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布林1美好与冒险

第77章 初章——哥布林杀手的学生

清晨,在一阵鸟鸣声的陪伴下哥布林杀手开始了今日的作业。

首先就是检查农场的围栏。他在上一个任务中所花费的时间过于长了,虽然出发前叮嘱过牧牛妹需要定期来检查,但凡事亲力亲为才能够对这里的每一处了如指掌,这样的话即便在慌乱之中自己也不过忘记这些防御陷阱的使用及位置。

但这一切都不是他如此仔细检查一遍又一遍的理由。

真正的理由是那个跑掉了的冠军哥布林。

上位种对于小鬼的重要性无与伦比。普通的哥布林无论死了多少,都可以快速繁殖出来,只要它们抓住一个能够生育的女孩,在极短的时间里便又可以形成足够的规模。而上位种不同,用以往的经验来说,普通哥布林同上位种之间有着一定的数量比例,这种上位种诞生的比例想必是诸神的手笔吧,不然冠军哥布林生下来的应该还是冠军哥布林才对。

虽然打家劫舍抓女人就是哥布林的日常,但拥有上位种的存在,它们会直接从打劫过路商贩变为抢劫村庄集市,而拥有足够指挥能力的上位种可以大大增加哥布林带来的危害。

一想到还有一个哥布林冠军活在外面,哥布林杀手就一直无法安稳休息。哥布林是群记仇的种族,更不要说那个有足够智慧的冠军了。

在围栏检查完成后,哥布林杀手开始检查农场周围是否有哥布林斥候的脚印。大部分小鬼会对自己的脚印熟视无睹,但也有经验更为丰富的哥布林存在,为了防止遇到这种经验丰富的小鬼,哥布林杀手特地在附近树林里种植了极易折断的草种。

检查完可能出现的脚印后,哥布林杀手开始了今天的早训。

力量和耐力的训练不适合在早上进行,而技巧类型的训练则适合在这种头脑清楚的时间段进行。

回忆着之前自己同冠军哥布林的战斗,以及询问了领头人的作战手段,哥布林杀手需要尽快想出适合自己的应对方法。

“我一猜你就在这里。”牧牛妹温柔的声音打断了哥布林杀手的思考。

这几天哥布林杀手都没有去小镇接任务,自从他从无人之地回来后,原本认为毫无问题的身体却一下子爆发出无法忍受的疲劳与伤痛。他足足昏睡了两天才算恢复过来,而在这两天里自然是牧牛妹在照顾。

“嗯。”哥布林杀手淡淡的回答道,也算是回应了牧牛妹。

这两人的关系一直不温不热,即便两人彼此都心知肚明,但却依旧没有任何行为上的突破。

这让农场主,也就是牧牛妹的舅舅有些在意。

他倒不是说这两个孩子在一起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牧牛妹勤劳善良、哥布林杀手认真负责,可以说是非常搭配的一对。只不过,有些时候过去的事情没有那么容易忘却,特别是这些事情还发生在他们孩子时……

两个人都在疯狂找事情做,以便自己可以不去思考过去的事情。这点也许当事人没能理解,但作为长辈,而且是一直看着他们的长辈来说,是一件很明显的事情。

需要有人去打破僵局啊……

于是早餐的时候,牧牛妹的舅舅拿出了一封信。

“萨拉卡庄园?”

牧牛妹好奇的问道,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庄园。

“那是我一个老朋友的农场,最近他喊我去参加聚会,我寻思着让你代替我去吧,年轻人要多见识见识嘛。”牧牛妹的舅舅喝着刚挤出来的鲜牛奶,眼睛不停地在哥布林杀手和牧牛妹身上扫视着,那意思就差直接说了。

“路途有点遥远,我觉得你需要一个人陪着你一起。”最终农场主还是补上了这句话。

哥布林杀手像是没听见一样,自顾自的吃着面包和奶酪。

牧牛妹很清楚的知道叔叔想说的是谁,也知道他这么做的意思,但她不太想麻烦哥布林杀手。

两人的目光都在注视着哥布林杀手,看着他一点点吃光自己的早餐:

“聚会在什么时候?”

……

“喂,哥布林杀手,这儿。”领头人在公会的等候区向刚进门的哥布林杀手挥着手。

前金级冒险者现在正跟一群白瓷级黑曜级新手们坐在一起,关键是周围还没有一个人认出他来,大家都在看着公会的办公区,等候着喊到自己的名字。

领头人显然很享受这种没人认识他的感觉,为此还特地在护甲外穿了一层特别劣质的外衣,连平时放在背后的那把大剑也换成了一把绑在腰带上的普通长剑。

他手里正拿着一个包裹着严实的长条物件,看起来像是一柄剑或者是一个短柄法杖。

哥布林杀手大步走向领头人,全然不顾周围人好奇和鄙夷的眼光。

“我觉得我这外套就很寒酸了,没想到你比我还要夸张……”领头人看着身着破旧铠甲的哥布林杀手,不住的摇着头。

等候区大部分都是新手菜鸟,他们完全不认识哥布林杀手,或许有些人听说过边境专杀哥布林的小鬼杀手,但吟游诗人的诗歌里传的样子一定不是眼前这个破旧铠甲丑陋头盔的家伙。

发觉周围的目光开始凝聚在哥布林杀手身上,领头人无奈地指了指门外:

“去酒馆聊吧。”

……

“我说,虽然我知道你是担心自己死在哥布林手里后装备被它们所用所以特地选择了比较差的装备和武器,但我觉得你可以适当的注意一下形象。”

领头人上下打量着哥布林杀手的装备,虽然在几周前因为任务的事两人也单独见过面,但当时他的注意力全部都在邪教羊皮纸上,没怎么注意他的装备,而现在再来看哥布林杀手的装束,领头人倒有些无法接受。

“没有这个必要,对付哥布林需要防备的是它们的陷阱与埋伏,简陋而坚固的装备就足够应付它们的近身攻击了。”

“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准备一套好一些的防具,毕竟至少有一个冠军哥布林存活着。”领头人并未再劝说什么,他将手里拿着的那件包裹从桌子上递给哥布林杀手。

酒馆相较于公会,最大的好处就是不被人注意,在这群微醺的汉子里面,即便你脱光了衣服跳舞,也只会赢得一阵掌声和欢呼声,一出了酒馆他们就会直接忘记你的长相,也许连你是男是女也不记得了。

“这是你之前缴获的那把银剑,我想了想还是带给你比较好,毕竟你手里的武器可没有一个能伤得了那个哥布林的。”

掂量了包裹的重量,哥布林杀手将长剑又放回桌子上。

“你之后有什么打算?”哥布林杀手淡淡的问道。

“献祭灵魂是复活魔神的方法。我这几天仔细研究了你带回来的法杖和书籍,兴许还有能够救回她们灵魂的可能。”领头人咕噜咕噜地灌下一大杯麦酒,神情平淡地说道。

领头人之所以接下这个救大领主孩子的任务,其原因一方面是他和领国国王是老相识,另一方面是他在这个任务中看到了黑影人的踪迹。

他不但是要去找黑影报仇,更关键的是找出救回朋友的办法。

“那祝你好运了。”哥布林杀手举起酒杯,两人无声的又灌下了一大杯。

酒馆的环境非常嘈杂,酒客大声的骂娘话在无形之中冲淡了两人之间的气氛。

“对了,我给你介绍一个学生,”领头人为自己又斟满了一杯麦酒,有些好笑地看着哥布林杀手:

“虽然不知道他抽什么风,但我想你很适合去当一个老师。”

云做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