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不死

鄙人不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22章 地下空间

面具恢复平常,又把那张脸遮掩严密,却没法抹去骆阳平霎那间的一瞥,他把两只手都从口袋里拿了出来,盯着面具人道:“为什么会是你,松本课长?”

V字仇杀队面具除了诡笑不会有任何表情,这个人同时一点吃惊的肢体语言都没有,只是在巨大的雷声中沉默了数秒,然后抬手慢慢将面具摘了下来。

骆阳平没有看错,这是他昔日的上司,技术课长松本,松本健一郎!

“很吃惊么?”松本笑了一下,奇怪的是声音既不带磁性也不再年轻,就是他原有的中年嗓音。

“为什么不能是我?”他又说道,一边把面具塞入大衣口袋。

骆阳平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一直以来,你是在监视池田慧子,还是藤原绫香,还是别的什么人?”

“为什么不是你呢?”松本道,“如果我说是在监视你,你信不信?”

“监视…我?”骆阳平半张着嘴,“什么意思?”

“一个能用眼睛开启池田龙夫箱子的人,难道不值得一查么?”松本又笑了笑,他嘴唇上方跟面具一样也有两撇小胡子,随着笑上扬。

骆阳平脑子“轰”的一下,他就知道那次的事会有后遗症,不可能那样轻易结束的,没想到松本接着道:“你进入池田株式会社时做过体检对不对?”

“那又怎样…”骆阳平说到一半停住,因为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松本果然道:“由于池田公司的特殊性,每一个入职的人都要仔细检查,你的血液里有特别的东西,一种只有池田家才会有的元素,而负责验血和DNA检测的,都是我们的人。”

他看着骆阳平吃惊不相信的脸,眯了眯眼睛又道:“所以我们比那两个女人更早知道你是谁。”

骆阳平喉结上下动的速率比以往更快,他有种浑身都被架空的感觉,自己现在…不,应该说一直就跟只任人宰割的老鼠一样。

“听好了,不允许任何人再靠近这里,不准再有第二次错误。”松本语气并不严厉,却让人明显感到一股寒意。

骆阳平知道这话不是对他说的,因为背后的树林里,那种土佐犬特有的低喉音已经传了出来。

他不敢回头,生怕一转身就被那只凶狗扑过来咬碎喉咙,先前松本讲的“赎罪机会”,难道真是对这条土佐说的?

就在松本话讲完的一刻,空地那端往地下的入口同时开始关闭,而他们站立的这块地面却突然开始下沉!

骆阳平脸上没有特别惊恐,只是愣愣地站在原地,连跳上去的勇气都没有,先前体内冒出来的胆量好像都不见了,目光中充满了呆滞。

这像是个大型升降机,当他们的头部低于地平线后,上方的开口两侧竟然又闭合起来,骆阳平微微抬首瞅着那片原本就不大的天空越来越窄直至消失,心中瞬间注满了绝望。

如果说他还有一丝欣慰,那也只是因为相信很快能再见到藤原绫香,“要死也请死在一起吧”他默默地念叨。

下面没有灯光,等天空完全不见后,一切就陷入了黑暗。

一阵恐惧紧紧包围了骆阳平,他明显还在下降,青木原树海里,怎么竟会有这种地方?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静止住,“这是哪里?”他问道。

没有回答,骆阳平等了十几秒钟,重重吸了口气,从衣兜里拿出手机摁亮,四面都是看不到尽头的黑暗,一起下来的松本居然不见了!

任何细小的声音都逃不过骆阳平的耳朵,可他刚才就是没听见任何动静,这个松本…难道是鬼?

现在整个空间内只剩下了骆阳平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手机屏幕也渐渐暗去,他再次摁亮,低头瞅了瞅脚下,沾满雨水的稀草和泥土混合,顺着微弱的光看过去,十余米外却是石板。

石板铺成的路,通往黑暗未知的远处,松本显然就是走这条路离开的。

骆阳平努力让自己静下心来,地下的空气并无异样,他一连深呼吸了几口,开始一步步朝那个方向走过去。

他边走边计算着距离和方位,按理不超过五十米外就该是空地另一头的下面,也就是那个多半是中国人的墨镜男出来入口的下方。

即使这部黑色手机再坚挺,电量也只余下5%,刚才的拨号果然没有接通,野边是没法指望了。骆阳平踩着石板路小心翼翼前行,时不时地观察着,他发现这些方方正正的宽石板非常古老,绝不是现代铺设的,这条路很可能已经在地底下存在了数百年。

五十米眨眼就过去,骆阳平把手机举起抬头瞧,高处一片漆黑,地面显然超出了光照的范围,他正在十几米甚至几十米深的地下。

他清楚记得墨镜男是走上地面而不是升上去的,这里应该有阶梯可以往上,而且还有打开平面关合门的开关。

只是他不懂,既然这里已经能够上地面,又为什么要在另一端造一架升降机连通石板路?

路在这里的确开了岔,岔路依然是石板但要窄得多,只能一个人进出,骆阳平犹豫了几秒,还是踏了上去。

手机屏幕朝前,清楚照着了不到十米外的石阶。

石阶应该和石板路一样是古代留下的,骆阳平又提起手机照照,阶梯通向黑暗,到地表起码有好几十级。

所以他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朝上走试试能不能返回地面,要么原道返回继续沿着宽石板路走下去,看看前方到底会有什么。

松本健一郎为什么一声不吭就消失,放任他一个人在这儿?这真的很奇怪。

骆阳平脑中泛起以往上班的点点滴滴,那时完全没觉得这个喜欢抽烟但工作认真的上司有任何问题,没想到居然是那个组织安插在池田株式会社里的,而且竟还会说中文。

“我的血里有特殊的东西,池田家的人才会有,是什么?”他喃喃着,刚才完全没问松本,这东西难不成跟吉罗亚说的那种元素有关?

自己莫非因为血液中有这种东西所以才被选择当试验品?可送他去做试验的人是池田慧子不是松本,这又是怎么回事?

骆阳平只觉得脑中一片混乱,他踌躇了片刻,还是咬了咬牙转身回去,他爱藤原绫香,不能撇下她不管,何况就算顺利上去,拿不到古玉他一样活不过今天。

体内的勇气似乎又开始涌回来,骆阳平走回到石板路,他早就注意到路两边都是不见底的深渊,这么大的地下空间究竟是怎么形成的?

骆阳平猛然想起长期昏睡时做过的盗墓梦,难道这神秘的青木原底下,会有一座大型的日本古墓?

就在这时,手机屏幕突然一阵眩目,那是他背后冒出的金光!随后他胸中一股不受控制的悸动,那种意传竟然又出现:往前走,东西就在前方。

苦海漂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