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不死

鄙人不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0章 返航

前胸的创口本来已经在自愈,刚才急刹车时被安全带猛地一勒,显然又伤到了。

车的挡风玻璃下有擦手纸盒,我先抽了一张出来捏了捏手指,再连抽几张揉成一团塞到胸口上,突然诺基亚铃声响起,不用问,一定是岳晓含,女人的心在天黑后总会变软的,她终于忍不住打了过来。

高明泽先前居然没把这破机子收去,“喂”我摁下接通键。

“你…还好吧…什么时候回来?”她的声音明显有些哽咽。

“我还好,还要过点时间才能回来,你和孩子先睡,听话。”我尽量保持语调平静,尽管胸口疼得要命。

“嗯,路上当心点…”她说道。

我没再继续讲下去,说个“好”字就断了线,我不能让自己被扰乱,现在必须保持绝对冷静。

车子在进入大路前缓缓停在路边,“为什么?”许子闻问我。

“如果你不想车上再多个死人的话”我摁钮下车,走到后面打开后备箱,边用枪指着J,边把他嘴里的布拔出来。

他果然忍不住大口喘了起来,然后又是一连串的咳嗽。

“咳嗽可以,如果敢张嘴喊…”我晃了晃枪口,“被自己的枪打死一定不好受,是不是?”

J此刻像只蔫掉的死鸡,只能用两只眼睛瞪着我,“我们要去哪里?”他吃力地问。

“你很快就会知道”我边说边往身后扫了一眼,确保没有别的车从后面过来,“只要老老实实的,每过一段时间我都会让你透气。”

“气”字出口,我又把布塞回他嘴里,重重把车盖合上,这个在昌龙路和纪念碑两次向我开枪的家伙,没想到也会有这种时候。

我把车子前后的铁车牌又重新掰直,对同样下车透气的许子闻道:“现在开始你来开,开到白天停自己车的地方。”

他点点头没有提出异议,我把身上带血的衣服脱下扔进车里,示意许子闻把外套脱下来给我,他当然也没法反对。福特车重新启动,拐上大路朝市区方向开去。

“你胸口不要紧吧?”他边开边对后座的我问道。

“没事,一会儿就好,时刻注意前方有没有公安封路检查。”我提醒他。

好在一路上还算太平,不多久就进了市区东北角,许子闻停车的地方,当然是在抗日纪念碑的附近。

我们把车停在他自己商务车的后面,他还算聪明,一开始就选了个僻静的免费路边停车段,所以挡风玻璃上没有罚单。

“现在怎么办?”他问我。

我没有立即回答,环顾四周看看没有行人经过,打开车子后备箱再次让J透气,路灯光下他的脸色苍白,全身僵硬,我怕他手脚过于麻痹,把他拎起来抖了抖换了个方向,然后合上箱盖。

“你开自己的车跟在我后面,如果中途敢溜掉,以后我就是你的敌人了,明不明白?”我说。

他两眼盯着我,脸色有点阴沉,道:“如果怕我溜掉,为什么不干脆把福特扔在这里开我的车?”

“刚才的现场全是我们的指纹,公安迟早会查到你和高明泽,隐瞒不了多久的,他的车子和尸体绝对不能留在这里,你的车也一样。”我说,“如果你自己的手机在左衣柔那里,你可以和她联系,这个没问题。”说完我就钻进车内,转动了钥匙。

高明泽的手机始终都开着,我一直不让它自动睡眠,虽然我这个老掉牙的妖怪对智能手机不在行,但确定方位和走向还是会的。

我当然不会选择穿过市中心,而是重新开出市区到了边缘地带,然后从外头的路绕到去农家大院的方向,为了躲开交通监控和可能的交警盘查尽量走没有红绿灯的小路。

虽然我知道许子闻不会溜,但还是时不时看看后视镜,不知道这个今天被我特意叫出来的家伙,此刻是什么心情。

这一天简直糊里糊涂,我从来没指望能逮到J,现在这个人却已经在后备箱里。

池田慧子等不到消息,会采取什么行动?我很惊讶她到现在都没打电话到高明泽的手机上来。

高明泽明天不回富邦,里头的人又会怎样处理,是不是马上就去报警?如果警方从公司前台的来电里查到我诺基亚的号码该怎么办?我只能希望里头的手机卡不是当初杨平用我的王检身份证实名办的。

最关键的问题,那个开枪救我的人到底是谁?他和那天在墓地里开枪的无疑是同一人,如果那次因为对方人多势众他必须舍弃消音器招警察来搅局,那刚才不用消音器又是为什么,难道他希望我们落在警方手里?

在黑夜里开了半个多钟头,等到我确定已经认识路的时候,终于关掉了高明泽的手机,虽然知道里面一定有不少重要信息,但为了不被定位只好关闭。

又开了大约半小时,总算抵达了那个院子,可我还没开进院门,黑暗中冯宁和沙国辉却已经冲出来用枪对准了我!

我一下反应过来,漆黑的夜里漆黑的陌生车辆,无论是谁都会警觉的,我居然忘了提前跟他们联系一下。

随着车窗缓缓落下,手电光照到我脸上,枪口才调转了方向,“谁的车,这是怎么回事?”冯宁脸带惊讶地问我。

“开进去再说,让你们的老战友王大录做好准备。”我回答。

两辆车都在院子里停下,我摁下后备箱的开关钮下了车,把箱盖打开,J还是蜷成一团,看到沙国辉走过来,眼里立即露出恐惧!

“是你!”沙国辉叫了起来,这时王大录一瘸一拐跟在冯宁后头也赶了过来。

我看着他笑笑,指了指J,道:“现在我真的不欠你任何东西了。”

王大录看到J的时候,眼里露出的光就跟高明泽看到许子闻时的一样。

“哼哼,真是老天开眼!”他挥了挥手,冯宁和沙国辉立刻一左一右把J从里面抬了出来。

“别弄死他,还有用。”我对王大录说道,也不知他注意听了没有,一边把M21和弹匣给他。

看着他们架着手脚早已软掉的J走进去,我长长出了口气,这真是今天完全意外的收获,然后就看到岳晓含从楼里冲出,到了面前一下扑进我怀里,哭了出来:“我好怕…有段时间我的直觉告诉自己你回不来了…”

她的第六感果然是准的,我真的差一点回不来,说实话我自己也不知道如果真卷进了搅拌机会怎样,以前尝着自杀时还真没试过。

“没事”我抱着她的脑袋,“我只是忘了买尿布”。

苦海漂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