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布林1美好与冒险

第8章 洞窟之战(下)

一行人小心翼翼地走进哥布林的左边巢穴,由经验丰富的银级冒险者哥布林杀手带头,身手敏捷的精灵弓手担当预警,娇小柔弱的女神官作为牧师,敦厚矮小的矮人术士作为支援,以及强壮的亚龙裔蜥蜴僧侣作为断后者。

洞穴作战一直都是冒险者们的噩梦,有经验的老手会携带火把和探照灯,但即使准备充足在这种昏暗狭小的环境也极有可能会翻车,只要稍有不慎便会落入前后夹击的囧境里。

虽然由哥布林杀手在入口处设置了警示铃铛,但谁能知道这条山洞里会不会有什么隐秘的藏身洞呢?所以众人也都是谨慎无比,连呼吸都控制在几乎静音的状态。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里面传来了轻微地咕噜声,似乎挖土的哥布林正在偷懒。

哥布林懒惰贪婪而又充满了兽性,它们愿意看到自己的同伴吃瘪,所以在挖土的洞穴里有咕噜声,说明里面的哥布林应该全部睡了。

狭小洞穴里的回音很大,无法通过咕噜声来判断一共有多少只哥布林。

哐当——

似乎是什么器物掉到了地上,发出很响的铁器碰撞的声音。

“咕咕?gugu……唔唔……”

随着轻微的咔嚓一声,这只被吵醒的哥布林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便被扭断了脖子。

戴着具有夜视魔法戒指的哥布林杀手,蹑手蹑脚地从那个死尸旁走开,这只自己打翻水壶的哥布林为它的大意付出了代价。

第七只……

“唔?唔!!!唔……”

捂住嘴,掐着脖子,不费吹灰之力便把洞穴里呼呼大睡的另外三只哥布林全歼。

趁着睡梦给予致命一击,虽然听起来不光彩,但却很有用。而且换个思路想,假若情况翻转,是自己在休息而哥布林偷摸进来,那么它们会把你喊醒和你公平决斗吗?

它们只会给你脑袋上来一斧子,再来一斧子,直到你脑子成为肉糜为止。

叮铃铃……

哥布林杀手设置在洞外的小铃铛被触发了,铃铛只响了一下便没了声音,想必是细绳被哥布林给踩断了。

“gugugu?……gugu。”

听起来它们并没有发现那个被哥布林杀手刷成黑色的铃铛,只是有些疑惑而已。

但危机并没有解除,哥布林的叫声和脚步声越来越近了,看来它们的目标就在这里面。

狭小的洞窟放大了哥布林们的声音,同时也混淆了他们的人数,众人无法从声音上判断即将来临的哥布林数量。

战斗肯定是要战斗的,但现在直接战斗的话一定会发出声响,而且因为这里面实在太暗的缘故,没有把握能在第一时间全部解决进来的哥布林。

“gugugugugugu!!”惊讶的叫声顺着甬道传了过来。

它们好像在前面停了下来,明明只要再走两步路就可以看到众人所在的最深处,怎么会突然停下来?

“gu!gugu!gugugugu!”

高兴的叫声以及脚踢的声音从前面传来,那里好像是那只自己打翻水壶的哥布林所在处,它们莫非是在……嘲笑?

被抓到偷懒而嘲笑躺在地上的哥布林同伴?还真是一个愿意看到自己同伴吃瘪而特别高兴的奇怪种族啊。

但这样的情况持续不了多久,很快它们便会发现自己同伴在这般对待下还能安静躺着的真相,既而发出警报声,这样的话结局还是没有什么改变,只不过是把时间向后推迟了一点罢了。

正在众人思考接下来的战斗之时,蜥蜴僧侣直楞楞地冲了出去。

“gugu?……gu!!!!”

只听到几声清脆的咔嚓声,之后便是哥布林身体倒地的声音。

因为脚踢同伴的缘故,哥布林们一定站的很集中,这样的话,只要臂膀够宽,力量够大,那么便可以一次性解决全部哥布林了。

恰好队伍里有这么一位算是半个地行龙的家伙存在。

准备的再充足,装备的再精良,有时候也得靠运气才能成功啊。

……

“十七……十八。”

右边的洞窟清理起来要比左边的轻松很多,因为右边洞穴里还有凿击的声音,所以众人商量一下,直接让矮人术士施展“微风”和“伶仃”两种魔法。

“伶仃”可以让人陷入醉酒的沉睡中,而“微风”可以更快的把“伶仃”酒气送入洞窟深处,不透风的洞窟正好能最大化的发挥这种法术的效果。

“接下来我们可以不用那么隐蔽了,”哥布林杀手看着跃跃欲试地同伴们,“在首领发现之前尽量削弱它们的数量。”

想无声无息的把全部哥布林杀掉是不现实的,之前那么追求隐蔽是因为那两个山洞是哥布林自己后来挖掘的,太过于狭小,而且又是分叉口,假若不清理掉的话就很有可能被堵住后路,到那时就会很麻烦了。

冒险金句之一:永远不要把你的后背交给敌人,特别是没有下限的敌人。

保持队列,五人开始进入中间那条由巨兽挖掘出巨大洞窟。

远处的敌人交给精灵弓手解决,木芽箭相较于铁质箭头来说,发射出去几乎听不见声音,虽然对于稍微厚实点的护具没什么作用,但精灵弓箭手纯熟的技术能够完美的弥补这点——每支射出箭都准确无误的命中喉咙。

技术纯熟到一定程度便可以称的上是艺术了。

“十九,二十,二十二……”一边谨慎注视着前方,一边细致计算着击杀的数量,能够如此在意哥布林死亡数目的也就只有哥布林杀手了。

“咕咕!!!!”

如此大杀四方的闯入,很快便被哥布林哨兵发现了,警报声迅速充斥在山洞中。

难怪欧尔克博格要说接下来不用隐蔽了,竟然会有人把哨兵设在洞穴里?!哦不对,它们压根就不是人。精灵弓箭手一边对着几个吹号的哥布林射出致命的木箭,一边惊讶道哥布林的这种配置。

哥布林掠夺的人类女性数量最多,所以很多种族都把这种小小的浑身绿绿的强盗种族看做是人族的变种,精灵弓箭手的一时口误也正是原自于此。

“吼……”

听起来警报声应该是吵到某个大家伙了。

沉重的脚步声,浑身绿色的大家伙直冲向冒险者团队。

——乡巴佬,又称大哥布林。

这是哥布林的变种,实力相当强悍。若是只比力气的话,甚至不输给冒险者中的银级战士。要是被它那根带刺的大木棍稍微碰到一下,可不简单是骨折那么轻松的。

带着劲风冲过来的大哥布林,给人十足的压迫力,只不过它和其他哥布林一样,不够聪明。

“gu??”

还没等到木棍挥出手,它的一只脚便先陷到泥土之中。

矮人术士的法术,加上哥布林杀手的计划,完美的解决掉了一只乡巴佬。若是正面和它对决,众人也不可能输,但既然有更简单的方法为什么要费那精力呢?

嘭——

一团爆鸣声突然逼近,速度很快。

“慈悲为怀的地母神啊,请以您的大地之力,保护脆弱的我等!”

——神迹,圣壁

金色的光芒笼罩住众人,将一团带着热浪的魔法火球完美阻挡在了外面。

“gugugu!!!!!!!!”

藏在暗处的一个哥布林,生气地挥舞着法杖。

那根和它身高毫不对等的法杖想必是从某位冒险者法师手里抢下来的,而那位冒险者想必已经成为哥布林的孕种或是口粮了。

乡巴佬身陷沼泽,萨满魔法被挡,入口也被冒险者们拦住,有些哥布林开始放下武器,号啕大哭起来。

若是对于心肠善良或是不屑于杀投降者的冒险者来说,哥布林这招屡试不爽,但——

对于专杀小鬼之人来说,这只不过是更方便解决它们了而已。

丢下武器的哥布林和不丢下武器的哥布林没有丝毫区别,它们是不会懂得悔改的,也不会有悔改的想法。

它们只是暂时臣服在你的武力之下,等到你离开后,照样烧杀抢掠,若是下次再见到你,只会算计如何暗算你羞辱你而已。所以

——哥布林都得死。

……

“二十九,三十,再加一只乡巴佬和萨满,一共三十二。”

“欧尔克博格对于计数很用心嘛。”精灵弓箭手看着正在把尸体上撒可燃水(石油)的哥布林杀手,有些调侃似的说道。

“记住哥布林的数量可以帮住自己对比之前的经验,以防有埋伏起来的小鬼。”哥布林杀手认真的说道。

“好了好了,我们都知道你可以去写一本如何杀小鬼的书了。”精灵弓箭手摆摆手,示意自己不想再聊这个话题了。

“写书……考虑过,但最后否决了。”哥布林杀手认真地看向精灵弓箭手。

“我不是想这么一本正经的回答我啊!”

“嘛,我觉得小鬼杀手兄真写一本专杀小鬼的书倒也是不错的,可以把经验给那些新人和农夫,我想一定有大用处。”蜥蜴僧侣微笑起来,满脸的鳞片全部张开,看起来反而倒是有点像嘲讽。

“我也觉得那本书一定能派上大用场的。”女神官认真地点点头。

“到时候可一定要给我一本啊,啮切丸。”矮人术士大笑道。

此次冒险在众人的笑声中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哦,差点忘了,得等那堆哥布林被烧成灰烬才能算画上完美的句号。

……

“喂!各位,快来看看这个是什么啊?!”精灵弓箭手大声喊着,声音被这洞窟回荡的异常诡异,如同一个鬼魂在模仿精灵弓箭手的声音在细语一样。

“别大声吵吵啊!”矮人术士操着一口大嗓门,震的些许石子向下掉落。

“你声音比我还大!”

“我声音一向这么大!”

两人又开始奇怪方向的争吵,像极了一对整天唠叨的夫妻。

借助着火光,哥布林杀手看见了精灵弓箭手所站处墙壁上的图案。

他无视了两人的争吵,走进石壁,打亮了萤石。柔和明亮的萤石光照射在石壁上,让整块石头墙壁有了种晶莹剔透的感觉。

红色的颜料?还是混杂着植物液体的人血?

哥布林杀手用手指触碰了墙壁上的“绘画”,鲜红的色调在萤石光下显得异常瘆人。涂料反射出的光芒有种刚泼上去的新鲜感,虽然还不能确定那是人血,但以哥布林杀手对于小鬼的理解,九成是屠宰收集的人血。

而这石壁上除了一个符号外什么也没有。

一个用鲜血涂绘的符号对于小鬼们来说有什么意义吗?还是说这后面有别的缘由?

不过,不管怎么说,今天这次探险算是圆满结束了……

云做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