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不死

鄙人不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9章 信息的交换

“那纯粹是一个意外”许子闻说道,“也是高明泽对我下追杀令的最终导火索。”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原本已经计划好跑路,那时手头有一个案子,是一家资金周转很困难的物流公司,老板姓叶,和他打过几次交道后变得挺熟,有一次他酒醉后对我说高明泽找过他,希望他帮忙运一车从日本过来的东西,由于不能见光,让姓叶的秘密运输,说白了跟走私没两样,作为交换条件,富邦会大大降低对他们的贷款门槛。”

“说实话我对高明泽插手这案子一点也不在乎,但我对那批货很好奇,也许在临走前还能有新的收获,我联系在日本的一个朋友,想让他提供一些信息,可联系不上。”

“是你安插在池田会社里的眼线么?”我插了一句。

许子闻有点发愣:“你怎么知道?”

“你先讲下去。”我说。

许子闻疑惑地瞅了我片刻,又说下去:“于是我用重金买通了那个叶老板公司里负责运货的司机,足够他事后去另一个城市过活,在那批货运到指定的货仓之前,司机趁高明泽派去押车的人不注意偷偷拿了一盒出来给我,我回到家打开一看,就是现在在你皮箱里的那个小密封箱,里边是两管液体,盒子里还附了日文的说明书。”

“说明书当然很容易翻译,我当时简直目瞪口呆,原来那个组织一直研制的药物竟是这种病毒!我知道第二天绝不能再去公司上班,连夜收拾好东西躲到这里来,很快你就代替我住进了出租屋,变成了他们监视的对象。”

“你知道高明泽和池田慧子那些人本来就一直在找我?”我问。

许子闻没有否认,叹了口气道:“我和你接近,就是为了让你进入他们的视线,我想让他们知道我跟一个不会死的超人很熟,这样他们对我下手之前就要好好考虑考虑了,当然,现在想来太天真了。”

这我之前就猜测过,他接近我难道真是因为这个?我不知道该不该信。

“即使你不和我接近,那个组织也早就注意到我了。”我只是笑了笑,“你故弄玄虚,还真让池田慧子那小女人以为我从你这儿得知了很多呢。”

“你见过池田慧子?”许子闻身子猛然震了一震。

“那女人倒很大方”我觉得他吃惊的程度明显有些过头,把法餐厅那次会面大略说了一遍,“你对她了解多少?”

“我在光盘里已经对你讲过她的基本情况。这个日本女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富邦一次,可惜我在她日本公司的朋友暴露了,幸好在被抓住之前跑掉,但收集到的很多硬件资料,都被他们搜了回去。”

“你的胆子比我想的还大呢”我说道,“丢了那两管东西,高明泽日子一定很不好过。”

“我不知道那批货为什么会运过来,也许国内有愿意付天价的买主。”许子闻忽然又笑了,“一想起那个组织不会饶过高明泽,我就睡得很香。”

“刻录光盘的事,高明泽他们是怎么知道的?”我问。

许子闻道:“我故意泄漏的,让他们知道有把柄在我手里,公司有很多违法借贷的行为,他们以为我把材料保存在光盘里。”

我心里“呵呵”两声,这家伙还真会玩呢!我环顾四周,这里是个全封闭的空间,“你他娘的还真是个天才”我说,“这地方怎么找到的?”

“抗战的时候这个城市也是日军轰炸的目标之一,当时很多有钱人都在自家住处挖防空洞。”他说。

“我们在地下?”我问。

“你难道以为我们在天上?”许子闻边说边摆弄了一下放着各种试管的架子,很多试管里都盛着不知道做什么用的液体。

在我面前的显然是个智商很高的人,于是我问:“那么你这些日子究竟在搞些什么研究?”

没想到这次他却不说了,只是反问我:“你刚刚说交换,有什么有价值的事情可以告诉我的?”

做事当然要公平,于是我指指自己的头:“我的记忆。”

“哪段记忆?”他问。

“你刚刚说的在黄泉山上的记忆”

许子闻眼里一下子放出了光:“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当然不是”我说道,马上又双手一摊,“可记忆被那个K拿走了。”

“什么意思?”他当然不明白。

于是我把在地下冲印店的事说了出来,许子闻好像听傻了,过了半晌才喃喃着道:“照片里头到底是什么呢…”

听上去他更像是在自言自语,我说:“知不知道你在光盘里给我看的那段视频,其实只是一个开头?”

许子闻叹了口气:“我早想到了,但还有什么办法呢?”

“那你有没有想过他们为何把那样一个被截取过的视频放在内网上?”

许子闻一下子沉默下来,好像被触动到了什么。我有种感觉,他知道答案,却不想说。

“那个组织的人,是不是都很会追踪别人?”我干脆问这个。

“他们本事再大,就算是K和J那种人,也不是隐型的,没有人可以一直跟在别人背后却不被发现。”许子闻说,“只不过他们有很特别的方式寻找和追踪人。”

“什么方式?”我当然又问。

许子闻低头看着实验桌:“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我想起了他拍的那张照片,有股想逼问他的冲动。

“其实有件事情我一直想问你”他突然也转了话题。

“什么事?”

“那个老兵应该是唐凯杀的吧,他究竟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要那么干?”他抬头盯着我的眼睛,“虽然我和唐凯算不上朋友,但总算认识一场,他那样死法,我觉得你很过分。”

“这个问题,不在我们今天的讨论范围内,我有必须那样做的理由。”我只能淡淡说道,心情一下子开始变得压抑。

“你有没有发现你自己,经常给别人带来死亡?”他的眼神变得有点复杂

这句话像闪电一样击中了我!“老天让你不死,就是为了让你做这种事的吗?”唐凯的话又在我脑中响起,我想起了唐龙,想起了项大洪,想起了差点死掉的王大录,还有不知名的冲印店老板和很久以前的那个火车司机,或许还有很多我早已忘掉的人。

我突然感觉这地方像个牢笼,对许子闻说:“我们能不能出去透口气?”

苦海漂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