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都不甜

一点都不甜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章

有了新任务的尤未未着重审视了自己一番。

肖大警官说,这是一起跨省的传销组织,窝点好几个,冒然抓捕只会打草惊蛇,必须委派一个卧底当先锋军。

要做的其实也不多,又不用尤未未拿着枪一人对抗一个窝点的嫌疑人,摸爬滚打出所有位置就算任务完成。

可对于第一回上岗的尤未未来说,接了个这么重要的任务,她觉得这次是她亏了。

可惜她不敢反驳,就怕肖宇撂挑子不干,那她十年前那桩案子怎么办?

没办法,只能临危受命提前上岗为人民铲除祸害。

周一,校长亲自打电话给尤未未,三句话里有两句半都是夸奖,就在尤未未觉得再夸下去都能长翅膀飞起来的时候,校长终于说到了正题上。

“我把你的学籍抹了,在隔壁大专给你编制了个计算机系,你要记牢。干好了以后是要出现在学校荣誉墙上的!”

尤未未一点也不想出现在荣誉墙,一没贡献二没立特大功,最重要的是,她不想第一件案子就是能立一等功的,容易丢小命!

整理好了心情,最后默背了一遍黑话大全,虽然这次完全用不上,可是好歹有个心理慰藉。

后天就要去县城,说实在的,尤未未心里极其没有安全感。

这个时候,她没有想起父母,没有想起沈念恩,更加没有自觉想起程瑾瑜。

“清风……”

“咋了?我的仙女小姨。”

就在沈清风微信回复过来的那刻,尤未未一瞬间又觉得自己矫情了,又不是什么有危险的大任务,怎么就这么钻牛角尖了呢?

她刚刚差点就想交代沈清风要好好照顾自己,平时多关心关心沈念恩,要听她表姐表姐夫的话之类的话题。

拿着手机的手抖了抖,像是脏东西一般把手机扔到了沙发上。

太可怕了,自己竟然被一个小任务折腾到心理扭曲了?搞得好像要留‘遗言’一般。

随即,沈清风的微信就一直没回复了。

可能在遥远的三千多公里外,沈清风难得的察觉到自家小姨情绪不高,有些担心的打了电话。

“小姨,你怎么了?”

尤未未嘀嘀咕咕半天,没吐出一个正经字儿,毕竟是警局里的事,她也不好开口说给沈清风听。

刚成年的男子汉急了。

“你到底怎么了!”

“哟,不把小姨当长辈是吧!你跟谁冒火呢。”

沈清风无语,怎么就是说不到重点上去呢!

“尤未未!”

小男子汉生气起来都直呼其名了,尤未未小小的愧疚了一把。

不枉自己疼爱一番,那一千多检查费花的值,自家外甥还是很贴心的。

可是愧疚归愧疚,机密归机密,公私不分还做什么警察,嘴巴很严的尤未未编了个谎话。

“最近一段时间别给我打电话。”

“你要干嘛?”

“学校派我参加比赛,你知道的,仙女的记忆力都不错,要是拿第一了,校长推荐信到手,回家入编制不是手到擒来?”

电话那头传来咬牙的声音。

“你就去比个赛弄的这么神经,我还以为你要去做卧底呢!一问三不知的跟我打马虎眼儿!”

傻孩子!你怎么突然就不傻了呢?

怕自己没憋住说漏嘴,尤未未找了个借口就挂了电话。

房间里一下子陷入久久的沉静之中。

尤未未在床上翻了个身,夜色下,窗外是一片繁星。

——

按照惯例,出任务前有个心理素质评估的笔试。

两页纸全是选择题,尤未未埋头在上面打着勾勾,不过十分钟就选好。

表单交上去时,尤未未问正在电脑前看资料的肖宇。

“肖警官,要是心理素质不合格,是不是就不用去执行任务了?”

肖宇抽空抬起头瞥了她一眼,想的倒是美!

“你以为你执行的是什么特大任务?”

尤未未撇嘴,一点都没有对未来人民警察的同事爱。

“就你这任务,都不够格把案件摆在重案组。”

说完,肖宇抽出档案袋里的照片,一张一张放在电脑桌上进行对比。

尤未未偷偷看了一眼,全是血迹斑斑的现场照片。

老实的把头一缩,有些气愤的问。

“那你怎么下命令让我去!”

“看不得你太悠闲,特意在分局微信群里给你接的活儿,这理由可以吗?”

一时间,重案组老大的独立办公室中响起了尤未未的磨牙声。

牙好痒!

怎么堂堂的警官大人这么讨厌啊。要不是尤未未知道肖警官的老婆就在省局里,她都怀疑是不是肖宇看上她了。

闷闷不乐的尤未未想要打退堂鼓,她好好的一个涉外警务员,如今被拐带到卧底这条道上。

“真不合格怎么办?”

尤未未这边还做着捶死挣扎,肖宇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

“老大,这是评估报告。”

肖宇随手接过看了看,又笑着对尤未未道:

“心理素质挺不错的啊。”

幸灾乐祸的太明显,连送报告的警察姐姐都看不过眼。

“老大怎么欺负个小姑娘。”

尤未未觉得人间还是有真情的,水汪汪的大眼睛投掷在警察姐姐身上,然后就听到小姐姐下一句说:

“提前做个心理辅导也不费事。”

肖宇点点头,赞同道:“也行,那就当评估不过来处理吧。”

警察姐姐笑的很腼腆,不好意思的冲着尤未未来了一句:

“最近有个心理工作室在警局做公益,不用白不用。”

……

呵呵呵……

尤未未皮笑肉不笑的扯开嘴角,那笑声跟念出来的似得。

“所以,评估不合格就是接受心理暗示直到合格为止?”

“出门直走,最里面的审讯室借给你用。”

直接被下逐客令的尤未未,怀着对重案组深深的怨意,一步三回头的挪到了那间审讯室。

手刚摸到门把手,正好送报告的那位警察从里面出来。

“鉴于你是要做卧底的,我把里面隔了挡板,曝光太多不好。”

真是谢谢您的体贴了!

坐在大长桌的另一端,尤未未看着四周,怎么现在干的事儿跟自己专业越来越远了呢?

良久,听到挡板那边的开门声,尤未未端正了态度,坐的笔直。

“你好,我是这次的心理辅导师,不用紧张,谁都有第一次出任务的时候。”

心理医生嗓音很好听,每句话都带着清朗的谆谆善诱之声。

“你可以把接下来的谈话当做朋友之间的聊天,不用公事公办的问一句答一句。”

尤未未一直没说话,心理医生接着道:

“放轻松,我们就是一起聊聊天而已,你不要紧张。”

良久都没有声音传过来,心理医生都开始不确定挡板对面是否有人。

礼貌的扣了扣桌子。

“你好,你在听吗?”

然后,尤未未出声了。

“赵升恒?”

“卧槽!小姨?”

不用白不用的心理辅导直接终结在此刻。

形同虚设的挡板被尤未未取开,就看到对面赵升恒一脸的懵逼。

尤未未扶额。

头好痛!

羲夏Xx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