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捡了个假师傅

第28章 二十八.艰难获胜

王山身上的血色元气融进身体,刚刚被方见砍出的伤口开始缓缓愈合,不多时,他的肩上长出一层新皮。

“好恐怖的恢复力。”方见看到这一幕,向后退了一步,轻轻询问樱樱:“樱樱,你可以出手吗?”

樱樱摇摇头,小声道:“我所有的力量都在本体槐树上,现在只是木灵之身,没有任何战斗能力。”

“那你退远点,伤到你就不好了。”方见叮嘱道。他小心得观察着王山,寻找可以出手的时机。

王山脚下的元气向后慢慢延伸,拉出一个血池,从中钻出一个与他身高相差无几的血人,血人一步跨出,贴在王山身上,顿时王山身上的气势暴增,他的脸上浮现出一道道血影,看起来极为诡异。

“这是……血童降身?”樱樱看到王山身上的变化,有些惊讶。

“血童降身?”方见有些疑惑,他感到眼前的王山如同开了大招一般,浑身上下的元气疯狂翻滚着。

“阿和以前遇过一个修行者,自号血童尊者,一念之间能化气为血,无论何等恐怖的伤口都能瞬间恢复,他们打了三天三夜,最后拼命时也曾用出过这个招式。不知道为什么此人的血童逆反大法会落到他手上。”

“意思是这一招是压箱底的绝活喽?”方见全力运转着元力,戒备着王山。

王山的表情十分扭曲,他大喝一声,双脚踩地,地面顿时凹陷下来,下一刻,他就出现在方见身前,血红色的拳头狠狠的砸在方见身上。

“噗……”

随着一口血水喷出,方见重重的撞在身后的树上,后续的冲击导致一棵又一棵树木倒下,惊起一阵飞鸟。

一股剧痛从胸口传来,慢慢站起身,方见估计胸前的肋骨断了好几根。

“好恐怖的速度。”方见暗自惊叹,虽然王山的力量仍不及他,但是速度却超了他不止一成。

“没死?”王山有些惊讶,一般修行者吃了他血童降身下的一拳,都死的不能再死了,眼前这个通脉六层的小子竟还能活泼乱跳。

“我倒要看你能撑多久。”

人影又是极快的欺进了方见身前,仍是一拳轰出,拳未至,拳风已是吹得方见周身的树木向后摇摆。

见避无可避,方见一咬牙,右手挽成拳同样捣出,将将好对上了王山的拳。

王山神情忽然变色,从两拳相接处传来的力量大的超乎他的想象,骨头断裂的声音轻轻响起。

“怎么可能,他的力量比我还大?”王山收回软绵绵的手掌,血色元力缠绕在手掌上,慢慢的修复着。

“没有足够的元力修复伤口了。”接连的消耗使得王山的元力补充不上来,更是由于血童降身的原因,受到的伤口也逐渐恶化。

方见的右手同样悠悠的垂着,同王山一样,他的手也断了,硬碰硬之下,他也吃了亏。

“我的身体太脆弱了,虽然力量很大,但筋骨太脆,回宗里得找找一些锻体之术。”方见默默想着,手上不知何时取出了一把碧玉小尺,元力催动间,下一刻人影已是出现在王山身后。

三尺剑锋洞穿王山的腹部,这还是王山下意识的躲闪后的结果。

受此重伤,他怒吼一声,体内元力从身后涌出,将方见远远击飞。

粗声喘息中,王山身上的血影逐渐淡去,他似乎承受着巨大的痛处,没有犹豫,他转身开始逃跑。

“这次竟栽在一个小孩手上,是我大意了。”王山咬牙切齿的跑着,心中谋划着逃跑以后的计划。

“阿方,把你所有的元力都注进山河砚里,砸过去!”樱樱看到王山落荒而逃,随即大声喊道。

方见闻言,不顾体内元力的匮乏,开始向山河砚里输入元力,砚台之上,一道黑光亮起,看到砚台的变化,方见用尽全身所有力气,拎起砚台重重的朝着王山砸去。

山河砚在空中陡然变大,其上雕刻的花纹似乎活了过来,如同大山一般向着王山压了下来。

山河砚上泛起的黑光笼罩住王山,正在奔跑的王山忽然感到身体十分沉重,他想要迈步,却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头上的山河砚压下来。

“不!”

山河砚砸在地上,引得地面塌陷下去,方见感觉脚下的地面一阵摇晃,差点站不稳。

“这山河砚这么厉害?”

“阿方,你可不要小看了它,这山河砚可是上品法宝,它是阿和采集九十九种金铁之气,用一块墨痕石雕刻而成,阿和还在上面布置了一处蕴含一丝重力法则的阵法,以你的修为只能使出它的半山之力,若是能唤出九十九山之力,便是意合境的修行者也可以镇压。”

“这山河砚都这么厉害,那剩余的笔墨纸应该也有其他妙用。”方见心中有点后悔没把其他的都带出来,放在书房里不过是死物,还不如给他增强实力。

收回山河砚,王山的尸体早已化成一团烂泥,看不出人样,一道白色光点从中飞出,融进方见的身体中。

方见小心翼翼的抚摸着手中的山河砚,眼里透着一股炙热:“上品法宝!这次可真是赚大了!”

无数混乱的记忆在他脑海里涌出,不过这次方见的脑子没有上次那么痛,那些不属于他的记忆来的快,去的也快,方见仍是不记得一丝一毫。

他摊在地上,颤颤巍巍的从八宝袋中取出一颗丹药扔进嘴里,方才的大战耗尽了他所有的元力跟体力,现在的他急需休息。

“樱樱,你刚才看到什么了吗?”方见扭头看着樱樱,想知道樱樱是否知道白色光点的存在。

“什么?”樱樱一脸迷惑,不知道方见在说什么。

“没什么。”方见矢口否认,他虽然很好奇这白色光点的由来,但他的元觉能得以如此强大也是拜白色光点所赐,他下意识的觉得有些事还是先不要说出去才好。

“阿方,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们怎么走啊?”樱樱蹲在他身旁,担忧的看着他。

“额……”方见看着软绵绵的右手,又看了看胸口的伤势,索性躺在地上,随意回道:“等我休息会,我们再上路。”

王山的强大远远超出方见的估计,他原本以为凭他现在的实力,也能跟通脉十一层的修行者战一战,没想到会被打的这么惨,如果不是王山的血童降身时间到了,赢的人就不一定是他了。

冰可乐你要嘛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