“请!”仇天明做出了请的动作。

两人一同前往醉仙楼。

天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